中國丘比特網

qq個性簽名 qq傷感簽名 qq情侶簽名 qq搞笑簽名 非主流簽名

您現在所的位置: - 個性頭像 - 個性頭像 - 內容詳情頁

一晚上干了四次不舒服_老師讓我玩桃花

中國丘比特網 / 發表于2020-04-23 10:52:43 / 歸屬于個性頭像 / 本文已影響

看到是個陌生號碼,我猶豫了一會,才接起電話,電話里面很快傳來一道嬌媚的笑聲:“李小偉,還記得我嗎?”

聽到這聲音我渾身不由一震:“你…你怎么知道我手機號碼?”

“我自然有我的方式。”電話那頭冷冷一笑,跟著顯得有些不耐煩的說道:“好了,李小偉,我記得你還欠我一個條件,是不是應該還了。”

我縮了縮眉頭,猶豫了好一會,回頭擔憂的看了看表嫂,輕咬了咬牙道:“我現在就還!說吧,你到底想要什么我盡量滿足你!”

電話那邊立馬咯咯大笑起來:“滿足我?你可滿足不了我,之前那么多的男人都滿足不了我,你就更別說了。除非……”

“除非什么?”

“聽說你最近當了什么盲人按摩師,手藝還不錯,先來讓我試一試手藝,我再告訴你。”

在這個城市,知道我電話的人可沒多少,尤其是在我瞎了之后,手機更是成了擺設,基本上只能接電話。

接到這個電話,我的表情就非常的不樂觀。

表嫂一看我這樣問道:“怎么了?小偉,有什么不高興的事嗎?”

“是不是以前那個包洗頭發的女人玫姐又找你了?”表嫂試探性的問道。

我一愣,表嫂是怎么猜到的?

“是不是她呀。”表嫂不說話顯得有些急了。

我苦笑一聲,點了點頭。

“小偉,她干嘛又找你?”表嫂關切的問道。

我猶豫了一下,還沒說話。

表嫂一看我不說話,瞬間就來氣了,怒道:“小偉,她到底是想要干嘛?就知道欺負你是不,我現在就去找她。”

我震驚的看向表嫂,急忙攔住她道:“表嫂,別這樣玫姐那女人不好惹。”

“好惹?再不好惹她也是個女人!女人能對女人做什么?”表嫂一挺胸道。

表嫂這一挺胸,胸腔立刻蕩起了一陣漣漪。

白肉就像是水波一樣散開了,表嫂的這對兇器,光是讓人看著就讓人垂涎三尺。

但是我苦笑一聲表嫂這可就想錯了!

雖說道理是這樣,女人不像男人一樣對女人做不了什么事情,但是玫姐她可不是一般的女人,她專業對付的就是女人,要不然玫姐也不能管著那么多家的洗頭房。

一想到玫姐要是對付表嫂那香艷的畫面,我都不禁有點起反應了,雖然知道不應該這么想,但是我還真是有點期待看到玫姐和表嫂一起滾床單的樣子。

兩個這么成熟性感的女人糾纏到一起,這讓那個男人看見了,不想親自的上去幫幫她們?

 文學

我吞了吞口水,這一幕就像是那天我看到的表嫂和韓娟的那一模一樣,只不過其中一個女的換成了玫姐。

玫姐應該會比韓娟更加的會玩,也更加的厲害,到時候可能表嫂會被折騰個慘的。

我搖了搖頭,看向表嫂道:“這本身就是我跟她的事情,還是我就得親自去一趟吧,你放心吧表嫂,我不會有事的。”

表嫂將信將疑,她有心陪我一塊去,但是被我立刻就拒絕了,玫姐可不是什么好惹的角色。

吃完了飯,我直接就奔著玫姐的地盤而去,我上班的地方其實就離玫姐的洗頭房不遠。一到地方我就直奔玫姐的辦公室而去。

到了玫姐的辦公室,我也不客氣,推門就進,反正我今天就奔著受欺負來的,那我干脆就怎么舒服怎么來。

一進辦公室,玫姐果然正坐在辦公桌前忙碌著呢。

一看到我不請自來,玫姐瞪了我一眼道:“李小偉!你是不是覺得我對你太寬容了?敲門都不會了是嗎?”

寬容?我可從來沒覺得,要是寬容的話,你會至于威脅我到現在?

