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丘比特網

qq個性簽名 qq傷感簽名 qq情侶簽名 qq搞笑簽名 非主流簽名

您現在所的位置: - 個性頭像 - 個性頭像 - 內容詳情頁

和小姪女做爰_一邊洗碗一邊做穆天陽

中國丘比特網 / 發表于2020-04-23 10:48:39 / 歸屬于個性頭像 / 本文已影響

走一步看一步唄!我想等天賜來了再說!”嫂子說道。

 

 

“哎,曉慧,這些事情媽本來不想給你說的,但你應該知道咱們汪家不能沒有個種!家里雖然有兩個男人,但金水的情況,哎…現在正常男人娶個老婆都不容易,別說他了,小學只念了兩年,差不多就是一個文盲,你說,將來誰會嫁給他?我們根本就沒有指望過金水。”我媽的聲音越發的無奈。

 

 

“媽,金水會按摩,只要能賺錢,能娶到老婆的。”我嫂子說道。

 

 

“那要等到猴年媽月?現在我跟你爸的歲數都不小了,等不了那么久了。”我媽哀聲嘆氣的說道。

 

 

“那也沒有辦法呀!”嫂子無奈的說道。

 

 

“辦法倒是有——”我媽吞吞吐吐的說道。

 

 

“什么辦法呀?”

 

 

“天賜有毛病,你不是沒有毛病嗎,你、你可以找個別的男人替天賜——”

 

 

我媽的話沒有說完,不過就算傻子也聽明白了,這是讓嫂子去找別人的男人借種!

 

 

想到嫂子要被其它男人折騰,我就莫名的火大!就算我哥同意,我也不愿意別的人男人跟我嫂子睡覺。

 

 

 文學

“不行,媽,這個絕對不行!”嫂子的聲音陡然提高了。

 

 

透過門縫,我看到她的臉色都變了。

 

 

“媽,你怎么能有這樣的想法?你和爸急著抱孫子,想給老汪家續香火,這我能理解,可——可你怎么能讓我做對不起天賜的事兒?這個絕對不行!”

 

 

我的心一下揪緊了,我真想沖進去,告訴她們,我的眼睛不瞎了,只要我努力賺錢,我以后一定能娶上媳婦,給汪家傳宗接代。

 

 

可我沒有勇氣沖進去,這樣一來,我昨天偷看嫂子洗澡,還有給嫂子取黃瓜豈不暴露了?

 

 

就在我猶豫的時候,我媽說道:“曉慧,你不要激動,媽讓你找個男人借種,生個孫子是不假,可媽又不是隨便讓你找個男人。我的意思是,是讓你和金水——”

 

 

我一聽,原來媽是打我的主意?

 

 

讓我跟嫂子?

 

 

想到這里,我的腦子里又浮現出嫂子白嫩嫩的身體,嫂子只比我大四歲,今年才二十三,也是如花似玉的年紀。

 

 

果然是我親媽!

 

 

“啊,金水?”嫂子吃驚的聲音響起。

 

 

“曉慧,都是一家人,肥水不流外人田,這不是很好嗎?反正金水也看不見,你也不會太難堪!”我媽帶著央求的意思說道。

 

 

“不行,媽,不行,金水是我小叔子,這怎么可以?”

 

 

我看見嫂子面紅耳赤,直搖頭。

 

 

“曉慧,媽知道,你是個有文化的人,一時沒有辦法接受,所以,你現在不必急著回答我。”我媽苦口婆心的說道。

 

 

“媽,這個事兒不用想,真的不行,我接受不了!”嫂子的態度仍然很堅決。

 

 

我媽嘆了口氣,“曉慧,那媽也不瞞你了,其實,讓金水代替天賜跟你——是——是天賜想出來的辦法。”

 

 

“什么?”

 

 

我看見嫂子臉上一驚,滿臉的難以置信,“不——不可能——天賜他怎么會同意?”

 

 

我也嚇了一跳,這借種的主意居然是我哥想出來的?

 

 

他愿意把他媳婦給我睡?

 

 

“曉慧,這種事,媽能騙你嗎?你可以隨時打電話問天賜!”我媽苦笑了一下,“天賜有沒有給你說過,他并不是我親生的,而是我和他爸撿回來的,不然,他為什么叫‘天賜’呢?”

 

 

我吃了一驚,我哥居然不是親生的?

