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丘比特網

qq個性簽名 qq傷感簽名 qq情侶簽名 qq搞笑簽名 非主流簽名

您現在所的位置: - 個性簽名 - qq個性簽名 - 內容詳情頁

錦鯉吸水頂不住|美女脫去衣視頻無遮掩

中國丘比特網 / 發表于2020-04-30 17:24:27 / 歸屬于qq個性簽名 / 本文已影響

   “妹子,這個力道夠了不?”

 

 

“再用力些吧。”

 

 

蘇倩抿著嘴唇,聲音軟糯糯的,很好聽。

 

 

她剛出差回來,聽說老公的遠房表叔住進了自己家里,打算按摩放松一下后,買點菜回去做頓好吃的。

 

 

正想著,許文粗糙的大手順著她玉背滑到了腰部。

 

 

“嗯哼……”

 

 

突如其來的酥癢感,讓她嬌軀一顫。

 

 

聽到這輕吟,許文忍不住咽了咽口水,只覺得小腹處一陣燥熱。

 

 

他今年三十五歲,前兩年因為視覺神經壓迫,成了盲人,前幾天遠房表侄把他喊進城里,這侄兒雖然跟自己沒有啥血緣關系,但對自己挺不錯的,特意給自己找了個盲人按摩的活兒。

 

 

今天是他正式接待的第一位客人,所以他的心情十分緊張,每按一下,都會詢問客人的感受。

 

 

雖然他看不見,可憑著雙手的觸感,他就知道面前的女人身材十分火辣。

 

 

還有那嬌滴滴的聲音,要是在床上叫起來,不知道會迷死多少人。

 

 

想到這,他的大手肆無忌憚的在蘇倩腰間撫摸著,感受那細膩肌膚帶來的快感。

 

 

漸漸的,他的身體有了反應。

 

 

而蘇倩也來了感覺,避免出糗,她死死咬著嘴唇,不讓自己發出聲音。

 

 

出差半個月,需求旺盛的她對那事早就迫切的渴望了,但她也沒想到自己竟然會這樣,只是做個盲人按摩,稍微摸兩下,就受不了啦。

 

 

“師傅,你別只在上面按,大腿也按一下啊。”蘇倩柔聲道。

 

 

“哦哦,好的!”

 

 

許文點點頭,雙手順著臀部,滑到大腿上。

 

 

當指尖劃過臀部的時候,蘇倩感覺渾身像有螞蟻在爬一樣,癢得不行,不由得回頭瞥了一眼。

 

 

臉蛋兒刷的一下就紅了!

 

 

眼睛看不見,也能起反應?

 

 

不過,看著樣子,可比自己老公強太多了。

 

 

“妹子,忍著點,可能會有點痛。”

 

 

也是在這時候,許文突然說了一句,然后雙手分別摁在蘇倩腿上,用力往臀部處一推。

 

 

“嗯啊……”

 

 

蘇倩大聲叫了出來。

 

 

痛苦中夾雜著舒爽,就好像是辦那事時輕吟,聽得許文熱血沸騰。

 

 

可惜了,要是眼睛能看見,就能欣賞到眼前女人此刻的模樣了。

 

 

剛有這個想法,許文突然感覺眼睛一陣灼熱,然后眼前就出現了一個模糊的身影。

 

 

當視線逐漸清晰后,他直接呆了。

 

 

眼前的女人長著一張精致的俏臉。那挺翹的鼻子,櫻桃般的小嘴,再配上靈動的大眼睛。

 

 

好一個美人胚子!

 

 

許文喉嚨滾動,隔著墨鏡的視線在蘇倩身上游弋。

 

 

蜂腰翹臀大長腿,白嫩的皮膚沒有任何瑕疵,不管從哪個角度看,都是全方位無死角的性感。

 

 

視力突然恢復,他沒有太大的意外,因為醫生說過,他的視力恢復沒有特定的時間。

 

 

兩年沒見著女人了,此刻他趕緊壓抑住喜悅,繼續裝瞎,手指故意再往前一動,恰好抵在蘇倩那特殊的部位。

 文學

 

 

“師傅,你,你干嘛?!”

 

 

感受到下面的異常,蘇倩下意識夾緊雙腿,可因為這個動作,手指被夾緊,反而讓她覺得更刺激。

 

 

這一刻,她突然渴望得到滿足……

“給你按摩!”許文假裝疑惑道:“怎么了?”

 

 

“你按錯地方了,讓你按腿,不,不是那個地方。”蘇倩羞得滿臉通紅。

 

 

許文訕笑兩聲,“對不起妹子,我剛入行,還不是很熟練,實在抱歉。”

 

 

“沒事,你小心些就是了。”

 

 

蘇倩嬌嗔的看了許文一眼,有些小鹿亂撞。

 

 

剛剛沒注意,這瞎子,長得還不錯,身材也挺好,只可惜眼睛不行!

 

 

在心里默默嘆了口氣,蘇倩分開雙腿,許文這才抽出來,在她美腿上揉捏著。

 

 

剛剛看不見,這會兒能看見了,許文的反應越來越強,恨不得把這雙大長腿架在自己脖子上。

 

 

“師傅,你有老婆嗎?”蘇倩突然問道。

 

 

許文動作一停,搖頭苦笑,“我這樣子,誰嫁給我,就是活受罪。”

 

 

蘇倩舔了舔嘴唇,心中一動,那里看上去那么強,女人嫁給你才是有福呢,還受罪。

 

 

現在自己才是受罪,老公每次兩三分鐘就完事兒,都快得抑郁癥了。

 

 

每每想到這事兒,蘇倩就郁悶,不禁自言自語道:“只有結了婚的女人,才知道什么才是活受罪。”

 

 

“該給你按肩頸了,不過我得坐你腿上才行,不介意吧?”