“你不是要按摩嗎?什么時候開始?”我都不想理她,直接問道。

我現在巴不得給玫姐趕緊按摩完了,我就解脫了。

“李小偉,你不會覺得幫我按摩就是那個條件吧?”玫姐輕蔑一笑,雖然是輕蔑的笑,可是這一笑依舊充滿了女人味,充滿了成熟女人的魅力。

我瞪了她一眼:“難道你要反悔?”

玫姐咯咯笑道:“我什么時候和你說我的條件就是這個了?你什么時候這么傻了?姐姐可不喜歡傻孩子哦。”說這種事的時候玫還不忘了調戲我。

我一愣,我回想了一下早上的電話,她確實是沒說,是我自己想多了!

我深吸一口氣,盡量的平復了一下心情:“那你說吧,到底要我怎么著?”

“我還是那句話,先給我按摩一下再說!”

玫姐站起來伸了個懶腰,她今天就穿了一件灰色的短袖,完美的身材一覽無余,而且在玫姐的左胳膊上還可以隱隱約約的看到一個紋身。

不過只能看到一部分,聽別人說,玫姐的身上可是文著一條龍,那條龍在玫姐的身上盤過來盤過去,最后一直盤到了腿上。

要是誰能看到那條龍的原貌,那可就賺大了。

不過這話我也是道聽途說,玫姐這么強勢的女人,誰又能見識到她的全身呢。

更何況了,我認識玫姐的時候,正好是我眼睛瞎了的那幾年,雖然也給她按摩過幾次,但是那時候我可沒機會看到她紋身的全貌。

但是現在一想到這個傳說,我心中就是一熱!

之前沒有機會,是因為我看不到東西,但是現在我可是有機會了!

不就是按摩嗎?老子認了!

就算是要遇到折磨,那我也認了!今天我就不準備吃虧了!

我答應了玫姐的要求,玫姐向著我嬌媚一笑,然后當著我的面就開始脫衣服!

我眼睛連眨都不敢眨一下,就生怕有些東西看不見了。

玫姐把那個短袖一脫!身上就只留下了一個簡單的胸罩。

而且玫姐的動作也是非?,就是一眨眼的功夫,玫姐竟然就已經連褲子也脫下來了。

現在身上就只留下了一身黑色的內衣。

現在我終于有機會看到了玫姐紋身的全貌。

一看到玫姐的紋身,我就明白了,玫姐的身上哪里只有一條龍啊,玫姐的身上是兩條龍!

兩條龍交纏到了一塊,一條龍龍頭在玫姐的胸口正上,就連雪白的山峰上都有半個龍頭。

而另一條龍則在玫姐的身上直接向下而去,正好就延伸到了玫姐下身的要害處!

我眼睛都看直了,玫姐身上的著兩條龍,一個龍口含珠,一個則大口張開,好像等著什么東西進來!

我深吸一口氣,身子不由自主的起了反應,這兩個紋身可是給玫姐的身上加了太多的神秘色彩,讓我恨不得把她壓在身下好好的研究一番。

我想要是能壓在玫姐的身上好好的把玩一下,應該會更爽吧!

玫姐看著我的樣子,突然向我勾了勾手指道:“小偉你還等什么呢?還不快點過來給我按摩來。”

我猶豫了一下:“那個,玫姐,你得全脫光,內衣也不能留。”

“哎?你小子怎么知道我還穿著內衣呢?要不是和你認識這么長時間了,我還真以為你是裝瞎。”

玫姐的話嚇了我一跳!的確是,我差點都暴露了,辛苦玫姐沒有深究,要不然我可麻煩了,我以后可不能這么心大了!

看來我得謹慎一點好,要是真被人知道了,那我的好日子可就到頭了!

玫姐趴在了沙發上,辦公室的門早就上鎖了,也不用擔心什么人進來。

看著玫姐背上的紋身,我的手不由自主的就開始隨著紋身開始游走!

玫姐猛地哆嗦了一下,然后饒有興趣的看著我道:“小偉,姐姐的皮膚嫩嗎?”

我下意識的點了點頭。

“滑嗎?”

那當然了,我又一次的點了點頭。

“想不想多摸一會?”玫姐的聲音充滿了誘惑力。

“想!”

