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丘比特網

qq個性簽名 qq傷感簽名 qq情侶簽名 qq搞笑簽名 非主流簽名

您現在所的位置: - 個性簽名 - qq個性簽名 - 內容詳情頁

放肆地探進超短裙|抽股縫sp文用鞭子抽股眼

中國丘比特網 / 發表于2020-04-30 17:25:07 / 歸屬于qq個性簽名 / 本文已影響

   “小根,你幫忙照看下玉兒,嫂子先去洗澡了!”

夜幕降臨,看到嫂子何杏兒端起盆朝屋后的衛生間走去,蹲在墻角玩螞蟻的王小根立刻一躍而起,躡手躡腳地跟了上去。

聽到衛生間傳出“嘩嘩”的水聲,他小心翼翼地繞到后面,蹲在墻根那排出氣孔前面,兩眼放光地湊了上去。

正在里面洗澡的何杏兒,根本想不到墻角會有一雙賊溜溜的眼睛。

因為她家的衛生間在院子里面,外面的院門關著,外人根本進不來。

至于王小根,從小就是個傻子,智力低下,不懂男女之事,何杏兒哪里會去防著自己這傻子小叔子。

“好白!”

透過墻上的幾個小洞,王小根一眼就看到了何杏兒那一絲不掛的嬌軀。

 文學

雖然她正背對著王小根打香皂,只能看到那修長的長腿、玉背,還有那兩抹若隱若現的輪廓,可依舊看得他喉嚨發干。

王小根以前的確是個傻子,可自從前些天他被人騙去爬樹摘果子,從樹上摔下來后,這腦瓜子就變靈光了,跟正常人無疑。

本來王小根還打算告訴何杏兒,可他發現何杏兒不管是喂奶還是洗澡都不防著他,甚至就連村里其他女人也是這樣后,嘗到甜頭的他哪里會去說。

看到何杏兒那雙玉手一邊打著肥皂,一邊在自己的嬌軀擦拭著,蹲在墻角的王小根看得那叫一個心癢難耐,身體不自覺就有了反應。

“嗯……嗯……”

可看著看著,王小根突然發現有些不對勁,何杏兒在打完香皂開始沖洗時,他竟然聽到了何杏兒的口中發出了一聲聲撩人的輕哼。

而且何杏兒的手,也不再像剛才那樣擦拭身體了,面對那兩條糾纏在一起的大長腿,還有那只放在胸前的玉手,王小根鼻血險些都噴出來了。

村里那些老娘們把他當成傻子,以前可沒少在他面前聊如何安撫自己寂寞的事。

所以看到何杏兒的動作,王小根瞬間就明白了她這是干什么!

何杏兒在十里八村出了名的漂亮,嫁給王小根他哥一年不到就生了個女兒,只可惜孩子剛滿月他哥就出了車禍,留下這孤兒寡母還有王小根這傻子小叔子。

自從新婚夜嘗到男人的滋味,何杏兒就發現自己那方面需求很強烈,只可惜男人死的早,讓她根本沒機會去好好滿足自己。

男人死了半年,雖然她一直克制自己的需求,可終究還是耐不住心中的寂寞。

要不然也不會洗個澡,就忍不住用手排解自己心中的空虛。

安撫著自己那躁動的需求,何杏兒突然想起了王小根,自己這小叔子雖然是個傻子,可長的眉清目秀,而且身子壯的就跟頭小牛犢子一樣,要是……

“!”

想到這,何杏兒心中一陣狂跳,忍不住微閉眼睛,那股子刺激感頓時讓她聲調提高了很多。

隨著這聲哼叫,趴在墻角朝里看的王小根一下激動了起來!

因為他竟然看到何杏兒將身子靠在了墻上,玉手順著平坦的小腹向下滑動,每移動一寸都撩動著他的心跳頻率。

在看到何杏兒將手伸向兩腿間時,王小根頓時感覺渾身的血液一下沸騰了……

看著那只緩緩移動的玉手,王小根瞳孔不自覺放大了許多。

他已經有些不滿足通過這幾個小洞窺視這香艷的一幕,恨不得直接將門打開,湊到跟前去,好好看看那只玉手下的風景。

“哇!”

可正當他兩眼火熱地看著這一幕時,前屋突然傳出了一聲嬰兒的啼哭聲。

而且聲音越來越大,叫得王小根那叫一個抓耳撓心。

這時候女兒的啼哭頓時讓何杏兒從那種迷醉的狀態中擺脫了出來,有些手忙腳亂地抓過掛在旁邊的衣服,簡單穿好就打開門朝前屋跑了過去。

正看到興頭上的王小根,那叫一個意猶未盡。

都到這關鍵的時刻了,自己那小侄女怎么來這出幺蛾子!