 

 

這不是親生的,還能把媳婦給我睡,那真是不是親生勝似親生,我被感動的一踏糊涂。

 

 

“他跟我說過。”嫂子答道。

 

 

“我們待天賜跟親生兒子一樣,天賜也是個懂得報恩的人。他知道自己不能為老汪家續后的時候,覺得對不起我們,就想出了這個辦法。你想呀,天賜和金水又不是親兄弟,沒有血緣關系。你和金水就不存在,那個啥,你懂吧?”我媽和顏悅色的說道。

 

 

“媽,這個事我還是要打電話問天賜。”

 

 

“行,行,你自己打電話問,不過呀,這事兒不能拖,現在天賜可不在家!”說著,我媽就站了起來。

 

 

我趕緊就悄悄的回到堂屋門口。

 

 

我心里五味雜陳,但是一想到嫂子要真是和我睡覺,我又很是期待。

下午,我待在屋里用嫂子給我的那款盲人手機玩小游戲。聽到腳步聲,我趕緊把游戲關了。

 

 

然后,嫂子就走了進來,已經換了一身連衣裙。

 

 

“金水,在干嘛?”嫂子笑著問道。

 

 

“我在玩手機。”我說道。

 

 

“嫂子送你的手機,喜歡嗎?”嫂子坐在了床沿邊。

 

 

一股子香子沖進我鼻里,嫂子身上的味道就是好聞。

 

 

“喜歡!以前我只能用收音機聽歌,現在更方便了。”

 

 

“金水,嫂子問你,你以后想娶一個什么樣的媳婦?”

 

 

我心里嘀咕起來,我媽讓我代替我哥和她睡覺,她卻問我娶媳婦,看來,嫂子是不愿意和我?

 

 

“嫂子,我這樣子還能娶媳婦嗎?”我一副愁眉苦臉的樣子。

 

 

“為什么不能呢,雖然你看不見,但是你有手藝啊,你能自力更生,肯定能娶上媳婦。”

 

 

“嫂子,你不要安慰我了。村里許多年輕人在外面打工,還是照樣娶不到媳婦。”

 

 

“放心,金水,你一定會娶到媳婦的,而且,嫂子也會一直照顧你的!”

 

 

“可我要是娶不到怎么辦呢?”我狡黠的說道。

 

 

“那就照顧你一輩子,這樣行吧?!”嫂子抿嘴笑道,“那以后娶了媳婦,汪家傳宗接代就靠你了。”

 

 

我感覺上了嫂子的當,但是就算我和嫂子做,那也不可能長久,我也渴望自己有個媳婦兒!

 

 

“金水,我想起來了,媽去地里了,沒有帶水,我給她帶水去。”

 

 

“你知道地在哪里嗎?”

 

 

“我都記不清楚了。”

 

 

“我帶你去吧!”

 

 

我家有六畝地,種了玉米和蔬菜,都在村后的山腳下。

 

 

收拾妥當之后,我戴著墨鏡,拄著盲杖,和嫂子出了門。

 

 

嫂子見我走得慢,就主動牽起我的手。

 

 

路上,幾個村民見到我們,打了聲招呼。

 

 

兩年前,我哥結婚,那可是轟動了全村,沒有其它原因,就是因為我嫂子長得漂亮。

 

 

當時,我看不見,沒有概念。

 

 

現在,我看得見了,不得不說,我嫂子的確是全村最漂亮的。

 

 

村子靠后山的地方種的都是玉米,看起來非常壯觀。

 

 

我和嫂子又往前走了一里地,快到山腳下,我就聽見旁邊一陣玉米地有動靜,這個時候不是山上野獸過來糟蹋,就是隔壁村的人過來偷玉米。

 

 

“嫂子,聽見聲音沒有?”我停了下來。

 

 

“我沒聽見呀?”嫂子張望了一下說道。

 

 

雖然這塊地不是我家的,但我卻清楚這是村東頭的老李家的,他們兩口子去城里干活了,這個時候在他地里的絕對不是他們。

 

 

“走,嫂子,我們去看看,就在那個方向!”我指了指。

 

 

于是,嫂子牽著我鉆進玉米地。

 

 

那聲音越來越清晰!

 

 

嫂子停了下來,她也聽到了聲音,不過,那不是什么野獸,也沒有人偷玉米,而是一男一女把周圍的玉米都給弄倒,鋪成了一個床,現在正躺在上面呢!

 

 

一看這兩人就是躲在玉米地里瞎搞呢!

 

 

嫂子按住我的頭,示意我蹲下。

 

 

“你快點,快點啊,人家都等不及了!”

 

 

緊接著,女人的聲音就傳了過來。

 

 

我一聽就知道這人是兩年前嫁到我們村的吳麗珍!我眼睛好的第一天就在村里見過她,樣子一般,不過,胸大屁股大,非常招我們村的男人喜歡。

 

 

而且,她男人一直都在外面打工,據說村里有不少男人勾搭她。

 

 

以前我以為都是傳聞,沒想到今天竟然碰到了。

 

 

就當我想著她和哪個男人勾搭的時候,那男人的聲音就傳了過來:“你那么著急干嘛,又不是干不了!”

 

 

是張大龍,村長的兒子,長得人高馬大,是村里的大混子。

 

 

“人家想要嘛!”

 

 

“真是一個騷貨!好了,現在你滿意了吧!”

