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丘比特網

qq個性簽名 qq傷感簽名 qq情侶簽名 qq搞笑簽名 非主流簽名

您現在所的位置: - 個性簽名 - qq情侶簽名 - 內容詳情頁

被老頭下藥玩好爽H|雙手揉弄兩只綿乳嗯啊好爽

中國丘比特網 / 發表于2020-03-23 14:10:04 / 歸屬于qq情侶簽名 / 本文已影響

秦梅是個大美女,臉蛋白皙光滑,五官完美精致,身材更是沒的說,胸前兩團飽滿沉甸甸的掛著。

 

偏偏她也是個很悲慘的女人,才三十來歲,正是味道十足還如狼似虎的少婦年紀,老公卻出了事兒,變成了植物人。

 

秦梅倒是也忠貞,每天都守著自己的老公。

 

她的公爹劉江看的是既高興又擔心。

 

高興的是這兒媳婦沒有離開,擔心的則是自己家可能要絕后。

 

劉家三代單傳,到了他這一代,更是老婆早早就去世了,只留下這么一個兒子。

 

愁歸愁,卻沒有任何辦法,時間一長,他就開始動歪心思了,竟產生了一個荒謬的念頭。

 

兒子不行,不如就由他來代勞,反正都是劉家的種。

 

這心思一動,劉江每天看著兒媳婦的眼神都不對了,充滿了渴望和沖動,心里也越發惦記著想搞這個兒媳婦。

 

這天,秦梅給植物人老公擦身體,剛好洗到了下身那里。

 

她望著昏迷不醒的老公,還有他胯下那根軟趴趴的毛毛蟲,不禁幽幽嘆息一聲,眼神滿是哀怨。

 

劉江推門進來,全然不顧自己兒媳婦只穿著簡單的睡裙,道:“梅梅,我有事兒跟你說。”

 

秦梅嚇了一跳,她正跪趴在床上,那超短的睡裙根本遮蓋不住她的屁股,兩瓣雪白圓潤的肥臀,恐怕已經被公爹看光了!

 

她很是羞恥,紅著臉低下頭,略帶埋怨的說道:“爸,你進來怎么不敲門?”

 

劉江看著兒媳婦那性感火辣的嬌軀,心中越發的癢癢了:“這是咱們自己家,有什么好敲門的,難道你還能做什么見不得人的事情不成?”

 

秦梅低下頭,咬著嘴唇,不知道該怎么跟公爹說才好。

 

而劉江卻是大步走過來,將手放在秦梅雪白纖細的肩膀上輕輕撫摸:“梅梅,別怪爸說話難聽,你這個年紀正是女人最饑渴的時候,我也是擔心你做出什么對不起我劉家的事情。”

 

聽到這話,秦梅的臉燙紅,羞的恨不能找個地縫鉆進去:“爸,您瞎說什么呢,我可是你兒媳婦。”

 

“別裝了,都說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我也是過來人,會不懂你的心思?再說,若是你真的一點想法也沒有,怎么會對我兒子做這種事情?”

 

秦梅見到自己老公的下身還在外面,連忙給蓋上,羞恥道:“我……我這是幫他洗洗呢……”

 

“洗洗?”

 

劉江似乎有些生氣,抓住秦梅的手臂,猛地將她拉了起來。

文學

 

秦梅沒控制好身體,直接被拽到了公爹劉江的身上,柔軟的嬌軀和他緊緊貼著,尤其是胸前那兩團雪白,更是緊緊壓著公爹的胸口,都成肉餅子了。

 

“爸,你干什么!”

 

秦梅驚叫一聲,感覺到公爹的手正放在自己的柳腰上。

 

劉江卻指著她剛才坐過的地方:“你幫我兒子洗,怎么你坐的地方床單都濕了?還要我掀起你的裙子來檢查一下嗎?

“不,爸……”

 

秦梅只覺得臉上燙紅,慌亂的推開自己公爹,死死捂住自己的裙子,解釋道:“我……我……”

 

“行了,我也知道這是人之常情,你這么年輕,有想法也正常,但我只求你別被人搞大了肚子,亂了我劉家的血脈行嗎?”

 

劉江忽然嘆息一聲,松開了秦梅。

 

硬的不行,就來軟的。

 

他這樣子,讓秦梅覺得心酸,甚至還有一絲愧疚:“爸,其實我也知道你們劉家三代單傳,若是我真的離開你兒子,恐怕連最后的希望都沒有了,可是這情況你也看到了,我就是想要幫忙傳宗接代,也沒辦法!”

 

劉江聽到這話,心中大喜,裝作很惆悵的坐在床上:“梅梅,其實我也沒有啥大愿望,就是想有個自家的孩子,若是你能滿足爸這個心愿的話,我愿意把這個房子和家里的錢都給你!”

