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丘比特網

qq個性簽名 qq傷感簽名 qq情侶簽名 qq搞笑簽名 非主流簽名

您現在所的位置: - 個性簽名 - qq個性簽名 - 內容詳情頁

聞她的內褲小說|一天高潮四次還想要

中國丘比特網 / 發表于2020-04-30 17:33:15 / 歸屬于qq個性簽名 / 本文已影響

    “張醫生,人家這里好癢怎么辦?”

 

 

莫曉梅最近覺得兩腿間很不舒服,一開始她懷疑是去地里除草被蟲子咬了,可是幾天下來,她每天晚上都會做夢,醒來后,兩腿間那塊芳草地就會奇癢無比,而且濕漉漉的。

 

 

望著有些嬌羞,兩眼水靈靈的莫曉梅,老張不免心動了。

 

 

莫曉梅是村長的姑娘,今年不到二十歲,還是個黃花大閨女,在村里出了名的美少女。

 

 

很多青年小伙子都想追求她,但是村長眼光高,看不上。

 

 

老張作為村里的唯一的男醫生,平時借著看病的機會,看過不少村里女人的屁股。

 

 

但是對莫曉梅這個粉嫩白皙的大姑娘,他還是很渴望接觸一下的。

 

 

今天終于送上門來了,老張心里打起了算盤。

 

 

他一眼就看出來,莫曉梅這是做了春夢,到了情竇初開的年齡,想男人了。

 

 

“這里癢嗎,還是這里?”

 

 

老張讓莫曉梅坐下來,為了方便,他把門關上了,伸手在莫曉梅的大腿上摸了摸,很滑膩,又朝裙子里摸了一下。

 

 

“哎呀,就是這里,好癢的,張醫生,怎么辦才好。”

 

 

莫曉梅心慌意亂的,本來兩腿間就癢,讓老張的手碰了碰,好像更癢了,連忙夾緊兩腿。

 

 

這里是偏僻的大山村,信息不發達,即便是村長的女兒,也沒讀什么書,全都是靠種地為生。

 

 

像莫曉梅這樣年齡的姑娘,很多不懂男女之事。

 

 

這也是老張在這里當醫生的原因之一,樂得其所。

 

 

“你最近做夢,是不是有什么東西碰你的腿還有胸部?”

 

 

老張一本正經的,欣賞著莫曉梅年輕漂亮的好身段。

 

 

她發育的真好,皮膚又很白嫩,嬌羞的臉蛋更是誘人,讓人想要親幾口。

 

 

“哎呀,張醫生你真的是神了,你咋知道的呀?”

 

 

莫曉梅很吃驚,她認為自己來對地方了,雖然癢的那個位置很羞于啟齒,但是,她也沒辦法才來看醫生的,現在聽老張這樣說,和夢里對上了,忽然變得欣喜,也沒有那么多顧慮了。

 

 

“還有什么,你要如實告訴我。”老張暗暗好笑,一個小丫頭片子還不好哄?

 

 

他可是五十好幾的男人了,什么女人沒見識過。

 

 

只是幾年前老伴走后,他就很難熬了,身體很硬朗,那方面的需求依然很強烈,卻苦于沒有女人陪床。

 

 

原本想來這大山村,安安靜靜的度過余生,沒想到卻發現這里景美女人更美,激發了他的興趣和欲望。

 

 

“那個,不好意思說嘛。”莫曉梅咬了咬紅唇,想起兩腿間的癢處,感到很害羞。

 

 

老張當然明白了,就說道:“你把手給我看看。”

 

 

“干啥?我媽說,不能讓男的隨便碰呢。”莫曉梅有點嬌羞,雖然沒什么學問,但是也知道,女人的手不能讓男人隨便摸的。

 

 

“看病呢,給你檢查啊,你亂想什么呢?你媽能干,你讓她給你止癢,別來找我。”老張故意嚇唬她,板著臉假裝生氣。

 

 

“別,別呀,是我想多了,給。”

 

 

莫曉梅急了,連忙把手遞過去。

 

 

老張暗暗高興,小丫頭,還搞不定你了?

 

 

他一把抓住了,撫摸著她細滑的小嫩手。

 

 

年輕就是好啊,多光滑多粉嫩,立刻激發了他的沖動,握著少女的手,簡直好像忽然間回到了初戀的時候,青春煥發。

 

 

“那個,張醫生,檢查出來了嗎?”

 

 

莫曉梅被老張摸的癢癢的,反而覺得兩腿間更難受了,俏臉紅撲撲的。

“只能初步確定,那個,還需要進一步檢查的。”

 

 

老張瞇著眼,有些舍不得的松開了她的手,免得她懷疑自己的企圖。

 

 

“還要咋檢查?”莫曉梅眨著大眼睛問。

 

 

老張盯著莫曉梅鼓鼓的胸脯,吞了吞口水,她穿的嚴實,看不見乳溝,但是可以想象到,是多么的粉嫩雪白,握在手里,肯定別有一番滋味在心頭。

 

 

“我問你,你這里是不是很漲?”老張指著她的胸脯。

 

 

莫曉梅用手捂了捂,睜大了杏眼,連忙點頭。

 

 

“你簡直神了呀,這你都知道呀,我真是找對人了。”

 

 

此刻,莫曉梅簡直對老張佩服的不要不要的。

 

 

“那當然了,全村老少都找我治病,我還能看走眼,你要想好起來,得讓我檢查胸部。”

 

 

老張覺得自己這樣做有點不道德,可是他實在忍不住這少女的誘惑。

 

 