“小根,小根,你去哪了?”

王小根心里正不是滋味,突然聽到何杏兒在屋里叫自己,猶豫了下趕忙撒腿跑向前屋。

“小根,你去哪了!不是讓你照顧玉兒嗎,她哭成這樣你也不看看……”

看到王小根沖進屋子里,正抱著孩子的何杏兒立刻寒著臉就訓斥起來,可說著說著,她的聲音一下就小了,目光停在了王小根下面那。

剛才王小根蹲墻角那看得渾身熱血沸騰,而且他那家伙本就異于常人,反應這么強烈,導致現在的輪廓看起來還是很嚇人的。

“嫂子,我……我去尿尿了……”

面對何杏兒的斥責,王小根心中沒慌,可表面上卻做出一副委屈巴巴的樣子,不知有意還是無意,挺了挺那傲人的家伙。

本來何杏兒就是一時沖動,她也知道像王小根這種傻子哪里會照顧孩子。

現在看到王小根這委屈巴巴的樣子,特別是那傲人的家伙已經成功分散了她的注意力,她哪里還會去責怪王小根。

不舍地將目光從王小根那里挪開,何杏兒抱著孩子搖晃著哄了一會,坐在了床上,解開了胸前的扣子,當著王小根的面就喂起孩子來。

這孩子明顯是餓了,何杏兒這一喂,立刻開心吃了起來。

眼瞧著何杏兒沒有背著自己喂孩子,王小根也干脆站在旁邊,一雙眼睛賊溜溜地看著這難得的福利。

看著何杏兒懷中的小玉兒吃的歡快,王小根喉嚨不自覺的“咕咚”一聲吞下了一口口水,饞的哈喇子順著嘴角就流了下來。

這口水可不是他無意流下來的,而是故意流出來的。

之所以故意這樣,一是因為他是個傻子,看到好吃的饞的流口水很正常,至于二,那是因為他心里生出了一個壞主意。

“你小子傻站著干什么,去把門帶上,坐嫂子身邊來。”

可還沒等他開口,察覺到王小根異樣的何杏兒,看到他那直勾勾的眼神,還有嘴角的哈喇子,目光不自覺放到那異于常人的地方。剛才洗澡時的那個想法再次出現,強壓下心中的狂跳沖他說了聲。

聽到何杏兒這話,王小根心頭一熱,立刻屁顛屁顛的跑去把門關上,然后一屁股坐到了何杏兒的身邊。

剛洗過澡的何杏兒,身上散發著一股淡淡的香皂味道和奶香,一雙如水的眸子透著一股說不出的風情,懷中抱著孩子,那一抹雪白格外誘人。

“嫂子,你可真美!”

緊挨著何杏兒坐在一起,聞著她身上散發出的淡淡女人香,看著這張漂亮臉蛋,還有那孩子吃的正香的地方,王小根心頭一陣狂跳,看著何杏兒傻里傻氣地笑道。

“小根,嫂子真的美嗎?”

雖然王小根是個傻子,可被他這么一夸,何杏兒依舊很高興,感受到這近在咫尺的濃郁荷爾蒙氣息,她抿嘴一笑,看上去格外的嫵媚動人。

這小子可真有出息,都知道看女人這了!

“嗯嗯,嫂子哪里都美,可嫂子,你這地方為什么比我大呢?”

故作傻里傻氣的王小根擺出一副疑惑的表情,兩眼直勾勾地盯著何杏兒的胸前,嘴角又流出了一串哈喇子。

噗!

何杏兒一下沒忍住,笑得花枝亂顫,胸前一陣蕩漾,看得王小根血脈噴張,恨不得將手伸上去,好好感受感受那美妙的觸感。

兩眼直勾勾盯著何杏兒那,王小根腦袋突然靈光一閃,做出那副傻里傻氣的樣子故意問道:“嫂子,我能吃你的奶嗎?”

聽到王小根這傻話,本來笑得花枝亂顫的何杏兒笑容戛然而止,那雙美眸突然有些警覺地打量著他。

看到何杏兒這神色變化,王小根渾身本能的一緊。

不過很快何杏兒就抿嘴一笑,心中暗自嘀咕自己真是想多了。

自己這小叔子從小就出了名的傻,看他平日里的行為舉止也就是個傻子,哪里會有那么多花花心思,估計就是看小玉兒吃的香了,他也想嘗嘗而已。

看著直勾勾盯著自己那,流著哈喇子,傻里傻氣的王小根,目光在他那龐然大物上一掃而過,何杏兒猶豫了一下,心中突然萌生了一個大膽的主意。

王小根他哥出車禍死后,這半年來何杏兒就像守活寡一樣。

自從剛才在浴室里生出了那股心思,何杏兒就感覺王小根身上那股子濃郁的男性荷爾蒙氣息不斷吸引著她,特別是那輪廓碩大的地方,更是看得她心里癢癢。

“小根,你都這么大了,怎么還想著吃奶,不過,你想不想摸摸嫂子的這?很軟很香哦……”