 

秦梅有些生氣:“爸,您覺得我留下是貪圖您的房子嗎?我是覺得您一個人撐不下去,想多陪陪您,若是有辦法給劉家延續血脈,我肯定配合!”

 

劉江大喜過望:“真的?那我想讓你幫我生個孩子!”

 

秦梅一愣,隨后面紅耳赤的低下了頭:“爸,你瞎說什么,我……我可是你兒媳婦啊……”

 

劉江已經顧不上這些了,直接上前一步抱住了兒媳婦。

 

用手抓住秦梅的肥臀,看著懷中嬌羞驚慌的美艷兒媳婦,他的呼吸開始粗重起來:“好兒媳婦,我知道其實你也很想要對不對,其實我只是想要傳宗接代,你讓我弄一次,只要你懷孕了,我保證不再碰你!”

 

“不……不行……”

 

劉江見她還是不從,粗暴的將她身上的睡衣扯下來,露出那具白花花的性感嬌軀。

 

秦梅驚叫一聲,抱住胸口,同時捂住兩腿之間的敏感地帶。

 

但她的胸實在是太大,那兩團飽滿根本遮蓋不住,反而被雙臂一擠,更顯得碩大飽滿,那種粉嫩,看的劉江不停舔嘴唇,想要含進嘴里嘗嘗那東西的味道。

 

劉江眼神往下看,滑過秦梅平坦的小腹,死死盯著她的兩腿之間。

 

秦梅的身材高挑,潔白雙腿也很長,雖然夾得很緊,手也擋住了下面那早已濕漉漉的地方,但還是有一些春光從她手掌的縫隙中乍現了出來。

 

見到劉江貪婪的盯著自己,秦梅想逃又無處可去,只能哀求道:“爸,你別看了,我是你兒媳婦啊,而且你兒子就在旁邊!”

 

劉江好像一頭發情的老公牛,呼哧呼哧的喘著粗氣,說道:“兒媳婦,我只想給我劉家傳宗接待,我保證,就這一次!”

 

說著,他不顧秦梅的反抗,直接撲了過去,將秦梅壓在了床上,就在他兒子的身邊,將兒媳婦的一雙玉腿強行分開。

 

秦梅果然已經動情,劉江能看到那肆意橫流的水漬,早已經流淌到了她的大腿上,將雪白的大腿弄得亮晶晶的,散發出誘惑的味道。

 

這女人的身體,可不像她嘴上那么抗拒,甚至有些妥協,畢竟她也是個如狼似虎的女人

劉江深吸一口氣,激動的說道:“梅梅,我就知道你也想要了,不如我替我兒子滿足你一次,省的你出去找其他男人!”

 

秦梅被公爹盯著下面,羞恥的恨不能找個地縫鉆進去,哀怨的哭訴道:“爸,你不要看了,咱們不能這樣!”

 

劉江卻不管,扒開秦梅的手,想嘗嘗她的滋味。

 

可是這女人雙手死死捂著下面,氣得劉江將她的一雙腿扛在肩膀上,然后往上一壓,趴在了她的胸口。

 

秦梅的雙腿被舉過頭頂,整個人都折疊起來,這姿勢讓她有些痛苦,但更多的還是羞恥,她不停的流著淚:“爸,不要……啊……”

 

哀求變成了呻吟,秦梅嬌軀猛然緊繃,她低頭看了一眼,不知何時,公爹已然將她的頂翹的前端含到了嘴巴里。

 

劉江抱住秦梅的一團飽滿,又大又軟,而且皮膚光滑彈嫩,他興奮的揉搓著,只見那飽滿的柔軟就好像一個大面團,在他的手中不斷變換著各種形狀。

 

同時他的嘴里也含著,用舌頭不斷的撥弄刺激,明顯能感覺到上面的褶皺,而且還在不斷變大,慢慢硬了起來。

 

劉江輕輕用牙咬住那里,還沒有發力,秦梅就扛不住了,張開小嘴急促的哀求:“不要……哦……好疼……爸……你看看你兒子啊……他就在咱們旁邊……咱們怎么能做這種事……嗚嗚嗚……”

 

“乖兒媳婦,沒事兒的,我兒子不會怪咱們,我這是在幫劉家傳宗接代呢!”

 

劉江抓住秦梅的兩團柔軟瘋狂揉搓,看著自己兒媳婦哭泣的時候也那么美,下面那地方,反應更加劇烈了許多。

 

他迫不及待的將褲子脫下來,然后對著兒媳婦的兩腿間一陣亂頂,著急的想要進去。

 

但秦梅對他很抗拒,手一直捂著那里,被他頂了兩下弄得有些疼,下意識的抓住了那作惡的大家伙。

 

好大!

