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丘比特網

qq個性簽名 qq傷感簽名 qq情侶簽名 qq搞笑簽名 非主流簽名

您現在所的位置: - 個性頭像 - 個性頭像 - 內容詳情頁

被弄出水被精灌懷孕小說_換愛交換亂小說全集

中國丘比特網 / 發表于2020-04-23 10:49:18 / 歸屬于個性頭像 / 本文已影響

過了不久,慕容雨就回了信息。

這小丫頭總算回信息了,老張捧著手機,反復看著這一條簡短的信息,興奮的幾乎整個晚上都沒睡。

第二天一大早,他就開著車向電子市場奔去。

在電子市場上,老張買了一個無線自帶電池的迷你針孔攝像頭,聽老板說這是最新產品,功能十分強大。

老張問清怎么安裝和使用后,急匆匆地趕了回來。

 文學

坐在診所里,無聊地發著呆。等到大概到十一點左右,慕容雨終于發來了信息,“張叔,你過來吧!”

再次來到慕容雨租住的地方,老張就像個孩子一樣,興奮地跳了起來,正盤算著怎么把攝像頭裝在慕容雨的房間。

“那個,張叔你清理吧,我去上課了。”

慕容雨低著頭,避開老張的意思太明顯了。

老張心里興起一抹惡趣感,在她穿過自己的時候,故意在她的身上碰了一下,她的臉瞬間通紅,十分誘人。

慕容雨腳步更快,眨眼就下了樓,消失在老張的視線范圍外。

機會來了。

等到慕容雨走后,老張裝模作樣的灑著消毒液,卻發現自己忘記問了,到底哪一個房間才是慕容雨的。

觀察了一陣,兩間臥室風格明顯不一樣,其中一個很卡哇伊,床上都是些卡通人物,另外一個則稍微成熟一點。

老張立刻判斷,那可愛風的肯定是慕容雨的。他立刻拿出了買來的攝像頭,選了一個隱蔽,視角對準床頭的地方,快速地安裝起來。

這種攝像頭非常小,小到只有指甲粒那么大小,就算是仔細觀察也很難發現他的存在。

等裝好后,老張把房間灑完消毒液,迫不及待地回了診所,他打開電腦,將驅動安裝好,點開屏幕圖標。

畫面框彈了出來,老張嘗試著把視頻不斷地拉大,無比地清晰,怪不得那老板一個勁地說這新產品很先進。

想想以后都能看到慕容雨那迷人的身體,老張內心就無比地激動。

正打算再研究一下,李小沛卻出現在了診所外面,得虧了老張視力好,立刻把電腦關掉了,從昨天的接觸,他發現這小妮子可不像慕容雨那么單純。

“老張,我身體不舒服,你再給我治治?”

李小沛嬌滴滴地說道。

老張不由眼前一亮,這小妮子今天穿了一件低圓領T桖,胸前的那兩團柔軟高高地鼓起,走起路來,上下顫動著,實在是美不勝收。

“老張,你看人家哪里呢。”

李小沛今天跑來,其實另有目的,見老張色瞇瞇地看著她,心里不怒反喜,裝作一臉嬌羞地樣子,那雙大水眸似嗔似羞地看著老張。

“啊,好看,就要多看一點。”

老張笑了笑,他畢竟是近五十歲的老男人,吃過的鹽比李小沛吃的米還多,雖然不知道這小妮子的目的,但肯定沒安什么好心。

即便如此,老張還是看呆了眼,這小妮子太會利用自己的身體優勢,尤其眉宇之間那股天然地媚態,哪個男人經受得住。

“老張,你真壞。”

李小沛啐道,走到老張面前,撒嬌似的在他的胳膊上蹭啊磨的。

感受到手臂那軟綿綿的味道,老張不由地心神一蕩,表面上卻還裝作若無其事地說道:“好了,你坐好,我給你檢查一下。”

雖然這小妮子跟慕容雨比起來,還是差了點那個味道,但渾身上下透著的那股子青春氣息,讓老張內心還是有點小激動的。

上了年紀的,面對比自己小很多的女性,總會渴望發生點什么。

“那就謝謝老張了。”

李小沛一邊說著,一邊卻在暗暗打量著老張,不知道是不是錯覺,她發現老張不僅年紀大,長得實在很普通,慕容雨怎么會看上的?