何杏兒將手放到了胸前,用充滿誘惑的語氣沖王小根說道。

這羞恥的話剛說完,何杏兒的臉頓時紅到了耳根子。

她感覺自己這樣引誘一個傻子,真的好不要臉,可一看到王小根那天賦異稟的地方,她那又忍不住心發癢,就仿佛有萬千只螞蟻在爬動。

聽到何杏兒的后半句話,看到這撩人的動作,本來還有些失望的王小根血液再一次沸騰了,他沒想到何杏兒竟然會說出這樣的話!

他突然好慶幸,還好自己一直裝傻充愣,不然被打死都別想遇到這種福利!

何杏兒都把話說到這了,雖然吃不到那香甜的奶,可要是能摸摸,光是想想就讓王小根熱血沸騰,血脈膨脹。

不過為了避免被何杏兒看出端倪,王小根并沒著急答應,而是繼續保持那副傻乎乎的樣子,疑惑地看著她:“很軟很香?嫂子,有大白饅頭那么軟那么香嗎?”

這傻小子,竟然拿饅頭和自己比,饅頭能有自己的好吃嗎!

不過何杏兒也就有點小郁悶,因為知道這是傻話,所以她非但沒生氣,反而更加安心了,抬起玉指直接戳了下他的腦門,嬌嗔地說道:“傻小子,嫂子的肯定比饅頭更軟更香了,你試試看不就知道了!”

“真的?”被何杏兒玉指這一戳,王小根雖然心中一陣蕩漾,可表面上卻繼續做出一副天真好奇的表情。

要裝,那就把傻子裝到底,等會才能想怎么摸,就怎么摸!

“當然是真的了,嫂子怎么會騙你呢!”看著眉清目秀的王小根一臉傻乎乎的樣子,何杏兒再次忍不住抿嘴一笑,可真是個傻小子。

但越是這樣,她心中越是渴望,恨不得立刻抓過這傻小子的大手,幫幫自己,這傻小子磨磨唧唧的,等的她好難受。

“那我就試試看,嫂子你可別騙我哦!”

王小根雖然表面一副半信半疑的傻樣,可心里卻樂開了花,強忍著心中的狂跳,伸手就朝何杏兒那伸了過去……

“小根,等會……”

可還沒等王小根的手碰到那地方,何杏兒就伸手阻止了他。

難不成她打算反悔了?

正當王小根準備繼續裝傻充愣時,就看到何杏兒放下吃飽了的小玉兒,將她放到了旁邊的小床上,那垂在胸口的雪白隨之晃動著。

這香艷的操作,看得他一陣眼熱。

“好了,小根,來,你試試看,嫂子不會騙你的。”給小玉兒蓋上被子,何杏兒有些急切地坐回到了王小根身邊,臉上發燙的抓過他的手,朝她那衣裳半解的地方放了上去。

面對何杏兒的主動,王小根呼吸都快停滯了,傻愣愣的任由何杏兒抓著自己的手,放了上去。

當手觸及那柔軟的瞬間,王小根渾身一顫。

何杏兒說的沒錯,這手感的確比剛出籠的大白饅頭舒服多了,溫熱的彈性讓他的心跳都快停止了。

不過何杏兒并沒有注意到她的異樣,因為王小根粗糙大手放上去后,一股別樣的刺激感頓時襲遍了她的全身,舒服的險些哼出了聲。

這敏感部位第一次被自己老公之外的男人碰到,何杏兒身子幾乎都軟了,直接癱靠在了王小根的肩膀上,本就空虛的內心一下生出了一股強烈的渴望,羞恥的發出了蚊子大小的聲音:“小根,嫂子的是不是更舒服?”

“嫂子,我能捏捏嗎?不然都不知道是不是真的。”瞧何杏兒這樣子,分明就是動情了,這可是自己的好機會,所以王小根故作好奇地繼續裝傻。

“那就讓捏捏,但不許太用力……”眼眸中泛著春情,都到了這一步,何杏兒完全拒絕不了,這不上不下的滋味,讓她心癢到了極致。

得到何杏兒的允許,王小根傻笑著開始微微加大了一些力道。

在他盡情享受著這股舒服感覺的時候,“啊”何杏兒一下舒服的哼出了聲,一股燥熱瞬間涌遍了全身,那處不自覺就有了反應。

“嫂子,你臉怎么變這么紅?是不是生病了?”