 

秦梅驚了,整個人都是一顫。

 

她見過老公的那個部位,也嘗試過被弄進去的滋味,可無論是尺寸還是硬度,完全不是自己公爹的對手!

 

此時她必須雙手才能抓住那大家伙,而且那東西滾燙的就像是一根燒紅的烙鐵,上面青筋暴起,摸上去很是猙獰!

 

秦梅到底是個女人,而且是個三十多歲欲求不滿的女人,本來反抗強烈的她,摸到公爹的那個地方,瞬間心臟狂跳,嬌軀軟如面條。

 

而且她很羞恥的感覺到,自己的身體正在不停的痙攣,似乎是期待著這個大家伙進去,甚至水流不停,滴落到了床上,屁股下面的床單早已經濕了一大片。

 

不由得,秦梅輕輕扭動著肥臀,甚至一雙小手也無意識的撫弄著公爹的那里。

 

當然,她更想的還是讓男人進入自己空虛的下面。

 

劉江沒想到兒媳婦表面那么抗拒,實際上也是個騷貨!

 

而且這女人的小手摸和自己弄就是不一樣,那冰涼卻又柔嫩的小手掌,給劉江帶來了強烈的刺激,眼睛瞪得老大,仿佛一頭老公狗一樣,壓在兒媳婦身上,氣喘吁吁說道:“乖兒媳,別著急,我這就讓你知道做我劉家的女人有多舒坦!”

 

秦梅雙手還在抓著男人的那里,但她的兩只小手都不能完全抓住,所以劉江頂過來的時候,她已經好幾年沒被滋潤的神秘地帶,終于迎來了第一個訪客,粗暴的就闖了進來…

“啊……”

 

秦梅哀鳴一聲,沒想到自己公爹這么大,自己明明不是什么黃花閨女,竟然也撐不住,下面被撐得要裂開了一樣。

 

而且這還是因為她拼命阻止著公爹的全部進入,只能進去一個頭部,否則她會更加痛苦。

 

秦梅慌了,她害怕自己今天會被公爹干死在床上,也不知道哪里來的力氣,猛地推開公爹,訪客也連帶著被拔了出來。

 

但從那里離開的時候,竟然發出‘啵’的一聲,足可見剛才有多么嚴絲合縫。

 

劉江本來就在床邊,被推開的時候直接摔在地上,那個部位直直的朝天豎著。

 

秦梅第一次看清自己公爹猙獰的大家伙,頓時面紅耳赤,心中更慌。

 

她在想自己婆婆怎么承受的了這東西,連忙光著屁股進了浴室。

 

坐在浴缸邊緣,驚尤未定的拍打著胸口,羞臊的想著剛才自己竟然和公爹差點弄了那事兒,而且還是在老公的床上!

 

她覺得自己很下賤,也很放浪,可想著想著,又不自覺的想到公爹那根大家伙,她紅著臉低頭看了一眼。

 

只見剛才被公爹撐開的地方,因為沒有異物了,正在一點點的合攏恢復,重新關上了大門。

 

秦梅忽然感覺到一陣強烈的空虛,她竟是懷念起剛才公公在里面的感覺,那飽漲十足的快樂,讓她心跳加速,下面又開始流水。

 

“不行,不行,我怎么能想這么不要臉的事情!”

 

秦梅心中暗罵自己太放浪,可下身的空虛又一陣陣沖擊著她的心靈,伸手去拿花灑,想要用涼水冷靜一下。

 

誰想到一不小心,竟然滑倒在了浴缸里。

 

“啊。”

 

外面正等著不知道該怎么跟兒媳婦解釋的劉江,聽到動靜趕忙跑過來:“梅梅,你怎么了?”

 

說著,劉江就來開門,卻發現門鎖著。

 

秦梅聽到公爹的詢問,紅著臉不想開口,她要怎么說?

 

難道說自己發情了,想要沖澡,一不小心摔倒了?

 

劉江聽到浴室里沒動靜,嚇壞了,一腳將門踹開,跑進浴室一看,發現自己兒媳婦正躺在浴缸里,一雙玉腿卻耷拉在外面,微微分開,可以清晰的看見兒媳婦那濕的不像樣子的地方。

 

“梅梅,你這是干嘛呢?

秦梅耳根子都紅了,拼命的想要爬起來,可浴缸滑的很,竟然沒站起來,只能哭著說道:“爸,你別看……求你別看了……”

 

劉江板著臉:“我這不是擔心你出事兒嗎!”