玫姐嬌笑一聲道:“那你給我好好按摩按摩,要是按的舒服了,說不定我會獎勵你哦。”

獎勵?是什么樣的獎勵?我不禁開始想入非非了,玫姐這樣爆炸性的身材,光是看看就看得我口干舌燥,下面已經完全的伸展開來了。

玫姐瞥了一眼我的下面道:“都這么多年了,還是這么的不老實,看來的找機會好好收拾收你了。”

一聽玫姐這話,我就更加控制不住了,我現在迫切的想要找個潮濕一點的地方呆一會。

不過這一切的前提都要我給玫姐按摩舒服了才行。

我低下頭便開始認真的給玫姐按摩。

按著按著,玫姐低聲說道:“幫我按按乳中穴吧!”

乳中穴!這個位置說簡單點,就是女人身前的那個小葡萄!

我看著玫姐胸前的那兩個龐然大物我就口水直流,我吞了吞口水!這可是你讓我按的,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我雙手顫抖的摸上了玫姐的這一對巨物!

這一刻我終于有機會和玫姐的上面的那一顆龍頭接觸了。

觸手溫柔,玫姐也是身體一顫,我的手都一直哆嗦著。乳中穴,我用顫抖的雙手摸上了玫姐胸口的兩顆小葡萄。

我輕輕的一動,玫姐的身體就是一顫。

“重點!”

我鼻血都快噴出來了。

我清楚的看到隨著我的一碰,玫姐的身體很快就紅了半邊。

重點那就重點!

我雙手齊上,可是讓我郁悶的一點事,玫姐實在是太大了,我的手竟然摸不過來!

我忍不住就隆了起來!我雙手都按在玫姐的胸口上,現在我的身體基本上都要湊到玫姐的身上了。

我這一起反應,那個地方,一不小心就頂在了玫姐的身上。

玫姐輕哼了一聲,眉毛挑了挑:“小伙子火力就是狀啊。”

我嚇了一跳,這下子實在是太尷尬了,竟然被玫姐發現了我起了反應。

玫姐也睜開了眼睛,伸手就向著我下面摸了過來。

玫姐一下子就掐住了我的要害,眼睛都瞪圓了,虎爺輕輕地動了幾下手,我的臉色立刻就是一變。

玫姐皺了皺眉:“處男?”

我尷尬的點了點頭,玫姐馬上就大笑了起來。

她向我嬌媚一笑道:“那你說我要不要吃掉你呢?我親愛的小處男。”

我嚇了一跳,急忙的搖了搖頭。

玫姐臉色一變道:“不愿意那也好,你也別按了,出去冷靜冷靜吧。”

玫姐說讓我出來冷靜冷靜,可是到底要去哪冷靜冷靜,我可是一點都摸不到頭腦了。

這下沒辦法,我就只能瞎溜達了。

走著走著,我就看到了前面有一個閑人免進的牌子。

閑人免進,那里邊人肯定不多,肯定就非常的安靜了,我想了想干脆就推門進去了。

一進去之后,我發現我完全的錯了!

這TM哪里是讓人心靜的地方,一看到眼前的場景,我的要害一下子翹得老高!

這里邊竟然是一個女人的更衣室!

現在店里上班的那些姑娘們正換著衣服呢!

眼前的這些看的我眼睛都花了!全都是鮮活的肉體,她們還什么都沒穿。

眾女看到我之后尖叫一聲。

一個女人看著我就問道:“你是誰!你怎么進來的!”

我也非常的窘迫,這地方我也不想進來?沒辦法只能裝瞎子了。

我雙手前伸,裝作什么也看不到,就向前走去。

一邊走一邊問道:“這里是什么地方?”

“柳姨,這人是個瞎子!”

“瞎子?讓我看看他是不是個瞎子!”

柳姨慢慢的走到了我的身前,她猛地挺起了胸部,就這么等著我過去。

我心中大驚,但是我咬了咬牙,看來我必須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了!

我直接向前走去,雙手眼看著就觸碰到了柳姨的山峰。

我看到柳姨也咬起了嘴唇,我深吸一口氣,直接就摸了上去。

柳姨絕對是玫姐這店里的頭牌,這觸感!這手感!這大!

柳姨觸電一樣連連后退了幾步,怒道:“你臭不要臉!”

我愣了愣,裝傻道:“怎么了?我摸到了什么了?”

我這一說,馬上就引起了周圍的姑娘們一陣哄笑。

“看這樣子,這小瞎子還是個處!”

“柳姨,雖然他是個瞎子,可是長的還不錯,你不是沒試過處男的滋味嗎?這次要不要試試?”

聽到這句話我心中一驚!

我抬頭一看,只見柳姨正端詳著我,看那樣子分明是對我產生了興趣!