“啊,這里,要脫了衣服看嗎?”莫曉梅感到羞澀,很難為情。

 

 

“那當然了,隔著衣服我怎么檢查?”老張故作生氣。

 

 

“不,不好吧,我娘說,這里,只能給未來丈夫看,你又不是我男人怎么行。”莫曉梅驚慌失措。

 

 

老張自然不肯就此罷休,立刻一瞪眼,氣惱的說道:“我實話告訴你,你這個病很嚴重,不給我檢查那里,你會疼死癢死的,算了算了,你走吧,免得你胡思亂想,我要睡覺了。”

 

 

莫曉梅見老張生氣了,一聽那話嚇壞了,連忙搖頭。

 文學

 

 

“別,我,我可不想死,張醫生你要救救我呀。”

 

 

“你回去找你娘去,免得說我不該看你那里,你死不死跟我有什么關系,我給你說半天,沒收你錢呢。”老張扭過頭去。

 

 

“啊,不要,那我求你了還不行嗎,我這就脫了衣服給你檢查。”

 

 

莫曉梅哪兒知道老張在嚇唬她呢,她只覺得自己真的要死了呢,立刻把上衣脫下來了。

 

 

很快,她上身只剩下一個裹胸布,纏著她雪白豐滿的胸脯。

 

 

老張一下就看傻眼了,果然,比想象的還要好看。

 

 

他的手有點發抖,伸過去摸,隔著裹胸布,都可以感受到柔軟和飽滿。

 

 

莫曉梅喉嚨里嗯了一聲,非常的銷魂。

 

 

她紅著臉,閉著眼,嬌羞的不行。

 

 

“那個,張醫生呀,檢查好了嗎?”

 

 

被老張揉著胸脯,莫曉梅覺得渾身都癢了。

 

 

“沒有呢,你現在什么感覺?”老張加大了手上的力道,盯著莫曉梅的胸,感覺兩只白兔隨時會跳出來。

 

 

“我,我覺得更癢了,好難受呢,哎呀張醫生我是不是要死了呢。”莫曉梅沒有被男人這樣摸過揉過,是第一次,所以根本無法形容,她還下意識的用手在兩腿間撓了撓,那里好像又濕了。

 

 

“的確有點嚴重啊,我要仔細檢查清楚,所以,你要把裹胸布也脫了,最好,連裙子也脫了,我給你做全身檢查。要不然我幫你吧。”

 

 

老張有點迫不及待了,渾身燥熱,褲子已經頂起來了,真想抱著莫曉梅親個夠。

 

 

他開始扯她的裹胸布,不滿足隔著衣服摸,甚至,很想看看她兩腿間的芳草地,少女的身子,肯定別有一番美麗啊,想想他就激動不已。

 

 

“好,我,我自己來。”

 

 

被老張嚇唬住的莫曉梅,現在簡直是言聽計從了,慢慢的把她胸前的裹胸布扯下來了。

 

 

老張咕咚一聲吞了口水,盯著莫曉梅的胸,眼睛都直了。

 

 

那一層布條落下來后,圓滾白皙的雙峰,慢慢的彈跳在了眼簾,白里透紅……

老張緊盯著莫曉梅的胸前,迫不及待的,兩手去握住了,慢慢的摩擦起來。

 

 

莫曉梅臉頰緋紅,眼神有些迷離,喉嚨里忍不住發出嚶嚶聲。

 

 

“嗯,你弄疼人家了。”

 

 

老張心里暗喜,這姑娘果然不懂男女之事,都這樣了還不拒絕,看樣子有戲。

 

 

使勁的用手捏了捏她胸前的粉紅櫻桃,簡直熟透的水蜜桃啊,老張忍不住想咬一口。

 

 

但是又不能直接這樣弄,擔心莫曉梅懷疑。

 

 

“你現在是不是覺得這里漲漲的呢?”老張邊揉邊問。

 

 

“對呀,有些難受,我這是怎么了呀?”莫曉梅眨著水汪汪的大眼睛,有些害怕。

 

 

“你這里面,染了病,有毒素在作怪,需要吸出來,用手還不行,得用嘴巴。”

 

 

老張揉搓著莫曉梅的酥胸,觀察她的反應。

 

 

“啊,可,可要怎么吸呢,你幫我嗎,這樣不太好吧?”

 

 

莫曉梅害羞了,可是又擔驚受怕。

 

 

“我幫你的話,的確是不太好,你一個姑娘家家的,不方便吧,但是我是為了給你治病,你要是嫌棄我這個糟老頭子,那算了,回去自己弄去,不過,你要是弄不好,這毒素會傳染全身上下,到時候你無藥可救了呢。”

 

 

老張欲擒故縱,干脆松開了她的雙峰,假裝一本正經。

 

 

莫曉梅被嚇的不輕。

 

 

“別,別呀,人家不會弄,那要不,你幫我吧,我不嫌棄你,我不想傳染了。”

 

 

“這可是你說的,那好吧,你把眼睛閉上。”

 

 

老張暗暗欣喜,又一次握著莫曉梅雪白的兩只乳兔,低頭就含著了上面的櫻桃,緩緩的吸允著。

 

 

“嗯,呀,有點疼,你輕點張醫生。”

 

 

莫曉梅又羞又急,她很聽話的閉著眼,覺得那里癢酥酥的。

 

 

被老張那樣弄,軟綿綿的麻麻的,說不出來的感覺。

 

 

好像有些舒服,又有點難為情。

 

 

她不停提醒自己,這是為了治病排毒。

 

 

老張見她臉頰通紅,嘴唇紅潤,渾身發抖了,越發的來了欲望。

 

 

褲子漲的頂起來了,忍不住隔著衣服磨蹭她的腿。

 

 

少女的香味撲面而來,她那柔軟有彈性的胸部,在他的把玩之下,變換著形狀。

 

 

讓他幾乎是無法自拔,忍不住摟著她的小蠻腰。

 

 

他的手,朝她的大腿摸過去,想去摸她的屁股。

 

 

“哎呀,你干什么呀張醫生?”