 

秦梅哭訴:“我知道,可是……您能不能給我個浴巾啊。”

 

劉江裝作沒聽到,關心的問道:“你沒摔傷吧?”

 

不問還好,秦梅聽到公爹的話,還真感覺尾椎有些疼痛:“爸,我摔到尾椎了。”

 

“什么?那可不是小事兒,當初我兒子不就是傷到尾椎才植物人的嗎!”

 

劉江大吃一驚,立刻跑過去將秦梅抱起來。

 

秦梅也嚇壞了,她可不想變成植物人,慌忙說道:“爸,咱們去醫院吧?”

 

劉江不吭聲,抱著秦梅來到客廳,將她放在沙發上,讓她跪趴在沙發上,姿勢好像是一只小母狗,屁股高高的撅著,雙腿也分開,兩個洞都清晰可見。

 

這羞恥的姿勢讓秦梅抬不起頭,顫聲問道:“爸,你這是做什么啊……”

 

“你不懂,之前醫生說我兒子摔傷之后,這個姿勢尾椎就不會傷的那么嚴重,也不會變成植物人,不信你現在感覺一下,是不是不疼了?”。

 

秦梅哪里懂這個,動了一下,好像屁股真的沒那么疼了。

 

她松了口氣,剛想說話,卻感覺自己的屁股被一雙粗糙的大手抓住,正在緩緩的揉搓。

 

頓時,她嬌軀一顫,緊張的回頭,卻發現公爹正瞪大眼睛盯著自己的下半身,甚至他的大手還肆無忌憚的將自己的屁股分開。

 

秦梅能感覺到男人灼熱的視線,正在自己最敏感的地方上掃視,讓她不由自主的想要遮掩,卻控制不住里面流出更多的……

 

她哭訴道:“不要,爸……求你別看了……”

 

“梅梅別怕,爸跟醫生學過幾手按摩,這是幫你按摩呢,讓你減少點疼痛。”

 

他沒想到能這么近距離的觀察兒媳婦的那里,很粉嫩,看起來跟十七八歲的小姑娘有的一拼了。

 

或許是秦梅真的害怕變成植物人,真的就一動不動,咬著嘴唇忍耐,她想著反正公爹剛才什么都看見了,而且按摩應該很快就能結束,一會兒再去穿衣服也一樣。

 

劉江沒想到兒媳婦真的如此聽話,他被那里散發的誘人氣息刺激的面紅耳赤,不禁開始興奮的大力揉搓兒媳婦的肥臀。

 

只見她那里的反應更加劇烈,時不時的就有液體順著大腿滑落到沙發上,將真皮沙發都弄濕了一大片,散發著誘人的味道。

 

秦梅已經許久沒被男人碰過,此時被公爹揉搓了一會兒,就有點扛不住了,竟然偷偷看向公爹褲襠。

 

見到那里已經再度頂起來了,她嚇一跳,生怕會發生之前在房間的那種事,氣喘吁吁的哀求道:“爸……你別揉了,我自己來好不好……”

 

劉江怎么會同意,看著兒媳婦嬌嫩的身軀,他還有了個新想法,立刻把手放在兒媳婦那里上摸了一把。

 

那滿是老繭的大手貼在自己那里,刺激的秦梅驚叫一聲,劇烈掙扎著要逃走。

 

啪!

 

劉江卻用濕透了的大手拍了一記那扭動不安的屁股,看著臀肉翻涌,心中激動,卻故意板著臉教訓道:“你跑什么,按摩需要精油,可是家里沒有了,我只能用你的水了,誰讓你這么多的?”

 

這話讓秦梅羞恥的恨不能暈過去,她感覺到溫熱的液體被公爹的大手抹勻在屁股上,更加抬不起頭,拼命的控制住,卻怎么也擋不住,反而越來越多。

 

劉江在兒媳婦又肥又圓的屁股上揉搓,讓他興奮的額頭都有青筋暴起。

 

畢竟他已經有很多年沒碰過女人了,而且面前的女人不光漂亮身材好,還是他的兒媳婦,那禁忌的關系,讓他有種異常的快感。

 

漸漸的,他有點扛不住了,看著兒媳婦不停痙攣的嬌軀,下身更加腫脹難忍了

“兒媳婦,你摔得似乎有點嚴重啊,我需要深入的幫你按摩一下!”

 

“不……不行……”

 

秦梅不傻,很清楚這所謂的深入刺激是什么,慌忙晃動著屁胡抗拒著。

 

劉江怎么會聽她的話,看著兒媳婦不斷晃動的肥臀,他立刻將自己的褲子脫下來。

 

秦梅見到那個恐怖的大家伙,更加害怕了,哭泣著向前爬走。

 

劉江控制住她的柳腰,沉聲道:“梅梅,你真的想變成植物人嗎!”