在盡情的把玩一番之后,看著趴在自己肩膀上滿臉潮紅,眼眸迷離的何杏兒,王小根突然壞壞一笑,突然松開了手。

“沒……沒有,嫂子就是有點不舒服,你快給嫂子再揉揉就好了!”王小根這一停,正在興頭上的何杏兒頓時更加難受了,連忙一臉潮紅地催促了句。

“真的嗎?這樣嫂子是不是就舒服了?”一臉天真地看著何杏兒,王小根再次將手放了上去。

“嗯……就是這樣,用力點。”被王小根一按,何杏兒再次陷入到了那種沉醉的狀態中,忍不住輕輕的發出了哼聲。

可隨著何杏兒迷醉中的要求,興奮的王小根手上的力道也越來越大。

最后一下的力道有些大,何杏兒那頓時迸濺出了一抹耀眼的白色,正好濺到了他的嘴角……

王小根本能地一嘗,感受到那香甜的味道,強壓下心中的激動,將手上的動作停了下來,做出一副傷心的表情:“嫂子,我想我娘了……”

“小根,你怎么了,是不是嫂子哪里做的不好?”

看到王小根有些傷心的樣子,何杏兒趕忙強壓下心頭的那股躁動,滿臉的關切。

自從王小根他哥出車禍后,就算自己這小叔子是個傻子,可何杏兒依舊將他當成一家人,沒有半分的嫌棄。

哪怕村里有些人勸她趕緊改嫁,別帶著這拖油瓶她都沒答應,反而對王小根更好。

或許正因為他是個傻子,所以何杏兒對他完全沒一絲戒備,失去了男人的她,與王小根產生了一種同病相憐的相互依賴。

現在看到王小根這樣子,她立刻緊張了起來。

“嫂子……我……我想我娘了,你的奶就像我娘的一樣,又香又甜,可我好久沒看到我娘了,大哥說娘去天上了,她什么時候才回來啊,我想吃她的奶了……”

王小根說的可憐兮兮的,甚至還伸手抹了一把眼淚,感受到手上的濕潤,他甚至都佩服自己的演技竟然能到說哭就哭的地步。

看到他濕潤的眼眶,何杏兒松了口氣的同時,心中隨之生出了一股惻隱之心。

“小根,你不是想吃嗎?來,嫂子這里有,給你吃,不用等你娘回來。”撫摸著王小根的頭,潮紅的臉上透著一絲春情。

“真的?”王小根頓時睜大了眼睛,這一下不僅心中激動,連帶著臉上也少了幾分傻氣。

“嗯,嫂子給你喝,正好玉兒也吃飽了。”何杏兒的臉雖然就像熟透了水蜜桃,紅的要滴血,可卻主動端起了其中一只朝王小根嘴邊湊了過去。

面對何杏兒的主動,王小根沒有絲毫猶豫,連忙將嘴湊了上去。

頓時,何杏兒嬌軀一震,一股令人顫栗的刺激感頓時襲遍了全身,雙手不自覺的一把抱住了王小根的腦袋。

察覺到何杏兒的反應,王小根非但沒有停止,反而更加用力,心中更是得意到了家,當了這么多年的傻子,現在終于到自己享受的時候了!

“!”

何杏兒的呼吸越發粗重,最后情不自禁喊出了聲,身體變得更加難受,抱著何杏兒的雙手忍不住一用力,指尖就陷入到了王小根的后背。

“嫂子……我……我好難受……”被何杏兒這么一抓,王小根渾身一下就繃緊了,連忙松開了嘴,喘著粗氣,滿眼央求地看著何杏兒。

王小根這話一下就刺激到了何杏兒,渾身更加燥熱,渴望到了極致。

“小根,快來跟嫂子玩個很好玩的游戲就不難受了……”

這時候何杏兒已經顧不得其他,撩起自己的裙子,就將王小根那抓在了手中…

眼瞧著著自己的褲帶子被何杏兒扯開,王小根心跳加速的同時,兩眼直勾勾盯著何杏兒胸前,充滿了期待!

天!這也太嚇人了吧!

隨著褲子被何杏兒拔掉,看到王小根那大家伙的真正輪廓,她頓時傻眼了。

這要是放進去,豈不是會要人命?

瞧著何杏兒盯著自己那家伙干瞪眼,王小根心中滿是期待的同時也得意了起來,自己這從小摸魚吃鱉,早就滋養得無人能及了。

倆人互相盯著咽口水的時候,大門被敲的咚咚直響:“杏兒!開門!我是你老虎哥!”

村長王老虎?

二人心里異口同聲驚呼,王小根倒是沒啥,何杏兒的臉色瞬間變了。

她急忙扯下衣服遮住了胸前白嫩柔軟,順手還提了一下王小根的褲子,丟過去一條毯子。

“小根,去屋里頭看著玉兒。”

看著何杏兒匆忙的背影,王小根心里直罵娘!