 

 

莫曉梅那里當然最敏感了,連忙夾住兩腿,緊張起來,睜開眼了。

 

 

“別動,你身上的毒素開始蔓延了,不要說話,你看看,你嘴唇都變色了,我要幫你把毒素吸出來,從你的嘴唇開始。”

 

 

老張其實是想吻莫曉梅,少女的吻,肯定特別有味道,他很渴望。

 

 

“噢,好的,知道了。”

 

 

莫曉梅又閉著眼,老張吞了吞口水,湊到她紅潤的唇邊,立刻吻了上去。

 

 

又濕潤又芬芳,她開始嬌喘了起來。

 

 

“嗯,嗯。”

 

 

莫曉梅被吻了,覺得嘴唇軟麻麻的,帶著老張的口氣,不由皺眉,喉嚨里發出呻吟。

 

 

老張不滿足這些,想要她的小舌頭,可是她的嘴唇抿著,牙齒咬的很緊,看樣子很緊張。

 

 

“放松,你嘴里也有毒素了,把舌頭伸出來,我幫你排毒。要不然你會死的。”

 

 

老張連哄帶騙。

 

 

莫曉梅不想死,猶豫了一下,聽話的伸出了小舌頭。

老張直接輕咬著莫曉梅的舌頭,把他的舌頭也伸出來,吸允著,不停的吻著。

 

 

果然很香甜,像是山村里花草的味道,甘甜可口又清晰自然。

 

 

讓老張有一些沉醉了,他邊揉著她的胸脯邊吻著她,感覺自己要爆炸了,忍不住朝莫曉梅的兩腿之間頂著。

 

 

“哎呀,什么東西。”

 

 

莫曉梅隔著衣服,感受到老張褲子里硬邦邦的,還很火熱,她慌了,趕快伸手推開。

 

 

老張有點心虛,松開了莫曉梅。

 

 

“我這是給你解毒呢,你躺下來。”

 

 

看著莫曉梅嬌羞無比,清純可人的樣子,老張心一橫,反正機會就在眼前,不能錯過。

 

 

干脆一不做二不休,來個干脆的,到底是要瞧瞧,這年輕姑娘的身子。

 

 

莫曉梅躺下來了,眨了眨大眼睛,下意識的用手捂著胸。

 

 

“張醫生,現在要怎么樣嘛。”

 

 

“我發現,毒素已經蔓延到你的兩腿間了,你自己摸摸看,是不是很濕潤?”

 

 

老張敢肯定,莫曉梅沒有經驗,也沒有被男人弄過,被自己剛才這么挑逗調情,兩腿間應該早就濕淋淋了。

 

 

莫曉梅點點頭,伸手到裙子里,摸到內褲里,果然是濕了,她以為是毒,嚇的一哆嗦。

 

 

“哎呀,真的有,我做夢的時候就有,張醫生這怎么回事。”

 

 

“別害怕,這是你身上的毒,我要檢查一下你那里,才可以確定。”

 

 

“怎么,怎么檢查呀?”

 

 

“當然是要脫了內褲。”老張盯著她兩腿間看,心里也是砰砰跳,不知道她會不會愿意。

 

 

“啊,那怎么好意思,我媽說這里只能給自己老公看的。”莫曉梅嬌羞的閉了閉眼睛。

 

 

“我知道啊,所以我不勉強你,但是,你想想看,是你的命重要,還是什么呢,如果你覺得為難,我可以不幫你檢查,但萬一你有事就不能怪我。”

 

 

聽老張這樣說,莫曉梅頓時六神無主,恐懼戰勝了嬌羞。

 

 

“好,好,我脫了讓你檢查。”

 

 

莫曉梅又羞又急,慢慢的,把手放在裙子上,先把裙子褪去了,兩腿間就只有一個小褲衩包裹著。

 

 

褲衩上,還濕了一片。

 

 

老張非?释匆娝齼赏乳g的芳草地,那里肯定和年紀大的女人不一樣,應該會很美的。

 

 

“快點吧,不要讓毒擴散了,我到時候也沒辦法,給我檢查。”

 

 

老張催了起來,免得夜長夢多,趁著她還糊涂的時候,要趁熱打鐵。

 

 

“嗯,這就脫呢。”

 

 

莫曉梅滿面羞紅,閉著眼,緩緩的,把她的內褲朝大腿退了下去。

 

 

老張只覺得熱血沸騰,瞪大眼睛,盯著莫曉梅那雪白的兩腿間。

 

 

終于,莫曉梅把內褲退下去了,露出了少女的芳草地。

 

 

好漂亮,不愧是少女,這里沒有被人碰過,還是一塊禁地。

 

 

干凈又粉嫩,而且居然寸草不生,是光溜溜的。

 

 

果然,很純潔啊,這姑娘,就是傳說中的白虎了吧。

 

 

老張感到很激動,他還是第一次看見,成熟的大姑娘,兩腿之間長的是這樣的。

 

 

很美很動人,他幾乎忍不住,想要過去,占有莫曉梅,得到這個人如花似玉的姑娘。

 

 

“那個,張醫生,你別那樣看人家嘛,好難為情的,你開始檢查吧。。”