 

這話讓秦梅動作一頓,她哭著哀求:“可……可是爸……你真的不能進去啊……你是我的公爹……咱們這樣對的起你的兒子嗎……”

 

劉江皺著眉:“你怎么這么騷,我什么時候說要進去了!你難道不知道摔傷是需要熱敷的嗎,可是煮雞蛋的話需要等很久,我只能用這家伙幫你了!”

 

秦梅聽到這話,羞憤難當,她沒想到公爹竟然會罵自己騷!

 

可她看著公爹那里,發現頂端確實好像雞蛋一樣大,頓時心跳加速,有種迫不及待想要被那東西塞到下面的感覺。

 

劉江一手扶著她的柳腰,一手抓著那里湊過來,然后貼在了秦梅的尾椎上,頓時讓她一激靈。

 

確實,那滾燙的好像雞蛋的寶貝貼上來,讓秦梅感覺尾椎很是舒服。

 

但很快,劉江就開始輕輕動了起來,那里貼著秦梅的尾椎上下摩擦,甚至還往她的臀縫里鉆,不斷用頂端摩擦著。

 

秦梅感覺到那個東西將自己的屁股蛋子都撐開,在她身上一上一下的這么摩擦著,心尖兒都在顫抖,強烈的刺激讓她不斷的顫抖著,屁股也時不時的收縮,甚至有時候還會夾住那個東西,讓她羞恥異常,但心里真的很爽,甚至想要將那大家伙吸進里面去!

 

劉江感覺到那柔柔的兩瓣臀肉夾住自己,也爽的倒吸涼氣,隨后控制著自己的那里緩緩往下滑。

 

本來是摩擦著秦梅的臀縫,隨著劉江的下滑,那根滾燙的東西慢慢貼上了秦梅的關鍵點。

 

那地方被劉江的東西燙了一下,猛地收縮痙攣,秦梅更是呻吟一聲:“爸……你……”

 

“別動,這是按摩的關鍵時刻。”

 

劉江已經連理由都懶得編了,直接用頂端頂住了兒媳婦的洞口。

 

但他并沒有直接進去,因為他很清楚兒媳婦還會反抗,雖然她時不時的回頭看一眼,臉上也潮紅一片,可依然帶著抗拒。

 

劉江故意用那里輕輕觸碰了一下兒媳婦。

 

秦梅被刺激的張開嘴哼叫一聲,呼吸急促,下面的那個地方更是好像變成了缺水的魚兒,不停的開合著小嘴兒,也不知道是想要喝水,還是想要什么……

 

“爸……你不是按摩嗎?怎么……怎么……”

 

秦梅沒好意思說你干嘛碰我的那里。

 

劉江見到兒媳婦反應這樣大,當即又湊過去輕輕頂了一下,看著兒媳婦激動的仰起頭,笑呵呵的說道:“梅梅,我這是幫你減輕疼痛呢。”

 

秦梅眼中帶淚:“可……可你這分明是……”

 

劉江又頂了一下,這次更過分,竟是將洞口都頂開了一些,但又迅速離開,還故意問道:“我是什么?”

 

秦梅被公爹若即若離的弄得渾身難受,下面好像有無數的螞蟻在爬一樣,心中渴望無比,眼神也變的迷離,氣喘吁吁的哀求:“爸,你不要折磨我了好不好……你要是想進來……就……”

 

劉江裝作聽不清的樣子,故意往前湊,但這樣一來下面卻瞬間頂住了兒媳婦,他側著頭問道:“你說什么?”

 

秦梅被頂的猛然仰起頭,嬌軀緊繃,斷斷續續的說道:“我……我說……”

 

劉江故意皺眉的往前湊,下身也在一下一下的頂撞著秦梅的身體,他假裝道:“我聽不清,你再說什么?”

 

秦梅瞪大眼睛,雖然嘴巴張開,卻說不出話來了,因為她能感覺到,這個老男人已經緩緩的進入了自己…

蛟龍入洞,如魚躍滄海!

 

劉江正準備放開手來策馬奔騰的時候,門外響起了一陣急促的敲門聲,每一聲都好像敲在劉江的心上,讓他青筋暴露,恨不得殺了門外邊的人。

 

眼看自己就能和兒媳婦雙宿雙飛了,結果竟然有不長眼的來壞自己好事!

 

盡管氣,但又有什么用呢,敲門聲一響,秦梅就跟觸了電似得,立馬就縮了回去,接著還跑進房間把門反鎖了。

 

劉江只好無奈的穿上褲子,臉色不善的開門去。

 

這一開門,劉江臉色就變了,不耐煩的神色立馬下去,轉而滿臉笑容的開口說道:

 

“呦,是小張啊,怎么了,有什么事找你劉叔嗎?”