他媽的!該死的村長!

早不來晚不來,偏偏這時候壞小爺的好事,本想今晚上破了這處子身,這一敲門,全完了!

何杏兒也煩,才一開門,村長王老虎的手就沖著她的兩團柔軟伸了過來,驚的她連連后退,驚呼道。

“村長!村長!你這是干啥呢?你看這大半夜的,你想要點啥就去我家鋪子拿,這是干啥?”

何杏兒心里害怕村長,他這王老虎的名字還真不是白叫的,掛著村長的名頭在村里橫行霸道,禍害了姑娘,還弄的人家啞巴吃黃連。

聞著王老虎的渾身酒氣,何杏兒小心肝是怦怦直跳的往后退。

“瞧你這話說的,村長我是啥人,對你是啥心,你不懂?別裝傻,來,讓哥好好疼疼你,摸摸,就摸摸!”

何杏兒嚇的臉色煞白,平時白天找個借口就躲了,可是今個大半夜的還在自家的場院里,這可如何是好?!

媽蛋的!這王老虎這老王八蛋居然敢搞本小爺的瞧上的女人!活膩歪了吧!

王小根趴在窗沿下看著,也不敢現在就沖出去。

自己裝傻充愣好些日子,這要是聽見到動靜就沖出去,何杏兒肯定知道他是扮豬吃虎,弄不好這嫂子的柔軟滋味,自己就嘗不到了!

可是現今這情形再裝傻可不行了!

眼瞧著王老虎的褲頭子馬上就扯出來了,再不出去,自己的嫂子就要被這王八蛋給糟蹋了!

咋辦呢!

王小根心里正盤算,就聞何杏兒一聲慘叫,王老虎那黑不溜秋的玩意!也真不!

王小根急了,嫂子衣服都給扯了,胸前的柔軟馬上就呼之欲出的瞬間,他拿著屋里的鐵鍬沖出,對著王老虎撅起來的半拉黑屁股蛋子就打了下去。

疼的王老虎祖宗還沒罵利索,王小根就扯著嗓子,邊喊邊拿著鐵鍬攆著王老虎滿院子跑。

“臭賊,敢欺負俺嫂子,打死你!打死你!”

王小根假裝犯傻在后面追,緊接著又是對著王老虎的屁股打了一鐵鍬,疼的他嗷嗷叫喚。

“抓賊!有偷子來偷東西了!”

這不算完,他是看著王老虎滿地打滾的功夫,沖出了院子站在街上就大喊抓賊。

手舞足蹈的傻子樣子,不一大會,村里就有人出門看熱鬧了。

“喊什么喊!不許亂叫!”王老虎揉著屁股,還沒起身就阻止王小根。

 文學

王小根心里冷笑,不喊?!不喊俺嫂子就讓你吃了!今個他偏就弄個大動靜,讓王老虎這龜孫子好好的喝一壺!

王小根這一根筋的扯著脖子喊,在這民風樸實的小村,周圍的村民頓時聞風而動,提起扁擔鋤頭就朝他家沖了過來。

就在村里老少爺們朝王小根家跑來的時候,何杏兒蹲在一旁蜷著身子哭的可憐。

而且聽到王小根在那扯著嗓子大喊,王老虎也慌了,邊系褲帶子邊罵人,哭哭哭!老子都沒摸著你,哭啥哭!

這也太倒霉了,大半夜的半點肉味道沒嘗到,倒是被這傻子打了幾棒子,疼的半拉屁股都腫了,還被這王小根追著喊抓賊。

這盆子臟水潑到自己的腦袋上,他這村長還當不當了!

王老虎越想越慌,想著就要跑,可剛想出門,看到朝王小根家跑來了這么多人,嚇的他急忙往邊上的暗處藏。

“小根,這大半夜的,你喊啥呢?賊呢?這黑了吧嘰的,哪里有人?”村里的壯漢龍生露胳膊挽袖子的沖了進來。

他可是村里有名的大個頭,去年在半山徒手打死過一對野狗,村里沒人敢招惹,為人仗義,在村里的口碑也不錯。

“就是啊小根,這大黑夜的,哪里有人?你睡蒙了,看花眼了吧!”

才被龍生拉扯住,家里頭就又沖進來一個人,這人王小根認識,叫猛子,是村長的外甥。

都說外甥多像舅,這家伙也是出名的好色!盯著何杏兒不是一天兩天了!

“賊!在那邊!進門就抱俺嫂子,把俺嫂子按在地上打,嫂子都哭了!”

啥玩意!猛子大喊著奪過了王小根手里的鐵鍬,對著暗處就拍了過去。

好啊,敢動老子瞧上的女人,打不死你!