難道老張真的有過人的本領?

不管怎么樣,今天一定要把這糟老頭的底細試出來。

老張把完脈,說道:“你身體沒啥問題了,只是這幾天最好吃點清淡點的食物。”

昨晚她食物中毒,經過他的治療,自然不會出現多大的問題。

“真的嗎?可,可我胸口疼的厲害。”

李小沛雙手用力地擠了擠胸口,苦著臉說道。

老張抬眼一看,咕噥猛地吞了一口唾沫,那胸前的兩團因為被擠壓的原因,露出了一條很深的溝壑,再細細一看,這小妮子里面完全是真空的,那完好的形狀毫不保留的展露出來。

她,這是想干什么?

老張內心充滿了疑惑。

“唉喲,真的好疼。不信,你摸摸看。”

李小沛拿著老張的手,直接放在了她的胸脯上。

軟滑。

不僅彈性十足,而且真的很大,一只手很難完全握住。

老張觸手的那一瞬間,自己那顆老心臟都要飛了起來,這樣的規模他之前不是沒有摸過,但這種突然到來的艷福,讓他更覺得刺激。

“唔!”

李小沛俏臉浮出一抹緋紅,輕聲哼了出來,雙眼悄悄掃過老張,見他一臉享受的樣子,暗道:這老張也太容易搞定了吧,真不知道慕容雨怎么會看上他的。

不過,慕容雨,這老張很快就只屬于我了。

李小沛心里充滿了得意。

“那我給你揉揉吧。”

送上門來的東西,不吃白不吃,老張嘿嘿一笑。

“嗯,那就麻煩老張了。”

李小沛俏臉更紅,她閉著眼睛,緊抿著嘴唇,看起來很誘人。

揉捏了一陣后,李小沛臉上的表情從一開始的驚訝,慢慢地變成了一種自然而然的愉悅潮紅,口中的喘息聲漸漸更重,雙眼迷離地看著老張,心里總算明白慕容雨為什么會看上了老張。

老張的那雙手,太有魔性了,她經歷的男人不少,但沒有一個人能有這么大的魔力,光憑借一雙手就能讓女人這么舒服,把渾身的欲望完全激發出來。

這時,她眼里透著渴望,“老張,再,再用力一點,我想要。”

“嗯!”

老張手上的力道不自覺地加大了,心里卻很訝異,雖然他對自己的手法很自信,但畢竟很多年沒使用了,也就之前在慕容雨身上用過,可也沒有像小妮子,這么快就被按出了感覺?

李小沛開始變得有些放肆,雙眼來回打量著老張,一雙纖細的手慢慢地抱住了老張,在他的身上來回摸了起來。

我去。

老張感受著身體和心里的雙重刺激,這小妮子的手法也很不錯,看來在男人身上學了不少的經驗。

李小沛一陣亂摸,按向了褲襠深處,當她觸碰的那一剎那,雙眼更是充滿驚訝,這也太恐怖了吧?得多大的規模,才生出了這東西。

雖然老張年紀大了點,但憑著這么夸張的本錢,難怪,慕容雨會看上了他。

李小沛很生氣,以前還以為慕容雨是個清純少女,沒想到內心也是很狂野,要不是今天來刺探一下機密,險些就錯過了這么好的男人。

“小丫頭,我年紀都比得上你爸了,你怎么能在叔叔身上亂摸呢。小心叔叔打你的小屁屁。”

老張被她摸了,也不生氣 ,笑著打趣道。

李小沛紅著臉,聲音夾雜著顫抖,說道:“那你來打好了,叔叔。”

這小妮子把叔叔這個詞咬得很重,給了老張一種重未有過的感覺,這么可愛的小綿羊橫躺在旁,讓他又刺激又矛盾。

矛盾的是,他喜歡的是慕容雨,刺激的是,兩人的親密有那種禁忌的氣息,讓他很想嘗試一下。

“好了,你應該沒事了。時間不早了,你也該回去了。”