 

 

莫曉梅雖然萬分羞澀,可是她不停提醒自己,這是為了治病,為了給自己排毒。

 

 

“好,好,非常好,我這就開始了,你要忍著點。”

老張裝模作樣的,為了不讓莫曉梅起疑心,他故意弄了一點潤滑油一樣的東西,涂抹在了莫曉梅的兩腿間,用手輕輕的在她粉嫩的芳草地上摩擦著,緩緩的,感受這年輕美女的身子。

 

 

“嗯,好癢呀,張醫生,你越弄我越癢了,怎么回事嘛。”莫曉梅夾緊了雙腿。

 

 

“這是正常的反應,是在排毒呢,你忍著點,很快就會舒服一些了。”

 

 

老張喘著粗氣,激動的手發抖。

 

 

他在外面摸索了一番后,自然不滿足,他褲子里的東西,已經膨脹的不行了,簡直快要頂破褲子了。

 

 

他迫切的想要和莫曉梅歡愛,他需要發泄。

 

 

這兩年憋的太久了,實在是很難受。

 

 

于是他把手指伸到了莫曉梅的身子里,慢慢的動了起來。

 

 

“啊,不行,張醫生,你弄的人家有點疼了,更癢了。”

 

 

莫曉梅身子發抖,那里才沒有被人那樣對待過,她滿面羞紅,只覺得兩腿間更加濕潤了。

 

 

“忍著點,別出聲,馬上就好了。”

 

 

老張真擔心她叫出來,讓村里人聽見了,那還得了,尤其是她爸爸村長要是發現了,估計要把老張給扒皮抽筋呢。

 

 

莫曉梅咬緊了紅唇,渾身香汗淋漓,她不知道是老張在挑逗自己的身子,只是感受到很酥麻,渾身軟綿綿的,嬌喘著快出不了氣了。

 

 

大概是處于一種本能,居然按住了老張的手,夾緊了腿磨蹭起來。

 

 

看著她眼神迷離的樣子,老張知道,莫曉梅被自己弄的動情了。

 

 

這可是最好對她下手的機會了,干脆狠狠的做一次,占有她這個年輕的身體。

 

 

“嗯,啊,張醫生,我怎么覺得那里更癢了呀,好難受,我這是怎么了,毒排出來了嗎。”莫曉梅緊張的問。

 

 

老張想了想,說道:“還差一些,也是最關鍵的一步,就是不知道,你是不是愿意。”

 

 

“你說,你讓我做什么,我都配合,只要可以治好我。”

 

 

“你爬著,背對著我,把眼睛閉上,剩下的事,交給我來就行了。”

 

 

老張摟著她的小蠻腰,心里暗喜,從后面她就看不見他在做什么了。

 

 

莫曉梅點點頭,翻過身來,爬在了床沿上,兩腿夾在一起,翹臀對著老張,然后閉著眼。

 

 

“好了,張醫生,你可以開始了。”

 

 

老張心砰砰跳,莫曉梅的背影太美了,她那渾圓的屁股,雪白的肌膚,光滑的脊背,時刻都在誘惑著他。

 

 

他緊張的過去看了看門窗,都關好了,他這才過來,輕輕的摟著莫曉梅的小蠻腰,緩緩的撫摸著她的翹臀,然后伸手在前面揉搓著她那飽滿的酥胸。

 

 

隨后,他急切的把褲子脫了,把自己的那根粗壯的東西拿出來了,緩緩的在后面,磨蹭著莫曉梅的兩腿間,試圖朝她的身子進入。

 

 

“啊,好熱,好燙,張醫生你在干什么呀?”

 

 

莫曉梅覺得不對勁,回頭看了看,發現老張兩腿間那根粗大的東西,嚇的臉色一變,非常緊張。

 

 

老張也有點擔心,趕快捂著,這時候,要是莫曉梅說他是臭流氓,村里人知道了,他就完蛋了。

 

 

莫曉梅也是正要大叫呢,老張靈機一動,立刻捂著她的嘴巴。

“別吵了,你知不知道,我都是為了你?”

 

 

莫曉梅立刻推開他的手。

 

 

“為了我,張醫生,什么意思呀。”

 

 

“你難道不知道,為了給你排毒,我被感染了,你看我這里,都腫了,你沒發現嗎?”

 

 

老張干脆把他的那根東西展示給莫曉梅看,假裝問心無愧。

 

 

莫曉梅一愣,想了想,好像有道理。

 

 

這大山村里很封建,莫曉梅只見過小男孩的下面,非常的細軟,像老張這樣粗大的她還是第一次見。

 

 

被老張這樣忽悠,她居然認同了。

 

 

“哎呀,對不起張醫生,是我害了你,那可怎么辦?你會不會也死了。”莫曉梅眨著單純的大眼睛。

 

 

“當然了,我這要是不排毒,我也會死的,哎。”老張假裝很難過。

 

 

“那你要怎么排毒?”莫曉梅問。

 

 

“這個,恐怕需要你幫忙,不知道你是不是愿意。”老張開始循循善誘,他知道莫曉梅被騙著了。

 

 

“你說,張醫生你幫了我,我應該回報你的。”莫曉梅立刻說道。

 

 

“有個辦法,非常見效,就是用你的嘴巴幫我消腫排毒,輕輕的咬著它,很快它就會好起來的,但是你一個年輕姑娘,恐怕不合適,還是讓我死了算了吧。”

 

 

老張說完故作悲傷,捂著額頭,坐下來嘆氣。

 

 