 

門外的漂亮張圓圓個頭高挑,穿著紫色吊帶睡裙,勉強蓋住圓潤的美臀,那雙豐腴白皙的修長玉腿更是讓劉江魂牽夢縈,恨不得撲上去狠狠的揉搓。

 

少婦名叫張圓圓,是兩個月前搬來樓上的鄰居,剛搬來總是遇到問題,而劉江正好是做水電工的,所以幫過她幾次,而劉江也因此對這個性感的張圓圓上了心。

 

“劉叔,你快幫我看看,我家隔三差五的就停電,這都好幾次了,你可一定要幫幫我!”

 

張圓圓嬌滴滴的撒嬌道。

 

這個女人很會利用自己的優勢,讓大多數男人都無法拒絕她的請求,當然劉江也不例外。

 

聽她這么說,感覺一雙眼睛都快黏在她身上了,也顧不上還在家中的漂亮兒媳婦,直接就點頭道:

 

“行,沒問題,等我去拿了工具包來就跟你上去!”

 

說完,屁顛屁顛的就跑回屋內拿好了工具。

 

進門后,劉江用萬用表在墻壁電箱那測量,也在跟這個性感成熟的小少婦套近乎聊天:“小張啊,你看我來幫你檢查好幾次了,怎么也沒見你老公?”

 

順手把香肩上掛著的吊帶整了一下,性感魅力的張圓圓說著:“我老公做業務的,經常出差不在家,要不然就不用我這么麻煩了。”

 

聽到這里劉江心里一動,一個陰暗的想法從心里冒出來。

 

“那很好啊,跑業務的都很賺錢。”劉江又找話題聊天。

 

張圓圓充滿風情的眉眼微微皺了一下,帶著一股子幽怨:“賺錢有什么用,一年到頭在外邊跑,聚少離多的。”

 

“那可惜嘍,你這么漂亮性感的大美女放在家里,他也真舍得。”劉江感慨了一句。

 

張圓圓白了他一眼,感覺這個五十多歲的老男人言語有點隨意,可被他這么夸贊漂亮性感,她的心里還是有些得意。

 

“小張啊,你一個人在家晚上不害怕嗎?”劉江扯著電線測通斷的時候,向張圓圓問著。

 

張圓圓點點頭:“習慣了,不過下雨打雷的時候還是會害怕。”

 

“來,幫我把工具包的尖嘴鉗遞給我。”劉江盤腿坐在光滑的瓷磚地面上拆線頭說著。

 

張圓圓走到工具包那,蹲在那翻找工具,蹲下來的時候,那圓潤的臀肉幾乎完全暴露,深紫色的性感睡裙下邊,襯托著她的臀肉那么的豐滿白皙,而且里邊的黑色內褲款式性感,緊緊包裹著她的美臀。

 

劉江轉頭直勾勾的看著她。

 

張圓圓找到了鉗子轉頭,哪知道他那雙炙熱的眼睛盯著自己,就好像一只野獸看一個獵物。

 

在她一愣的時候,劉江趕緊回過神來,點點頭說著:“對,就是那個。”

 

張圓圓突然有些緊張,抿著性感的紅唇款款走到劉江跟前。

 

劉江說話的時候一直用炙熱的眼睛色瞇瞇看著張圓圓,從她的腳腿到腰、一直向上看。

 

張圓圓彎下腰遞給了蹲在地上拆線頭的劉江。

 

他的眼睛一下子鉆進了她的睡裙領口里面,黑色的文胸把她的皮膚襯托的那么白皙嬌嫩。

 

吊帶睡裙性感又低胸,這一彎腰把張圓圓豐碩的圓球露了大半邊,擠出一道夸張的溝壑。

 

張圓圓緊張的直起身體趕緊用手捂著領口。

 

劉江尷尬的笑笑,眼睛轉移裝作忙活的時候,又盯著那張圓圓性感的水晶高跟涼拖和美足看了起來。

 

查了電箱也沒弄好,劉江看著廚房的燈有些發暗的痕跡,就讓她幫忙找個椅子來,想打開燈罩看一下。

 

張圓圓應著,轉身扭動著性感的腰臀搬來一把椅子。

 

劉江又查了下燈有沒有短路的地方,俯視偷看這張圓圓吊帶睡裙大開的領口,白皙的溝壑那么深,劉江甚至想著要是夾住自己的話那該多爽。

 

張圓圓抬頭看著椅子上的劉江。

 