老張也不傻,有些事不能表現的太急切,兩性關系越主動的那個,往往最后越容易失去主動權。

李小沛不明白這么關鍵的時候,老張為什么會突然下了逐客令,被這老男人激發的欲望,也就沒了宣泄的地方。

她狠狠地瞪了老張一眼,大步地離開。

吃了中飯,門診開始忙碌了起來,今天來店看病的人不少,因為老張是一個人,忙里忙外,等到全部弄好之后,已經是晚上七點。

關了門,上樓,他迫不及待地打開了視頻,慕容雨果然出現在視頻里,他心里隱隱有些激動,可看了一會兒,慕容雨換上了睡衣,在被窩里看著書,并沒有發現什么特別的舉動。

隨便吃了口飯,老張躺在床上迷糊地睡著了。

半夜,他被慕容雨那甜蜜優美的聲音驚醒,快速翻身躍起跳到電腦前,快速地點開監控系統,入眼的場景立刻讓他沸騰起來。

慕容雨的隔壁傳來了一陣嗯嗯哼哼的叫聲,而她竟然隨著這一陣令人面紅耳赤的吟叫,自我安慰起來。

聲音很清楚,畫質也很清晰。

老張不禁暗恨,李小沛大白天還來勾引他,晚上就投入了別的男人懷抱,真是浪得飛起,下次要是再來勾搭他,他肯定不會再客氣。

沉下心思,他開始細細地觀賞慕容雨的動作,來回不斷地拉伸視頻距離,尋找出最佳的欣賞位置。

終于,他固定了視頻距離。

慕容雨嘴里含了一塊手絹,有意地壓著聲音,似乎很怕隔壁聽到她的動靜,但她手里的動作并未停下,反而越來越快,陣陣低沉的聲音從嗓尖里擠出,看的老張是心曠神怡,目不轉睛。

老張脫掉了褲子,自己的手也隨著她的節奏起舞,這種感覺奇妙之極,仿佛兩人的靈魂徹底契合在了一塊。

十五分鐘后,終于,在一聲悠長的鳴叫后,她如泄氣的皮球,無力地平躺在沙發上。

而老張也隨著她那優美的歌聲,徹底釋放了出來。

慕容雨喘息著,又再次把被子蒙在了頭上,而在她的隔壁,戰斗剛剛停歇,這會又開始高亢起來。

媽蛋的,李小沛真是個小浪貨。

老張一邊暗罵,一邊關了電腦,他感覺有些累,直接躺在床上準備睡覺,可剛躺下睡得迷迷糊糊,就被叮咚的手機鈴聲給吵醒了。

“張,張叔,在干嘛。”

是慕容雨發的信息。

嘿,這小丫頭,肯定被對面吵得睡不著。

老張心里泛起一陣惡趣感,立刻回了句,“在想你啊,想得都睡不著覺。”

“嘻嘻,張叔真壞。既然那么想,那你來找我啊。”

慕容雨又回了一條信息,讓老張倍加振奮,他立刻回道:“你說的,我現在就來找你。”

“別,隔壁有人。”

慕容雨生怕老張真來找他,又秒回了一條短信。

“唉,真傷心。”

老張故意發了一張沮喪的圖片。

“別嘛,張叔,我,我先睡了,晚安。”

這一晚,老張抱著手機來回看了很多遍,他感覺,跟慕容雨的關系又近了一步,那種興奮別提有多爽了。

迷迷糊糊他睡了過去,恍惚間感覺有人鉆進了他的被窩,嬌滴滴地叫喚他:“老張,老張,我好想你。”

“小雨,你,你怎么可能在這兒?”

老張瞇著眼一看,慕容雨一絲不掛地抱著他,大長腿搭在他身上,含情脈脈地凝望著他。

“我,我是你老婆,我不在這兒又在哪兒?”

慕容雨親吻了他的臉,嗔道。

老張大喜,急切地撲了上去,可接著他發現自己居然撲了個空,睜開雙眼,哪里有慕容雨的身影。

呵,竟然是夢。

折騰了一宿,老張凌晨才睡去,等到再醒來的時候,已經是日上三竿了,洗漱好后,他拉開診所的卷閘門,沒想到房東李姐站在門口等他。

“張哥,你這怎么回事?都等你老半天了。”

李姐見開了門,立刻擠了進來。

這娘們今天穿得更夸張了,一襲黑色的低胸長裙,雖然遮住了她有點肥胖的大腿,但肚皮上那點贅肉,徹底暴露了出來,看得老張直搖頭,只能說年歲真的不饒人。

“有什么事嗎?”