莫曉梅一聽,很快說道:“你不能死的,你死了,我也就沒人救了,張醫生我幫你就是了。”

 

 

老張沒想到莫曉梅居然同意了,他剛要說什么,莫曉梅居然蹲在了他的面前,張嘴就去含著他兩腿間的那根東西了。

 

 

但是莫曉梅顯然沒有經驗,而且老張的那玩意實在是粗大的很,她張嘴試了幾下沒能成功。

 

 

老張連忙扶著,讓她用手握住,教她該怎么做。

 

 

“嗯,我知道了。”

 

 

莫曉梅再次張開小嘴,伸出舌頭,朝老張那里慢慢的添了起來。

 

 

當莫曉梅含著老張的那東西后,老張只覺得渾身一陣酥麻,如同電流一樣,從她那溫軟的小嘴里傳遍了他的全身。

 

 

很濕滑很舒服,雖然她沒什么經驗,牙齒弄的他有點疼,但是特別的刺激。

 

 

老張看著她被塞滿的小嘴,愛撫的捧著她漂亮的臉蛋,伸手在她的酥胸上揉搓起來,他自己快樂的哼出來了,閉著眼很享受。

 

 

“張醫生,你怎么了,我弄疼你了嗎?”

 

 

莫曉梅吸允了一會兒后,發現老張那里還是粗大腫脹的,她有點急了,輕輕的吐出來了。

 

 

“沒,沒有,很好,你可以繼續呀。”老張很享受這種樂趣。

 

 

“人家嘴巴都酸了,可你也沒有好啊,是不是沒什么用,我根本不會,都怪我笨。”莫曉梅居然自責起來。

 

 

老張本來就是欲火焚身的,被她這樣用嘴弄了會兒,他越發的想得到莫曉梅了。

 

 

望著她兩腿間,那粉嫩的地帶,含苞待放,他很想去做她第一個男人。

 

 

“那個,你也別急,其實吧,還有個辦法,不過你可能會有點疼,不過,這個辦法呢,可以讓我們倆都康復好起來,我也不會腫了,你那里也不會癢了。”

 

 

老張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

 

 

“好呀,那你不早說呢,該怎么做呢?”

 

 

莫曉梅很開心。

 

 

“是這樣的,我這東西,要放在你的身體里。”老張說道。

 

 

“這樣呀,那怎么放進去,你這太大了,放我哪里?”莫曉梅感到很不解。

 

 

老張讓她把兩腿張開,指著她兩腿間那條肉縫,說道:“就是放在這里面就好了。”

 

 

“?可人家這里這么小,而且是尿的地方,你不覺得臟了嗎,怎么能放的下嘛。”莫曉梅越發的不解了。

 

 

“為了治病還嫌臟,那我怎么做醫生,所以我說有點疼,你要忍著點,慢慢的就放進去了。”

 

 

老張越說越興奮,已經忍不住挺著那東西,在她兩腿間磨蹭了。

 

 

“嗯,那好,我們試試吧,你要輕點。”

 

 

莫曉梅紅著臉,把兩腿張開了。

 

 

老張激動的快要爆炸了,立刻摟著她的兩腿,慢慢的把那東西對著她的兩腿間肉縫,緩緩的向里面挺入。

 

 

“啊,疼,好疼的,張醫生你弄疼人家了。”莫曉梅嬌羞的輕聲叫了起來。

 

 

“你忍忍,你看看,你這里更濕了,說明排毒效果很好,再堅持一下馬上就會好的。”

 

 

這個節骨眼上,老張可不想停下來,繼續哄著她。

 

 

莫曉梅咬緊嘴唇,額頭上的汗水打濕了烏黑的發絲,她疼的把眼睛閉上了,兩手緊緊的抓住老張的胳膊。

 

 

老張非常興奮,莫曉梅的下面那么緊,可能是他的太大,加上她全身發抖,他好不容易才進去了一丁點,莫曉梅立刻張著小嘴嬌喘起來。

老張激動不已,少女的身子,果然水嫩啊。

 

 

他憋了幾年,沒想到,今天可以吃到她這一顆嫩草。

 

 

他越來越膨脹,抱著莫曉梅雪白光滑的大腿,狠狠的朝她身子進入。

 

 

“啊,疼,疼呀,張醫生我忍不住了。”

 

 

莫曉梅開始呻吟叫了起來,下面一陣陣的收縮發抖,眼看老張就要完全進去了,她的手指抓破了老張的胳膊,想推開他,躲避。

 

 

老張卻壓的她更緊了,雖然只是進去一點,他已經舒服的欲仙欲死了。

 

 

就在老張奮不顧身,想狠狠的完全進去她身子里的時候。

 

 

外面突然響起了急促的敲門聲,嚇的老張連忙松開了莫曉梅。

 

 

他做賊心虛,連忙問道:“誰啊,誰在敲門?”

 

 

“是我,張醫生我好像感冒了頭疼腦熱,你給我看看。”

 

 

沒想到是莫曉梅的爹,村里的村長。

 

 

老張緊張的哆嗦下,連忙提上褲子。

 

 

看了看光溜溜的莫曉梅,連忙讓她把衣服穿上。

 

 

“你爹來了,快穿好,我去開門。”

 

 

“沒事的,你給我治病,我爹看見了還要感謝你呢。”莫曉梅居然也不慌。

 

 

這可把老張嚇壞了,連忙幫莫曉梅穿衣服,這姑娘也是太單純了吧,要是讓她爹村長看見了,非要弄死老張不可。

 

 

村長見里面沒動靜,就更加用力的敲門了。

 

 

剛才明明聽見有人在里面說話的,怎么回事。

 

 

“張醫生你在干什么啊,開門,再不開門,老子踢門了。”

 

 

村長脾氣出來了,本來頭就疼痛,頓時就急了。

 

 

拍了幾下門,立刻一腳踢開了。

 

 

這時候莫曉梅的衣服還沒有穿好呢,老張一下把被子給她身子蓋住了。

 

 

“曉梅,你怎么在這里,你們干什么呢?”