正巧看到劉江俯視著自己領口深處,心慌意亂中才發現劉江的褲襠高高的搭起了一個大帳篷,那夸張的帳篷,看的張圓圓心驚肉跳的。

 

張圓圓忍不住氣惱,在心里暗罵劉江太下流。

 

可她還忍不住心里感嘆那東西真夠大的,比他老公的可大了太多。

 

劉江被張圓圓發現了偷窺,臉色泛紅有些發燙,背轉身把燈罩又恢復好。

 

劉江下來椅子又去電閘那,在廚房跟張圓圓錯身而過的時候,狹窄的空間里,劉江故意側身從她身后蹭了過去。

 

那一瞬間劉江美妙的渾身酥麻,身體反應更加強烈。

 

而張圓圓在被劉江有意從后邊頂蹭了一下后,性感誘惑的她渾身緊繃顫抖了一下。

 

張圓圓的面色臊紅,剛才那如同觸電的酥麻感覺,差點讓她不爭氣的哼出來。

 

她狐疑的看了一眼劉江的背影,也不知道他到底是不是故意的。

 

接下來張圓圓不好意思再跟著劉江,總是感覺這家伙不正經。

 

忙碌很久,劉江見她羞臊的躲一邊去了,忍不住說著:“小張,你能不能幫我接杯水?檢查這么久了,口干舌燥的。”

 

客廳的張圓圓答應著,然后起身用紙杯幫老王去接水。

 

彎腰在飲水機那邊,劉江直勾勾的盯著小少婦的動作,彎腰翹臀之間曲線畢露,看起來那么誘惑,圓潤如蜜桃美臀讓劉江總是貪婪的看不夠。

 

剛才在家里就滿腔怒火無處發泄了,現在看著這個性感誘惑的小少婦,身體反應劇烈的快要爆炸了。

 

張圓圓端來水帶給了劉江,這次他的褲襠鼓起來的更加夸張,可他跟張圓圓面對面站著,沒任何掩飾身體反應的動作。

 

“劉叔,查出來哪里的毛病沒有?”張圓圓把額前的秀發梳攏到耳根后,那雙漂亮的眼睛不時的向老王的褲襠大帳篷看一眼,漂亮迷人的臉龐愈發的紅潤。

 

“短路的地方還沒查出來,一會兒再去臥室看看。”老王喝著水,那雙眼睛就沒離開過張圓圓的身體。

 

放下杯子去臥室查了一會兒,趁著張圓圓不好意思跟他獨處一室,劉江又偷看了幾眼衣櫥,衣櫥里放著的內褲和絲襪款式性感火辣,可惜房間門沒關,老王心癢癢也不敢動。

 

在臥室里總算查出來問題了,而且這個帶來問題的東西讓劉江很感興趣。

 

把電源斷掉之后,劉江喊張圓圓來到了臥室。

 

張圓圓疑惑的走進臥室里,在這里跟別的男人待著,總讓她感覺很有些心里慌亂。

 

她感覺自己在陌生男人面前,身體的燥熱有些羞恥,剛才被這個粗魯男人的炙熱目光注視下,張圓圓心跳加快,呼吸都不順暢

“妹子,你們怎么把攝像頭裝這了?之前我還沒注意呢,這看起來沒經驗的人裝的,裝的亂七八糟,有的線虛接有黏連的地方,所以電源不穩定,偶爾接地會短路跳閘。”劉江拿著拆下來的針孔攝像頭跟少-婦說著。

 

張圓圓不可置信的把攝像頭拿在手里,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突然之間眼眶都紅了起來。

 

她一下子撲倒在床上,委屈的捂著俏臉哭了起來,這突然情況讓劉江措手不及。

 

該不會是她老公懷疑她,偷偷在家里裝了攝像頭,想驗證一下這個性感少婦有沒有出軌吧?

 

劉江盯著張圓圓成熟韻味的身體在猜測。

 

“妹子,你這是怎么了?這攝像頭我給你拆下來了,之前的線路也都給你恢復了,應該不會再跳閘了。”劉江緩緩邁動腳步,走到了張圓圓面前,直勾勾的看著她性感的美背與翹臀。

 

“沒想到是這樣,肯定是我老公不放心我偷偷裝的,他為什么這么對我,這事情真是把我的心都傷透了。”張圓圓帶著哭腔,似乎煩悶委屈的情緒無處發泄。

 

劉江已經坐到了她的床邊,看著面前的火辣身體觸手可及,強烈的欲望在不斷的驅使著他想要享受一下這個魅力的小少婦。

 

欲望的燃燒,讓劉江的膽子變大,他裝作安慰張圓圓的時候把粗糙的大手放在了她柔滑白皙的肩膀上。

 