處男對這種風塵中的女子來說簡直就是稀罕物品,以前可是傳說中要是遇見了處男,可是還要給人家包個紅包的。

我的心砰砰直跳!

難道我今天就能解決了我處男的問題?

柳姨看著我笑了笑,主動的走上前來道:“你不是沒摸出來是什么東西嗎?那你再仔細摸摸,你要是五秒鐘猜出來是什么東西,那我就有獎勵!”

說完之后柳姨就主動的挺起了胸脯。

我的心中大驚,這種要求要我怎么拒絕!

而且獎勵?到底是什么獎勵?難道是……

聯想到剛剛柳姨說的話,我幾乎都按耐不住自己躁動的心了。

要是對一個沒經歷過那種事的瞎子來說,想要猜出來這種東西確實是有點難度,可是我不瞎!現在柳姨做的這一切我可是看的清清楚楚。

我吞了口口水,既然你讓我摸,那我干脆就不客氣了。

我雙手直接就摸了上去,五秒鐘也能摸好幾下呢!

這種柔軟的彈性雖然比起玫姐的差了點,可是玫姐只讓摸一下,回頭來看,要是起了反應還不讓我繼續摸了呢。

所以一比起來,這邊也差不了多少。

五秒鐘過后。

柳姨也俏臉緋紅。

“你猜到是什么了嗎?”

“是你的那個!”

一聽我這話,那些姑娘們,馬上就開始起哄了,柳姨一聽臉更紅了:“那個是什么?”

“是你的大。奶。子。”我回答道。

“你跟我來吧!我來給你獎勵!”柳姨紅著臉說道。

我的腳都快不聽使喚了!難道今天我就能做那種事情了?那種事我可是朝思暮想了好長時間了,不過后來眼睛瞎了之后,我就徹底的沒機會了,今天誰知道我踩了狗屎運,竟然遇到了這種事。

我的心砰砰砰直跳!看來我李小偉還真的有機會擺脫處男這個身份了!

我深吸一口氣,緊緊的跟著柳姨!

她現在身上還沒穿衣服,我盯著她的幾處要害,眼睛都移不開了,一想到一會要發生的事情,我簡直都要炸開了,一會我一定要好好表現!

更衣室的房門突然一響。

“李小偉!李小偉呢?”

一聽這個聲音,我躁動的心瞬間就涼了。

玫姐!

玫姐竟然來了!

柳姨一聽到玫姐的聲音也被嚇了一跳,急忙松開了我的手。

玫姐直接走了進來,走到我身前,掃視了我和柳姨一圈,冷聲道:“李小偉,你好大的膽子!竟然敢來動我這的人!給我滾!”

她竟然叫我滾!

叫我來的時候我來了!現在用夠了,直接就叫我滾!

我心里的火也上來了!

“你不滾的話,我就讓她滾!”玫姐接著說道。

這個她毫無疑問的指的就是柳姨了。

玫姐不愧混了這么多年,一眼就看出來我和柳姨之間的關系沒那么簡單了。

我嘆了口氣,我滾!

離開了玫姐的店,我回按摩店看了一圈,店長一看見我,直接就說了聲,今天不怎么忙,我可以回去歇著了。

一聽這話,干脆我也不進去了,反正到時候他得給我照發工資,不干活更好。

我索性直接回了家。

一到家里,我進門一看,表嫂竟然正坐在沙發上哭呢!

表嫂一看見我,急忙擦干了眼淚,聲音沙啞的問道:“小偉你怎么回來了?”

“表嫂你是不是有什么不開心的事情?你可以找我說說。”

“小偉!你怎么知道?”聽到我的話之后,表嫂的眼淚立刻又決堤一樣的涌了出來。

我急忙的走上前去,把表嫂抱在了懷里,問道:“表嫂,到底發生怎么了?”

“還不是因為你表哥的事!”

我一愣,表哥的事?難道表哥出什么事了?

我一問才知道,原來是因為表哥這么長時間一直都沒有聯系過家里。

表哥出差去了最少得五六天的時間了,這么長的時間,一直都沒有消息,表嫂也是非常的擔心,所以才讓我看到了這一幕。

我抱著表嫂就是一頓安慰。

好不容易表嫂不再哭了。

而這時候氣氛也有點尷尬了,表嫂看了我一眼,俏臉微紅的道:“小偉,你抱我抱得太緊了,松開我吧。”

我這才反應過來,我一直都在抱著表嫂,以我和她之間的身份,這樣下來成何體統!