 

 

村長狐疑的盯著老張,發現莫曉梅臉頰紅潤,額頭都是汗水,不免懷疑起來。

 

 

“那個,我們,我……”

 

 

老張看村長氣勢洶洶的,非常心虛,一時間語無倫次。

 

 

村長走過來,揪住了老張的衣領,他是個暴脾氣,眼看要打人了。

 

 

“你說,老張,你跟我女兒關著門做什么?”

 

 

老張越發的心虛了,說不出話來。

 

 

村長抄起凳子要打他,好在莫曉梅突然喊了起來。

 

 

“爹,你干啥呢,張醫生給我看病呀。”

 

 

“看?那要關著門窗看?”村長怒吼著。

 

 

老張趕緊解釋道:“沒錯,是看病,她這是風寒啊,不能吹風,還要排毒,這是內分泌失調,引起的病癥……”

 

 

老張一陣忽悠,還說了好幾個醫學專用詞,聽的村長有點蒙圈了。

 

 

加上莫曉梅也幫忙說,村長總算沒怎么問了。

 

 

“以后你來看病,把你媽帶上,現在看好了沒有?”村長說道。

 文學

 

 

莫曉梅瞥了一眼老張,剛想說什么,老張很擔心她說漏嘴,連忙說道:“差不多了,再復診一次就好了,我現在幫你看病吧。”

 

 

村長點點頭,坐下來,讓莫曉梅回去。

 

 

莫曉梅在被子里把裙子提起來了,嬌羞的看了老張一眼。

 

 

“張醫生,那我什么時候來復診呢。”

 

 

“你有空就來吧,明后天都行。”

 

 

老張現在有點緊張,不好去看莫曉梅,生怕村長發現什么。

 

 

莫曉梅離開了,老張打算給村長開藥,突然發現,村長背后,還有莫曉梅的內褲,她剛才太匆忙,居然沒有穿。

 

 

老張嚇壞了,趕快用腳踩著,非常尷尬。

 

 

不過村長也沒有多逗留,老張給他開藥后,村長就走了。

 

 

老張松口氣,回味著剛才和莫曉梅親近的情景,還有些欲罷不能。

 

 

把莫曉梅的內褲撿起來,聞了聞,上面留著她少女的芳香。

 

 

老張不知不覺又覺得小腹發熱,非常的沖動。

 

 

剛才就差那么一點,就可以得到莫曉梅了,簡直太可惜了。

 

 

到了晚上,老張吃過飯,見村里沒人過來看病。

 

 

他準備去村里轉一轉。

 

 

不知不覺,走到了村長家門口,似乎有點擔心村長問他關于莫曉梅的事,就連忙加快腳步,準備走。

 

 

可怕什么來什么,沒想到,村長突然在門口叫他。

 

 

“老張,你過來。”

 

 

老張有些心虛,難不成,莫曉梅回家后,被村長問出什么了,這是要叫他去興師問罪。

 

 

老張扭頭就要跑,村長突然就過來,抓住了他的衣領。

 

 

“叫你沒聽見嗎,過來。”

 

 

老張心里咯噔一下,該不會他和莫曉梅的事被村長發現了吧。

 

 

他只好硬著頭皮,跟著村長到他家里去,已經做好被批評指責的心理準備了。

村長把老張拉到家里后,本來老張很緊張的,但是老張發現面前是一桌子菜。

 

 

“你來的正好啊老張,我正要吃晚飯,一塊喝點酒。”

 

 

村長忽然笑呵呵的。

 

 

老張有點意外,實在是沒想到。

 

 

“我吃過了。”老張客氣一下。

 

 

本來想走的,但是剛好,看見莫曉梅端著飯菜出來了,還拿了酒,親自給老張斟酒。

 

 

“張醫生,喝點吧,你幫了我們,給我們治病,感謝你還來不及呢,別客套了。”

 

 

看見莫曉梅,老張有些心動了,她似乎剛洗過澡,烏黑的秀發濕漉漉的,穿著薄薄的衣裙,她年輕的身材,讓老張很渴望,身上透著芳香。

 

 

老張有點舍不得走了,就坐了下來。

 

 

村長也很開心,跟老張喝了好幾杯酒。

 

 

“張醫生,你醫術很不錯啊,我這才吃了你的藥感冒就好了,無論如何,今天我們要多喝點,曉梅,再給張醫生倒酒。”

 

 

村長喝的有點多了,一杯接著一杯。

 

 

很快,村長就暈乎乎的,本來還想喝,沒想到,突然爬在桌子上醉了,開始打呼嚕。

 

 

老張微微一笑,推了推村長。

 

 

“我爹醉了呢,不好意思呢張醫生。”莫曉梅有些嬌羞。

 

 

“沒事,我也差不多了,該回去了。”

 

 

老張把村長扶到房間去,讓他睡覺。

 

 

村長已經醉的不省人事了,村長老婆只好去照顧村長,順便讓莫曉梅送一下老張。

 

 

“不必了,我自己回去就好,也沒幾步路。”

 

 

老張也有點暈,走路晃來晃去的。

 

 

莫曉梅跟著出來,把老張扶著。

 

 