老張心生警惕,不由地問道。

“我有個遠房親戚,她剛生產不久,可是一直出不來奶,你不是老中醫嗎?幫我一起去看看。”

今天這娘們見面也不發浪了,而是一本正經地跟他說著事。

老張本來想要拒絕,但礙于租了她的房子,這抬頭不見低頭見的,只要她不騷擾自己,也就好了。

“好吧,我陪你走一趟。”

老張關了診所的卷閘,跟在李姐的后面,看著她那肥臀一扭一扭的,心想著這娘們還是有點料的,可惜不是他的菜。

兩人很快來到了一個高檔小區。

李姐似乎對這一個高檔小區很熟悉,轉了幾個彎,直接進入了一棟洋房,推開了門,她示意老張跟進去。

房間的光線很暗。

李姐反鎖了門,迫不及待地貼了過去,撒嬌道:“老張,你看人家的手機怎么回事?剛打電話的時候,突然彈出了這個,是不是中毒了?”

手機屏幕上,正放著不堪入目的限制級視頻,高清的畫面全是男女結合的特寫,刺激著老張的眼球。

老張哪受得了這個,氣血一下就涌了上來,心里暗叫不妙。

果然,下一秒,老張就感覺背后被人攔腰給抱住了。

老張不由嚇得往后一退,誰知道這一退,腳下沒站穩,直接就往一旁的沙發上倒去。

眼看失去重心,老張下意識地拉住了李姐。

李姐唉喲一聲,直接面朝老張倒了下去,把他壓了個嚴嚴實實。

老張有心要推開,可李姐的分量可不輕,他怎么也推不開,反而李姐的臉正好對準了他,嘴唇開始在他的臉上亂啃。

“張哥,人家喜歡你很久了。你就從了我吧。”

李姐一邊親,一邊用手壓著老張,差點沒把老張壓得背過氣去。

老張大口喘著氣,卻發現喉嚨里被塞了一顆小藥丸,這一刻,他后悔都來不及了,沒想到李姐色膽包天,居然把他騙到了家里,還給他喂了藥。

老張一臉驚恐,“你,你給我吃了啥?”

“嘿嘿,愛上我的東西!”

李姐居高臨下地看著老趙,一臉得意地笑著說:“進口貨,你就乖乖地享受吧!放心,我一定會讓你開心快樂的。”

老張掙扎著,可沒想到,他越掙扎,身體內的藥性發作的越快,渾身燥熱難忍,看向李姐的目光,也開始慢慢有了變化。

老張四肢越來越無力,下面越來越膨脹,欲哭無淚,感覺自己上了當,今天怕是難以幸免,要遭了李姐的毒手。

“老張,我這病,只有你能治,你就發發善心,幫幫我吧。”

李姐媚眼含絲,急不可耐地開始撕扯老張的上衣……

老張心里很憋屈,他只能繼續反抗,但他知道,這種掙扎不過是徒勞罷了。

嘖嘖嘖。

李姐脫掉了老張的衣褲,看到她朝思暮想的那玩意,一臉地貪婪,隨后,她迫不及待地撩開自己的裙子,直接坐了上去。

她這個年紀,需求旺盛的不得了,她現在滿腦子想的,就是讓老張把自己填滿,然后再徹底榨干,來彌補自己這么多年來的等待。

幾年前,老張來她這租房,起初她也沒在意,但某個夜深人靜的晚上,她拿著備用鑰匙去催房租,偶然的機會,看到了老張的本錢后,就深深地迷上了,發誓一定要把老張征服。

眼看著就差最后一步,她心里得意極了。

老張后悔的要死,眼看著李姐豐腴的翹臀張開,馬上就要把自己控制不住的火熱納入其中,他立刻出言懇求道:“老妹,別這樣,強扭的瓜不甜。”

“甜不甜沒關系,我只想先破了你這個老瓜。”