我急忙松開了表嫂,這樣還不算完,我心中簡直都有點恨我自己了,不知道為什么,我一看到表嫂就有點忍不!

我抬起手來就想抽自己!

表嫂急忙的拉住了我得手:“小偉!你要干什么?”

“表嫂!我對不起你!我不應該這么做的!”

表嫂突然把我抱在了懷里,低聲道:“小偉,你別這樣,你要是再這樣,以后表嫂怎么還好意思找你做按摩?”

表嫂還要找我按摩嗎?我的心里一熱,看來是我自己想多了。

想到這里我心里又是一陣愧疚,表嫂對我這么好,這么的體貼,可是我呢?竟然想著那樣對她。

“小偉,你現在就給我按摩按摩吧!我這今天心情都不是很好,身子有點乏,你給我按摩按摩吧。”

表嫂這么長時間以來,一直都承擔了太多的東西,我點了點頭,這都是我應該做的。

表嫂干脆利落的脫光了衣服,看著表嫂的肉體,我的心又一次開始躁動了起來,雖然說的好聽,我對不起表嫂,可是真正看到表嫂的身體的時候,我還是有點忍不住。

我強裝鎮定,雙手向著表嫂的身上就摸了上去。

這次表嫂是正對著我的,以前我都是從表嫂后背的穴位起手,這次從前面開始,我的眼睛不由自處的就向著表嫂的那幾處要害飄了過去。

我的手從表嫂肩頭的穴位開始一步步的向下。

可是到了表嫂山峰前的穴位時我卻犯了難!

表嫂看了我一眼便看出了我的窘迫:“小偉,沒關系的,你繼續按吧。”

繼續按?既然表嫂說了,那我干脆就繼續!既然表嫂都不在乎了,我要是在扭扭捏捏的就不像是個男人了!

我向著表嫂的乳中穴就按了下去,表嫂的那顆小櫻桃迎風挺立著。隨著我的手按下,表嫂立刻發出了一聲滿足的哼聲。

“舒服!小偉,不要停!”

不要停這個詞對男人是有著致命的吸引力的!

我的血液隨著表嫂的這句話一下子就沸騰了。

下面的那活也一下子膨脹了,直直的頂在了表嫂的腰上。

表嫂一驚,立刻就睜開了眼睛。

“小偉,你頂到我了。”

我的臉一陣滾燙,這種事要我怎么解釋啊,我恨不得找個地方鉆進去。

“小偉,要不,還是等你歇一會再按摩吧。”表嫂說道。

不過我卻并沒有聽表嫂的話,我雙手牢牢的握住了表嫂的一對山峰,揉捏了幾下。

表嫂的臉色都變了,要是說之前還像是在按摩的話,那這兩下,則完全就像是占表嫂的便宜了。

“小偉,你可以松開我了。”表嫂的聲音里甚至帶有著一絲祈求。

可是我依舊沒有聽話,我又揉了兩下。

“小偉,我知道你想,可是我是你的表嫂!”表嫂求情一樣的說道。

我牢牢的攥住了表嫂的山峰,那一對高聳的山峰都被我攥的有些變形了。

“小偉,我知道你想,要是實在不行,我閉上眼睛,你愿意摸就摸吧!”表嫂應該是發覺并不能反抗我,所以干脆都有點自暴自棄的味道了。

“表嫂!你有!”我說道。

“什么?我有?小偉,你不用找什么借口,表嫂都知道的,這次就讓你摸摸,不過下次可下不為例。”表嫂說道。

“表嫂,你真的有!”我激動的說道。

表嫂臉色一變,道:“小偉,我摸也讓你摸了,但是你為什么要罵我!”

表嫂又理解錯了我的意思,我急忙解釋道:“表嫂,你確實有!你的胸有!”

表嫂一愣,這才明白了我的意思。

“表嫂你那里邊有一個結節,你摸到過嗎?”我問道。

表嫂想了一下,道:“好像是聽你姐夫說過,好像是有個什么硬硬的東西!”

那就對了!我拉著表嫂的手就放到了那上邊,讓表嫂自己摸了摸,表嫂臉有些紅紅的,摸了幾下,我清楚的看到頂上的那顆紅寶石立刻就立了起來。

表嫂這身體也太敏感了一點,那我每次給表嫂按摩的時候,怪不得都能看到表嫂的那里會出現一些水漬。

那些水漬的出現就代表著表嫂已經做好了準備了!