“張醫生我送你嘛,你慢點。”

 

 

老張差點就倒了,一下抱住了莫曉梅。

 

 

頭直接鉆到了她的懷里,碰到了她的酥胸,軟綿綿的,香噴噴的。

 

 

老張頓時頭熱了,而莫曉梅也是面紅耳赤。

 

 

“哎呀,張醫生你還好吧。”

 

 

“沒,沒事,我就是走不穩了。”

 

 

本來老張就沒醉,他覺得趁著這個機會,剛好可以和莫曉梅親近一下。

 

 

“我送你回家吧。”

 

 

莫曉梅扶著老張,兩人路過了山腳下的一片樹林子,這里有一條小路,直通老張家里。

 

 

進了樹林子后,老張讓莫曉梅等他一會兒。

 

 

他去撒泡尿,之后覺得清醒了很多。

 

 

轉身回來,看著莫曉梅的背影,尤其是她挺翹的大屁股,他突然很沖動。

 

 

忍不住抱著莫曉梅,反正四下沒人,他趁機就在她胸前摸了起來,還去吻她。

 

 

“哎呀,張醫生你干嘛呢,別呀。”莫曉梅有點慌了。

 

 

“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我剛醉了頭暈站不穩了,扶你一下。”

 

 

老張擔心莫曉梅拒絕,就放開了她。

 

 

“沒事,我們快走吧。”莫曉梅又扶著老張,走到了林子深處。

 

 

四周黑咕隆咚的,老張忽然想到了什么,悄悄的撿了個石頭,直接扔到草叢里。

 

 

有一些動物和鳥,被嚇著了,頓時發出可怕的聲音來。

 

 

“啊,是什么呀,張醫生,好恐怖,我怕。”

 

 

莫曉梅很害怕,一下躲在了老張的懷里。

 

 

“不怕,沒事,有我在呢。”

 

 

老張暗暗高興,他就是故意嚇唬莫曉梅的。

 

 

趁著這機會,他伸手在她身上摸著,身體越來越沖動。

 

 

“嗯,張醫生,我不敢動了。”莫曉梅喉嚨里發出呻吟,又覺得渾身癢酥酥的。

 

 

老張覺得正是時候,或許又喝了酒,頭腦發熱更加渴望,靈機一動有了主意。

 

 

“曉梅啊,你身體好了嗎?”

 

 

“我,沒有呢,還是有些癢癢的,特別是你摸我這里的時候。”

 

 

莫曉梅不知道老張在打什么主意,反而很認真的回答問題。

 

 

“你想快點好起來嗎?”老張問。

 

 

“想呀,你不是說,還要讓我復查嗎?”莫曉梅說道。

 

 

“對,但是有個辦法,能夠讓你好的更快,你記得我跟你說過吧?”

 

 

老張邊說,邊用身子摩擦著莫曉梅,手在她兩腿間探索。

 

 

“嗯呢,你說,你把你那里放著我身子里,我就會徹底的好呢,剛好我爸來了,就沒有那樣弄。”

 

 

“對,就是這個意思,尤其是在這個林子里,你會好的更快。”

 

 

“在這里嗎,可是太黑了,我有些怕。”莫曉梅朝老張懷里鉆。

 

 

老張越來越控制不住了,把手伸到莫曉梅的衣服里,摸她的胸,揉捏著。

 

 

“沒關系,很快的,我幫你把衣服脫了,而且這林子里有一種草藥,可以讓你好的更快,只要幾分鐘,你就舒服了。”老張又開始哄她。

 

 

“真的嗎,那太好了,張醫生,那你來吧。”莫曉梅很開心的笑了笑。

 

 

老張讓她躺在草地上,他已經迫不及待了,喘著粗氣,直接把她的裙子給扒開了,又把她的內褲給拉下來了。

夜里看不見莫曉梅的樣子,但是手摸著她光滑的大腿,然后是大腿之間的那神秘禁地,老張激動的心快跳出來了。

 

 

為了抓緊時間,老張迅速的把褲子也脫了,壓在了莫曉梅的身上。

 

 

“嗯,你好重,張醫生,你干嘛壓著人家?”莫曉梅有點喘不過氣了,開始嬌喘。

 

 

“我這是在給你上藥呢,你別動啊。”

 

 

老張挺著他的那根東西,朝莫曉梅兩腿間進入著,試探了幾下后,發現莫曉梅那里已經很濕潤了。

 

 

他用手扶著,就朝她身子里前進。

 

 

“啊,好疼,張醫生,你在做什么呢。”莫曉梅忍不住叫了叫。

 

 

“別出聲,很快就好了。”

 

 

老張這時候恨不得快一點,但是莫曉梅兩腿間實在是很緊,他弄了幾下后,只進入了一半。

 

 

但是,少女的身子,是那么的溫暖濕滑,而且是那么的緊。

 

 

老張進去一點后,還沒有開始抽送,就感覺快要忍不住了。

 

 

“嗯,嗯,張醫生,人家那里好痛,你這是什么藥呀?”

 

 

莫曉梅又羞又急,皺著眉頭,伸手去摸老張胯下的那玩意兒。

 

 

“哎呀,張醫生你這里好大,怎么還在跳動?”