眼看著馬上要被毀了清白,老張一咬牙,假裝迎合,暗地里卻集聚了身體所有的力氣,等到李姐把嘴湊過來準備啃他的時候,直接一手刀砍在了她的脖子上。

李姐哼都沒哼,便昏倒了下去。

老張喘了口氣,恢復了一下體力,然后把李姐從身上推到了一邊,慢慢穿上了衣褲,跌跌撞撞地出了房間。

他渾身燥熱的很,剛出洋房沒幾步,就再走不動了。

現在要是有一盆涼水沖沖就好了,他感覺自己要被體內的那團火給焚燒了一般。

這時,身后傳來了開門的聲音,從里面探出了一個女人的頭,好奇地打量著老張一眼。

老張也忘了過去,跟那個女人四目相對。

“是你?”

老張不知哪里涌出了力氣,想要抓住那個女人,沒想到那女人卻立刻關了門,他再去敲門的時候,卻來了一群保安,把他帶出了小區。

這個賤人。

沒想到居然躲在了這里,居然還有臉叫保安把我給轟走。

老張滿腔的怒火,跌跌撞撞地回到診所已經是晚上,腦海深處可以隱藏的記憶,全都涌了出來……

原來,他從未忘記,只是選擇了暫時遺忘。

賤女人,我一定會找到你。

老張咬牙啟齒,打開了淋浴,冷水不斷地沖刷,依然沒辦法沖去他燥熱的心,心里不由對李姐暗罵,這娘們搞的這藥丸,威力真大,要真被她得逞了,今天還真要被她榨干。

就在這時,樓下響起了一陣嘀噠嘀噠的高跟鞋聲。

“老,老張,你怎么坐在水里?”

李小沛神色略顯尷尬,問道。

老張還在忍著藥勁,看到李小沛來了,咬牙說道:“哦,是,是小沛來了?你快走,我身上不舒服。”

李小沛來找老張,是想讓老張給她按按全身,昨天被弄了以后,她身體的那團欲火,叫來男友發泄了好久,都還有殘留,想起老張的那里,她渾身就燥熱不已。

可看到老張說話支支吾吾,很古怪的樣子,她內心充滿了好奇,反而靠的更近,剛才離得遠她沒看清,現在離近了,才發現老張那里又大又粗,就像是一條昂首的巨龍。

“老張,你哪里不舒服?”

李小沛眼里露出了一絲渴望,好奇地戳了一下那昂首之處。

老張忍不住一聲低吟,藥力讓他更加把持不住,恨不得當場立刻就把李小沛給辦了。

李小沛今天來找老張,特地穿了一身吊帶緊身裙,把她年輕的身體包裹得玲瓏有致。

她的胸很大,腰卻特別的細,但從身材上來說,比慕容雨要勁爆得多,尤其是那豐滿的細臀,看起來又成熟又野性。

不知道是不是藥性的原因,從老張的角度上看過去,燈光灑在她的半張臉上,讓她的臉型看起來很光滑又細膩,跟熠熠閃光的珠寶一般,透著誘人的光澤。

老張咕噥猛吞了幾口唾沫,“小沛,我……”

李小沛看到老張渴望的雙眼,仿佛隨時都要把她的衣服剝掉一般,心里微微有些得意,看來今晚是來對了。

只要把這個男人搶到了手,慕容雨肯定會很難過很傷心吧。

想到這,她內心也有了一絲渴望,慢慢走了過去,“老張,你到底怎么了?要不要送你去醫院?”

“小,小沛,求求你幫幫我。”

老張一把拉住了李小沛的手,她的手又香又軟,仿佛有一股魔力,讓他舍不得放開,更渴望擁她入懷。

“老,老張,你想要我怎么幫你?”

>>>>完整章節全文在線閱讀 <<<<

Copyright © 2020 中國丘比特網 All Rights Reserved.
塑料大棚种菜赚钱吗 山东20选5群英会 福利彩票玩法介绍大全 3d定胆杀号 股指期货配资最大平台 中国福利彩票排列七 北京赛车开奖网站 查看股票行情软件哪个好 广西11选五现在走势图 重庆时时彩 软件 75秒速赛车计划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