一邊用手掌享受美妙的觸感,一邊假裝安慰這個女人,被自己心愛的老公懷疑,用這樣的方式偷偷防備自己,張圓圓氣惱委屈之下,根本沒在意老王那只大手在她的肩膀后背上慢慢的游走。

 

摸著摸著,劉江的膽子越來越大,手開始不老實的往少婦性感美臀的邊緣上游走。

 

圓潤的兩瓣臀肉高高翹起,因為睡裙很短,劉江一撩就露出了些許白皙臀肉,配上白皙的玉腿看起來那么的誘惑,蠻腰跟豐臀的沖擊下,愈發顯得高聳的美臀性感十足。

 

劉江手上動作不停,甚至感覺頭皮都快炸開,身體的充血在不斷的變得強烈。

 

恍惚之中,劉江的呼吸變得急促,就連那雙直勾勾的眼睛也變得有些泛紅,像極了一頭發情的公牛。

 

而小少婦好像也發現了他的異樣,但劉江若即若離的撫弄讓空曠許久的她頗為享受,這時候也只是羞紅著臉象征性的掙扎了一下。

 

而這一刻,劉江感受到了她并不是很抗拒的內心,內心的火苗一下子躥高了,一把把這個性感火辣的少婦反身撲倒在床上。

 

當身體跟這個美妙的身體緊貼在一起的時候,劉江感受著少婦臀縫的美妙,正好卡住自己的分身,他滿足的哼了一聲。

 

張圓圓本來只是想感受一下被男人撫摸的快感的,但她做夢都沒想到劉江會這么大膽,只感覺一個明顯的東西狠狠抵在自己的屁股上。

 

汗味和男人獨有的氣息傳來,張圓圓短時慌了,開始掙扎叫喊起來:“劉叔,你在干什么?快放開我,我老公很快就要回來啦。

 

你要是亂來我可就喊人了,到時候讓警察把你抓走送進監獄去。”

 

張圓圓掙扎著想推開壓在身上的劉江,她最后一句話讓劉江真的有些怕了。

 

但多年的單身漢,看到性感的女人,那種欲望的強烈是別人體會不到的。

 

劉江身下繼續壓在少婦的翹臀上研磨,享受美妙滋味的同時,一邊貼在她耳邊蠱惑道:

 

“圓圓,你真性感,我第一次見你就忘不了你,我想你快想瘋了,沒見過你這么性感迷人的娘們,讓我滿足一次好嗎?我保證不跟任何人說,你肯定也很想吧?你看你都濕成什么樣子了。”

 

張圓圓聽了這話其實也有些動搖,老公常年出差不在家,她已經很久沒有體會過這種快樂了,今天臥室里發現的攝像頭也讓她知道丈夫對自己的不信任,這時候干出這種事,總是讓她有一種報復的快感!

 

你不是覺得我會出軌嗎,那我就真出給你看!

 

這時候她感覺睡裙被撩起,一直冰涼還帶著粗糙質感的手掌鉆了進去,身體那種止不住的興奮感覺也開始變得強烈。

 

劉江興奮無比的把手放進去,可以感受到張圓圓已經慢慢的迎合了起來,他便更加興奮的向少婦的深處伸手。

 

啊的一聲叫喊,少-婦的聲音竟然帶上了顫抖,那種酥麻的感覺更像是一種誘惑。

 

張圓圓的雪白柔軟被劉江一只手緊緊握在上邊野蠻的搓揉。

 

劉江劇烈的呼吸著,這一刻他額頭的青筋都冒了出來。

 

感受著女人的動作越來越配合,但叫喊的聲音也越來越大,劉江怕被人聽到了,趕緊伸出嘴巴堵住了少婦性感的紅唇。

 

滋味那么軟,那么美,劉江一邊瘋狂親吻著女人的紅唇,一邊抬手,沒多大用力,很容易就把身下少婦的吊帶睡裙給撕扯了下來。

 

劉江現在就像是一頭發情的野獸,迫不及待的把小少婦渾圓的美臀上的小褲褲撥到一邊,快速的拉開拉鏈。

 

接下來劉江快速的握著調整角度,然后抵在了少婦美妙到極致的臀縫上,在這極致的興奮中,劉江幾乎美妙的全身顫抖。

>>>>完整章節全文在線閱讀 <<<<

Copyright © 2020 中國丘比特網 All Rights Reserved.
塑料大棚种菜赚钱吗 时时彩软件杀百十位 宁波炒股配资平台 安徽十一选五走势图表 黑龙江十一选五任五走势图一定牛 炒股的app 云南快乐十分开奖结果走势一定牛云南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贵州十一选五基本走势图表3D 证券配资 越大配资 2019股票配资平台哪个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