倆人也不看臉,順著王小根指著的方向就一頓猛打,好不解氣。

“別打了,別打了!老子他娘的是王老虎!”王老虎捂著腦袋慘叫,心里那個憋屈!

老子摸下女人容易嗎!便宜沒占到,就差被鐵鍬拍死了,這大晚上的被自己屋里的那只母老虎聽見了,還不把自己活剝了!

他本想偷偷溜走,可是這王小根居然傻不愣登的帶人沖過來!

他知道,自己再不報上名字,能被這倆活驢給敲死!

“弄啥?這說話,咋和俺老舅一個腔調呢?”猛子犯嘀咕,掏了手電就往王老虎的臉上照。

哎呦喂!老舅,還當真是你!

猛子心里犯壞,知道自己的老舅沒安好心眼子,張嘴喊的聲音比王小根還大。

村長?一聽猛子喊,龍生嘴里也嘀咕了起來,眉頭緊緊的打結,心里也知曉了一二了。

村長王老虎這色鬼盯著何杏兒不是一天兩天了,今天晚上借著酒勁居然色膽包天的闖到人家里,估計是調戲不成被王小根當成了賊,打成了這幅狗頭樣子。

王老虎是賊人干事吃了啞巴,還被親外甥看了笑話,揉著屁股蛋子正要開罵,就見村里的老少都圍上來瞧熱鬧,自然憋了火低頭要走。

猛子是他外甥,自家人還是要幫著打圓場,但是明顯沒安好心。

“老舅!慢走啊您!俺娘那有萬花油,回頭您老拿了揉屁股,好使!”

滾犢子!

王老虎一腦子黑,心說這自家外甥沒安好心!居然當眾出他的丑!

幾個人打的熱鬧,何杏兒依舊到底,抱著臉哭的傷心,屋里的玉兒也哇哇哭,娘倆哭聲,引來圍觀的人更多了。

圍觀村民指指點點,大多不敢多言,王老虎是一村之上,為了個寡婦得罪了村長,日后要吃瓜落的!

王八犢子!俺老孫打死你!

王小根忽然紅著脖子舉著鐵鍬,朝著王老虎就打了下去!

王小根現在可不傻了,所以自然不會鬧出人命,他一鐵鍬打下去的,是王老虎的另一半屁股!

“哎呦!”王老虎雙手捂著屁股,竄天猴一般的竄的老高,王小根趁機又踢了一腳,踢的王老虎一個嘴啃泥。

大家哄笑,王小根趁機一屁股坐在了王老虎的后腰,仗著自己是傻子,愣是扯下了他的褲子,對著王老虎的屁股就招呼。

乍一看是傻子犯病,可是這可是讓王老虎的臉丟到姥姥家去了。

“滾!滾開!你個傻子!我不是賊,我是找你嫂子說事!正經事!”王老虎掙扎的捂屁股,在泥地上和個大泥鰍一般的扭著。

不喊還好,一喊,王小根打的更起勁了!

猛子看事情鬧大了,上前邊拉扯邊勸:“你個傻子,瞧清楚了,這是村長!俺老舅!滾滾滾!”

王小根打的解氣,看著王老虎捂著屁股慘叫的樣子就想笑,又怕人看出來,只好憋的臉通紅,裝足了傻勁插著腰罵。

“瞎說!他就是賊!他欺負俺嫂子,他摸俺嫂子的奶奶,他……他想偷喝俺家玉兒的奶!”

王老虎此刻恨不得找塊豆腐撞死算了,這下笑話算是被人看足了!

王小根本是傻子,說的傻話瘋話村里壓根沒人信。

偏偏就是這何杏兒的衣服扯的露了肩,還哭的梨花帶雨。

這王小根是傻子,還天生是軟根,何杏兒哭成這樣子,要說這大晚上圖謀不軌的,也只有他自己了!

“得了得了!傻了吧唧的你懂個屁!散了散了,都回家睡覺去!”猛子見王老虎吃鱉,急忙上前解圍,轟走了人群,又指向了龍生。

“你個傻大個子,看啥熱鬧啊,搭把手,把我老舅背回去!”

龍生不屑,但畢竟王老虎是村長,他哼了一聲背起了王老虎,故意用力托住了他的屁股。

王小根這才收了聲,背著人偷笑,蹲下攙扶何杏兒。

他才轉身,就瞧見猛子色迷迷的湊到了何杏兒身前,還諷刺譏笑:“你這俏小臉,整天守著一個傻叔子白瞎了,等著哪天哥哥好好的暖暖你!”

猛子賊心一起,想起了王小根打自己老舅那勁頭,慫了,轉身丟了煙頭,走了。

王小根對著他的背影啐了口痰,心里罵。

呸!敢笑話小爺!還敢盯著俺嫂子!改天就讓你知道什么叫男人的雄風,這頭一個,就是你未婚的媳婦!