 

 

“是啊,我又被你感染了,你身上的毒素太多了,所以我們要快點。”

 

 

“噢,好的呢,那你輕點,我會忍著的。”莫曉梅緊緊抱著老張,做好了一切準備,渾身顫抖起來。

 

 

老張摟著莫曉梅的兩腿,使勁的挺了挺,卻頂到了一層膜,他很清楚,這就是莫曉梅的處女膜,他簡直太興奮了,沒想到,自己五十多了居然還能嘗到這么鮮嫩的美麗姑娘。

 

 

老張很清楚,只要再用一點力氣,就可以把莫曉梅變成一個女人了,奪取她的第一次貞操。

 

 

但是這個時候,莫曉梅疼的叫的很大聲,兩腿夾的非常緊,還推著老張。

 

 

“張醫生你別弄了,我好痛啊,你讓我歇會兒好不好嘛。”

 

 

都到這個節骨眼了,老張自然舍不得放開她。

 

 

“不行,現在是關鍵時刻,馬上你就不疼了,會完全康復的。”

 

 

老張邊說,邊要繼續頂。

 

 

“我不,我疼死了,你放開人家。”

 

 

莫曉梅咬了老張一口,她實在是很難受,身子被老張那東西深入的頂著,她感到非常莫名其妙的,從沒有過的一種體會。

 

 

老張疼的連忙松開她,莫曉梅趁機從他身下出來,趕快用手捂著兩腿間,眼淚在眼眶打轉。

 

 

老張卻不想放棄,抱著她,哄勸道,“剛剛明明就差一步就好了,你忍不住嗎。”

 

 

“人家很痛嗎,真的要休息會兒。”莫曉梅額頭上都是汗水。

 

 

老張心想這件事急不得,她要歇會兒就等著她。

 

 

只是他那里漲的厲害,特別的需要發泄。

 

 

“那好吧,我幫你按按,排排毒。”老張摟著莫曉梅,手在她身上摸著,從胸前摸到兩腿間,時不時的用身子蹭著她的腿。

 

 

這樣過了一會兒,老張簡直忍不住了。

 

 

“好了吧,我們繼續吧,你看這么晚了,你早點治好,早點回家睡覺。”

 

 

“嗯呢,知道了,可是你要慢點輕點呀,別弄的那么疼。”

 

 

莫曉梅乖巧的躺下來,慢慢的把兩腿分開了。

 

 

老張喜不自禁,這下,總算可以好好的跟她歡愛一場了,今晚要狠狠的發泄一次,得到這個年輕姑娘。

 

 

可是,老張剛挨著莫曉梅,突然附近有燈光在晃動。好像有人走過來了。

 

 

老張嚇一跳,趕快把褲子提上了,又把莫曉梅的裙子給她穿上了。

 

 

“怎么了張醫生?”莫曉梅起身看了看。

 

 

老張不好解釋,只好說道:“不知道是村里哪個人來了,看見了不太好。”

 

 

“沒事呀,你給人家治病,沒關系的。”莫曉梅一副天真無邪的樣子。

 

 

老張突然想到什么,莫曉梅太單純了,萬一她告訴她爹村長,那就完蛋了。

 

 

“你要記清楚,你這個病很特殊,容易傳染,只有我肯幫你,所以,你千萬不要告訴別人,我怎么給你治病的,誰都不能說,包括你爹,因為太危險了。”

 

 

莫曉梅嚇一跳,說道:“連我爹都不能說嗎?”

 

 

“對,只字不提,記住了嗎。”老張叮囑道。

 

 

“記住了,那我爹要是問,別人要是問,我怎么回答。”莫曉梅眨了眨大眼睛。

 

 

“你就說,你感冒了,因為別人知道你這病,會嫌棄你的,討厭你的,等我給你治好了,就沒事了。”老張說道。

 

 

“好,知道了,謝謝你想的這么周到,我差點告訴我爹了。”莫曉梅點點頭。

 

 

老張暗暗慶幸,他回頭看了看,村里有兩個人打著手電筒過來了。

 

 

“咦,張醫生,你們怎么在這里,做什么?”村里人有點納悶。

 

 

莫曉梅倒是很聰明,立刻扶著老張,怕村里人知道她的病,就說道:“張醫生在我家里跟我爹喝酒,有點醉了,我送他回去。”

 

 

“這樣啊,你一個姑娘家的,晚上別亂跑,黑燈瞎火的不安全,這樣吧張醫生,我們順道送你回家吧。”

 

 

村里人這樣說,老張暗暗氣惱,卻也不好多說。

 

 

看樣子,今晚是沒辦法繼續跟莫曉梅親近了,只好答應了。

 

 

莫曉梅也沒多想,就遠遠的說道:“張醫生,我感冒的事,明天再找你看病呀。”

 

 

“好,知道了回去吧。”老張又燃起了希望,很期待,明天快點到來。

 

 

莫曉梅回去后,村長還在打呼嚕,她關上門,脫了衣服,發現自己兩腿間很多亮晶晶的東西,而且還是癢酥酥的。

 

 

她更加擔心了,“看樣子,我這病更嚴重了,明天要趕緊找張醫生治一下才行呢。

莫曉梅一晚上又做了夢,這一次,她夢見了老張。

 

 

老張和她都沒穿衣服,老張親了她還摸了她,她覺得兩腿很癢,但是也很舒服。

 

 

一覺醒過來,發現天已經亮了。

 

 

莫曉梅發現內褲濕漉漉的,那里依然癢酥酥的。

>>>>完整章節全文在線閱讀 <<<<

Copyright © 2020 中國丘比特網 All Rights Reserved.
塑料大棚种菜赚钱吗 三肖三码期期中免费公开 pc蛋蛋怎么赚蛋最快 股票走趋势是什么意 2018能赚钱的网 天津麻将真人版官方免费下载 幸运农场开奖分布图 怎么知道是不是权重股 O01期平特三连肖 新天地棋牌游戏官网? 广东36选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