不過這準備可不是為我做的。

表嫂點了點頭道:“小偉,你說的沒錯,是有個東西在里邊!這個結節是什么?”

我臉色沉重的給表嫂解釋了一番。

這個東西說嚴重也嚴重,說不嚴重也不嚴重,說的簡單點這個結節極其有可能發展成為癌癥!那到時候一出現,可就得把這個美麗的山峰切除掉了。

表嫂一聽這話臉色都嚇白了。

急忙說道:“小偉,你有辦法給我治治嗎?”

我其實也沒有完全的把握,只能說是試試。

表嫂點了點頭道:“小偉,我相信你。”說完之后表嫂一挺胸,一灘灘的白肉來回的蕩漾,就像是水波一樣。

“小偉你來幫我按按吧!”

我雖然心里面還是有壞心思,可是這種事可不是小時,我急忙雙手撫上了表嫂的山峰。

表嫂皺了皺眉道:“小偉,不是就一邊有結節嗎?你為什么要兩邊都按摩?”

“表嫂,要是我只按摩一邊的話那你這一邊就會變大,所以當然要兩邊一起了,要不然一邊大一邊小,可就不好看了。”我解釋道。

我雙手齊上,一邊一個,順時針的就開始給表嫂推演了起來。

隨著我的按摩,表嫂的身體就像是煮熟了的蝦一樣,一點一點的變得暈紅,表嫂的原本白皙的皮膚配上這一片片的紅云異常的性感。

隨著我的按摩,表嫂的身體也在輕輕的顫抖著,而且我發現表嫂的手也一直都在顫抖著,好像有些按耐不住的意思。

我低頭一看,表嫂的下面已經眼看著就有了一絲絲的水漬,可以想象得到里面現在已經做好了準備。

按摩終于結束了,我和表嫂都像是打了一場大仗一樣。

“表嫂,恐怕今晚上我還得睡在這里了。”

表嫂咬了咬牙道:“沒問題,今天你也夠累的了,干脆就別回去了。”

我可是正有此意,而且我不光是不想回去了,我繼續說道:“表嫂,你這個結節已經發展的有一定的規模了,一定要把按摩到堅持很長的時間,你最好今天晚上托著點睡覺,不要讓它變形,要不然今天的按摩收到的效果就沒那么大了。”

表嫂雙手托了一會,手就已經累得開始發抖了。

她看了我一眼,有些不好意思的道:“小偉,能請你幫我個忙嗎?”

表嫂的請求,我肯定是萬死不辭!

“你幫我托著點胸吧!我有點不方便。”

我一愣!表嫂竟然是這個請求,我猶豫了一下,還是答應了表嫂的要求。

表嫂的事就是我的事!表嫂都這么信任我了,她 提出來的請求叫我怎么拒絕!

表嫂受傷的是左邊的那個,我干脆就繞到了表嫂的身后,一只手牢牢的握住了表嫂的要害。

就這么抱著表嫂開始睡覺。

我一手握著表嫂的要害,那驚人的觸感從我的手中不斷的傳來,而且就在我的鼻尖,縈繞著表嫂的氣息。

而且不知為什么,在表嫂香甜的氣息之內,還總是有一種若有若無的騷味傳了過來。

我的下面現在就跟是壞掉了一樣,一直都堅持的挺立著,雖然我已經盡量的和表嫂拉開距離了,可是還是緊緊的頂在了表嫂的后腰上。

我也不知道表嫂睡著了沒有,隨著表嫂每一次輕輕的動彈,都是對我最大的考驗。

表嫂的腰她的臀部輕輕地每一次摩擦都讓我只有咬著牙才能承受。

我咬了咬牙,睡衣勒的我生疼,我咬了咬牙,另一只手動了動,我干脆就把我的家伙解放了出來。

一解放出來我就松了一口氣,沒了睡衣的束縛,我終于可以松一口氣了。

表嫂又是一動,可能是睡得不舒服了,她突然翻了個身,身體直挺挺的就向我撞了過來!這一撞可不得了!表嫂直直的撞在了我的武器上!

>>>>完整章節全文在線閱讀 <<<<

Copyright © 2020 中國丘比特網 All Rights Reserved.
塑料大棚种菜赚钱吗 江苏快三玩法啥意思 彩票开奖查询 邮局那种理财方式最好 福建快三遗漏统计 江西11选5组选走势图 股票开盘前可以买吗 七乐彩复式中奖 上海天天彩选4走势图首页 河北11选5中4个号 喜乐彩票 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