 

 

張大龍罵了一聲,似乎這會兒把褲子給脫了。

 

 

“當然滿意,快點嘛,來嘛!”吳麗珍興奮的一笑,緊接著,兩個人就好像勾搭在了一起。

 

 

雖然我嫂子讓我蹲下去,但現在他們進入正題了,我咋能不看看?

 

 

于是,我就抬起了頭,看向了吳麗珍和張大龍,只見他們兩具白花花的身體纏綿在了一起,看樣子馬上就要開戰。

 

 

嫂子看到我往那里看,想阻止,但又想到我就是瞎子啥也看不到,就沒有阻止。

 

 

這時她臉色紅了起來,眼睛竟然緊緊盯著吳麗珍和張大龍他們,好像非常想看。

 

 

“嘿嘿,麗珍,你說我來的是時候不?!”

 

 

張大龍色色的笑著,不斷親吻著吳麗珍的臉。

 

 

“當然是時候啊,我男人走了那么久,人家想要的不得了了。”吳麗珍閉著眼睛,很享受的樣子。

 

 

“嘿嘿,那你放心,我肯定不會讓你失望的。”

 

 

“哼,你那點本事,我又不是不知道,你快點,萬一有人來了。”

 

 

“來人咋啦?我爹是村長,我還能怕誰?”

 

 

張大龍說著,把吳麗珍推倒在地。

 

 

“別得瑟了,快點吧!被人看到不好。”吳麗珍很是著急的說道。

 

 

“哈哈…弄死你個欠弄得貨!”張大龍見吳麗珍那么想要,就立馬蹲在了她的兩腿之間,那樣子馬上開戰。

 

 

雖然我心里罵這對狗男女,但我還是非常期待看他們表演的,昨晚欣賞了嫂子的身體,今天又有福利了。

 

 

關鍵是,嫂子也跟著我一起看呢,不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

 

 

“嫂子,他們在干什么呀?”我故意輕聲問道。

 

 

“他、他們在玩游戲。”嫂子的臉紅通通的。

與此同時,我看見張大龍扛上吳麗珍的兩腿,就像推土機一樣推了過去,吳麗珍立馬就叫了起來。

 

 

起初,吳麗珍還用手捂著嘴生怕誰聽到,但隨著張大龍弄了幾下以后,她就松開了,開始還叫了起來,后來她就開始求張大龍用力了。

 

 

這時,我又看了一眼嫂子,發現她的手已經伸到她兩腿間了,臉上的表情和是昨晚跟哥辦事兒一樣。

 

 

顯然嫂子看到別人做,就想要了,不由自主的自己弄了起來。

 

 

我眼睛瞅著張大龍和吳麗珍,再看著嫂子在我身邊這樣搞,下面的反應越發的大。

 

 

不過了幾分鐘,張大龍發出一聲沉悶的吼聲,就趴在吳麗珍身上不動了。

 

 

“真沒用,這么快!”吳麗珍咕嚨了一句。

 

 

“休息一會,再來唄!”張大龍訕笑道。

 

 

我看見嫂子的臉完全紅透了,眼神很迷離,整個身子都在發抖,那只手也終于停了下來。

 

 

“金水,我們走,輕點!”嫂子牽住了我。

 

 

我們悄悄的從玉米地里鉆了出來,上了小路。

 

 

“嫂子,他們倒底在玩什么游戲呀?”我繼續刺激著嫂子。

 

 

“金水,你以后結婚了就明白了。”嫂子敷衍我,她當然不可能告訴我,她看見了什么。

 

 

“對了,不要把這事兒給別人說。”她叮囑道。

 

 

“哦,知道了。”

 

 

我現在幾乎可以肯定,嫂子是個欲望很強烈的女人,可我哥根本滿足不了她!而現在我哥一走就是一年,她怎么熬得過來呢?

 

 

剛才,她偷看了張大龍和吳麗珍辦事,肯定受到很大的刺激了吧?

 

 

也許,我還真有機會代替我哥和她辦事兒。

 

 

吃晚飯的時候,我媽說道:“曉慧啊,你和金水下午在地里也干了活,出了一身汗,待會一起去洗個澡吧!”

 

 

“啊,媽,我和金水一起洗?”嫂子吃了一驚。

 

 

我媽一瞪眼,“金水又看不見,你有什么害羞的?他一個瞎子,洗澡不方便,以前都是我幫他搓背的。你不是答應天賜,要照顧金水嗎?”

 

 

我一聽,樂了,真是親媽,這擺明了是在給我們創造條件!

>>>>完整章節全文在線閱讀  <<<<

Copyright © 2020 中國丘比特網 All Rights Reserved.
塑料大棚种菜赚钱吗 下载琼崖海南麻将2019 欢乐捕鱼人官方下载 茅台股票历史走势 免费下载北京麻将 腾讯5分彩票开奖结果 海王捕鱼有输很多钱的吗 贵州麻将捉鸡下载 快乐扑克时时彩 疯狂捕鸟 大庆52麻将漏挂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