“嫂子!玉兒哭了,你也哭了,別哭了,我把壞人打跑了,他吃不到玉兒的奶水了!”

王小根擦掉了何杏兒臉上的淚珠,何杏兒哭的肩膀一抽一抽的,說話也哽咽。

“小根,你闖禍了知道嗎?王老虎是什么人,你今天得罪他,還當著那么多人的面讓他丟臉,咱們以后的日子……怕是……怕……”

王小根心里明鏡,嘴上卻裝傻:“我以后還是去摘果子,嫂子賣了換錢,關他啥事?”

唉……

何杏兒看著王小根嘆氣,忽然眼睛一瞪,回屋抱起了玉兒,定了心:“小根!你去咱家后院挑點果子,明天……我親自上門道歉去!”

王小根一愣,頓時搖頭:“不!嫂子,他輕薄你,你為啥要道歉!他要是還敢欺負你,我替你揍他,把那老東西的屁股蛋子給揍成白面饃!”

何杏兒心里感動,卻忽然心頭一震,王小根居然說了“輕薄”?他知道王老虎剛才想做什么?他居然懂男女的那點事?!

王小根沒注意何杏兒的神色,拍著胸脯子繼續道。

“嫂子!王老虎是村長,不是皇帝!就是皇帝也不能只手遮天!他要是敢欺負咱們,小根在,就會保護你,我在,就會讓你和玉兒過上好日子,替我哥照顧你!”

何杏兒聽著王小根流利的話,心跳的和揣了一對兔子一樣。

自己這傻叔子不單單知道男女的事,好像還不傻了?

一想起剛才在屋里倆人做的那點事,何杏兒的臉,忽然羞漲的通紅。

見何杏兒臉紅,王小根急忙拉扯她進了屋子,哄了玉兒吃奶睡覺,雖然疑惑,但是何杏兒還是沒怎么避諱。

剛才一折騰,現在安靜下來的王小根盯著何杏兒喂奶的兩團柔軟,還是忍不住的咽口水。

該死的王八蛋王老虎,要不是他瞎折騰,今天晚上小爺就嘗了滋味了。

咕咚咕咚,瞧見玉兒小嘴包著奶,王小根也忍不住的學樣,絲毫沒注意何杏兒的眼神已經瞥過來。

“小根,你剛才說養著嫂子和玉兒,當真的嗎?”何杏兒放下了睡著的玉兒,系上粉嫩色的喂奶胸罩,看著王小根小心的試探。

王小根心里一咯噔,知道自己剛才的那些話說的急了,估計是露陷了。

他心里嘀咕,該如何把這話圓上,所幸什么沒說,又裝出了傻乎乎的模樣,盯著何杏兒的柔軟流哈喇子。

何杏兒瞧見了他下面漲起來的樣子,臉頰緋紅了一片,心里越來越嘀咕。

要真是自己這小叔子居然不傻?這還了得!

一想起倆人方才干的那點事,何杏兒的心跳,這可是**!道德論喪!往后就連玉兒都會被人戳脊梁骨的事!

那個……王小根偷見了何杏兒紅了臉,就知道何杏兒聰慧,被她抓到了把柄,想瞞下去就難了。

想來想去,王小根干脆把心一橫,為了吃奶看肉,這傻子也得裝!

“嫂子,我又想娘了,玉兒吃完了,給我吃口,行不?”

看到何杏兒胸前那誘人高聳,王小根喉嚨咕咚一聲咽下口唾沫,兩眼充滿了火熱。

“小根啊,你瞧你一身泥巴臟的這樣子,還不趕緊去洗洗睡覺去?快去!”

聽到王小根這話,何杏兒瞪了他一眼,可羞紅了臉,雖然嘴上不再出聲,但是真的心里嘀咕。

今天要不是村長王老虎晚上來了這么一出,自己還真就見識了這小叔子的雄風了。

不過剛才那么一折騰,現如今她心里這滋味,也不知道是遺憾沒嘗了滋味,難受的要命,不過很快她心中就生出了一絲慶幸,還好沒有和這小叔子發生什么。

王小根猜不透何杏兒的心思,當了那么多年的傻子,啥勁說來就來,伸手還要去抓何杏兒的胸。

嫂子,我還想娘,我還要!

王小根嘴上騷叫,臉上卻笑的邪惡,驚的何杏兒急忙推開了他,也弄不清楚這自家的小叔子是真的不傻了還是什么,一臉驚恐。

“都這時候了,快去睡吧,明早嫂子給你蒸大白饅頭吃。”何杏兒說著還臉一紅,低頭就看見了王小根褲子里面的那大家伙,心里撲通撲通一陣狂跳。

雖然自己的小叔子是傻子,可是也是大小伙子了。

何杏兒心里犯嘀咕,這要真是王小根懂了人事,以后這滋味,還真是嘗不上了。

她哄了王小根去睡覺,見王小根三步一回頭了進了屋子,這才算是踏實了。

天剛朦朦亮,王小根就一頭扎進了村東頭的水塘里。

村里人多半還在睡覺,他便頂著太陽脫了褲子,光著屁股,一頭扎了進去。

撲通一聲,水面上泛起了一陣水花,王小根光溜溜的腦袋瓜子突出,雙手還舉了一條大鯉魚。

這水塘外加外邊十幾畝的果園,全部都是村長王老虎家的,這王老虎占著自己的官威,沒少在村里作威作福,霸占村里的水塘和果園。

王小根知道,這水塘和果園,在自個兒大哥生前的時候,有一部分就是自己家的。

哼!王老虎,你這個老混蛋,今天就抓你一條魚,回去好好給我嫂子補補身子!

王小根心里得意,把魚扔進了筐里,又一猛子剛想要扎進去,卻發現自個頂頭游過來一只大王八!

他手快伸手一抓,看著王八那進進出出的腦袋,又看了下自己底下那根王八腦袋,不由得直出冷汗。

好家伙,這要是剛才自己一個不注意,被這王八咬了根,這王小根從此就得改名叫王沒根兒了!

你個混蛋老王八!今天晚上就把你燉了湯,給我嫂子補補,也給小爺我自己補補!

盯著王八看,王小根就想起來昨天晚上王老虎在自個家里欺負何杏兒的樣子,又看著自家被占去的魚塘和果園,他是把一肚子的氣都撒在了手中這只老王八的身上。

抓好了魚,光著屁股爬上來,涼水一激,王小根頓時眉頭一緊,捂著自個兒的肚子直哎喲。

奶奶的!好疼!

他也顧不得其他,提了褲子捂著屁股,一頭就鉆進了果園的深處。

蹲下來頓時一陣暴雨疾風,王小根總算是痛快了,盯著眼前這果樹上水靈靈的果子,他打算一會兒再摘一筐,專找又大又嫩的下手!

你這該死的王老虎,今天小爺就得把你家里都偷光了,否則心里這氣就沒法出了!

王小根心里得意,提了褲子剛站穩,就聽見水邊一陣嘩啦嘩啦的聲音。

他悄悄地貓著腰,偷偷摸摸的聞聲尋去,忽然心里一樂。

喲呵,居然是王老虎家那個騷婆娘,在池塘邊上洗自家種的蘿卜黃瓜!

這騷婆娘,洗就洗唄,居然還把衣服都脫光了,露著雪白的身子在那洗蘿卜!

王老虎家的媳婦張翠芬是縣城里的人,自然比這村子里的女人長得水靈,雖然身子肥,但是卻長得皮膚嫩滑,水靈靈的很。

她嫁給了村長,自然也是作威作福,好吃懶做,整個小身子保養得倒真是細嫩的很。

王小根看得有些發呆,眼珠子瞪得溜圓,心里暗暗的罵。

“這只母老虎,怎么胸前比嫂子還要大,還要嫩!”

王小根扒近了些,看得自然也就清楚,嘶的一聲,倒吸了一口涼氣。

張翠芬這雪白的柔軟上居然還有個牙印兒,王老虎這老東西,還真是會享受!

王小根偷笑,忍不住得意暗罵。

王老虎啊王老虎,你是做夢都想不到吧!

昨天在我家里,你沒占到我嫂子的便宜,今天倒是本小爺把你媳婦給從頭到腳看了一個遍!

狗日的你等著,早晚有一天送一頂綠帽子給你!

王小根偷看得熱血沸騰,伸手捂住了自己的褲襠子。

昨天夜里和何杏兒的好事沒成,現在也算是憋的夠嗆。

他轉身就想走,卻不料一腳踩空了。

啊喲!

一頭栽到地上,摔了個狗啃泥。

“哪個挨千刀的敢偷看!給老娘滾出來!”

張翠芬是出了名的母老虎,王老虎這個作威作福的村長都得讓三分,聽見有人偷看自個兒,她急忙扯著衣服就跑了過來。

王小根跑是來不及了,被逮了個正著,傻乎乎的笑著,眼睛盯著黃翠芬的身子,滴溜溜亂轉。

>>>>完整章節全文在線閱讀 <<<<

Copyright © 2020 中國丘比特網 All Rights Reserved.
塑料大棚种菜赚钱吗 排列7走势图带连线图 内蒙古福彩快三预测 黑龙江22选5奖池现在多少钱 短期理财平台 河南快3基本一定牛 江西11选五5怎么玩 快乐双彩走势图200期 广西快3和值走势图表 股票融资杠杆ˉ杨方配资开户 北京快三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