 

 

許文沒聽到她的話,一心只想占便宜。

 

 

“嗯呢,你坐上來吧。”

 

 

蘇倩點點頭,趴在床上。

 

 

許文坐上去,感受到腿上那火熱的觸感,蘇倩情不自禁顫抖了下,嘴里也發出輕哼。

 

 

“師傅,你稍微快點,我還得趕著去買菜。”

 

 

其實她哪是趕著回去買菜,分明是因為太難受,想著趕緊回去和老公干點羞羞的事兒。

 

 

“得嘞!”

 

 

許文應了一聲,雙手搓熱后,由后往前推動,身體也隨之挪動,他火熱的那處,一下一下撞擊在蘇倩的腿間。

 

 

“嗯唔……師傅,你輕點,難受。”蘇倩雙眼迷離,嬌喘連連。

 

 

許文已經看出來,這女人來了反應,他好多年沒碰過女人了,這種機會,斷然不會放過。

 

 

正想著如何才能吃掉這個美女的時候,蘇倩突然說道:“師傅,別按了,今天就到這兒吧。”

 

 

不等許文反應過來,她就趕緊下床換好衣服,直接離開了。

 

 

其實她徹底受不了啦,再這樣下去,她擔心自己控制不住,這才突然離開。

 

 

許文懵逼了,看著帶著反應的身子,唉聲嘆氣,不過一想到眼睛恢復了,心情瞬間就好了。

 

 

離開按摩店后,蘇倩火急火燎的買了些菜,趕緊回到家,想找老公吳杰泄火。

 

 

可老公還沒下班,她實在沒忍住,見表叔也不在,就坐在客廳里就自己解決了起來。

 

 

也是在這時候,門突然被人打開,她本以為是老公回來了,可看到眼前的男人,頓時傻眼了。

 

 

剛剛的盲人按摩師,怎么是他。

 

 

難道……他,他就是表叔?

 

 

許文也驚呆了,他大大的瞪著眼睛,嘴皮抽了一下。

 

 

剛蘇倩離開后,他就提前下班回來,打算告訴表侄子自己眼睛已經恢復的事情,可誰知道剛打開門,就見著了按摩店那個女人。

 

 

并且,這女人衣衫不整,一只手放在上面,一只手伸進裙擺里。

 

 

這個動作,不言而喻。

虧得許文反應快,趕緊假裝伸手四處摸索著,喊道:“阿杰,我回來了,你在家嗎?”

 

 

聽到這話,蘇倩才反應過來,松了口氣,急忙整理好衣服,小跑過來扶著許文。

 

 

“表叔,我是倩倩,阿杰還沒下班呢。”

 

 

“哦,倩倩啊,我常聽阿杰提起你,聽阿杰說你之前出差了,我現在暫時住你家,不打擾吧。”許文道。

 

 

蘇倩搖搖頭,“表叔你哪里的話,您大老遠的進城來,我們做為晚輩的,照顧您是應該的,來,快坐,我給你倒杯水。”

 

 

扶許文坐下后,蘇倩走過去倒水,可心里卻翻江倒海。

 

 

她怎么也想不到,表叔居然在盲人按摩店工作,想到先前的畫面,她就覺得羞恥。

 

 

居然被表叔按出反應了。

 

 

不過還好,表叔是個瞎子,不然可真夠丟臉的。

 

 

輕輕跺了跺腳,蘇倩拿著杯子走過去,遞給許文。

 

 

“表叔,你喝點水,我先去做飯了。”

 

 

看著表侄媳婦兒嬌艷欲滴的模樣,許文動了心思,“咦,倩倩,我咋覺得你的聲音聽起來很熟悉呢。”

 

 

一聽這話,蘇倩慌了,“哪有,表叔肯定記錯了,咱們又沒見過面,怎么會熟悉呢。”

 

 

見蘇倩緊張的樣子,許文心里好笑,可表面還是一本正經的說道:“也對,興許是在電話里聽到過吧。”

 

 

蘇倩心有余悸的拍拍胸口,那胸前的雪白晃晃悠悠的,看得許文立馬又起了反應。

 

 

這要是能揉兩下,肯定很爽。

 

 

反正自己是瞎子,就算不小心做了點什么,別人也不會怪自己吧?

 

 

想到這,許文假裝伸手去拿水杯,在空中晃了兩下后,故意一把抓在了蘇倩的雪白上。

 

 

好軟好彈!

 

 

“嗯哼……”

 

 

蘇倩的身體本就難受,被這么一抓,那種反應更強了。

 

 

但是一想到許文的身份,她趕緊后退一步。

 

 

“啊,倩倩,對不起,表叔不是故意的,我只是……”

 

 

看到蘇倩的反應,許文就知道自己的行為過激了。

 

 

“沒事的表叔,杯子在這兒,您拿好。”蘇倩握著許文的手,抓住杯子后,才道:“這么晚了,您應該也餓壞了,我這就去下廚。”

 

 

說完逃也似的跑進了廚房。

 

 

她深呼吸兩口氣,想要壓下邪火,可想到表叔那驚人的部位,結果越來越難受,在廚房忙碌的同時,也不忘偷瞄許文。

 

 

許文發現后,心里不停偷笑,看來這侄媳婦,被自己給吸引住了。

 

 

阿杰這小子夠可以的,剛大學畢業沒兩年,就找了這么個如花似玉的媳婦兒。

 

 

不過,既然這妮子這么喜歡看,那表叔就讓你看個夠。

 

 

“倩倩啊,我想換身衣服,你能扶我去臥室一下嗎?”許文突然有了主意。

 

 

“好呢,這就來。”

 

 

蘇倩乖巧的小跑出來,扶著許文往臥室走去,由于許文比蘇倩高半個頭,他正好可以從上往下看到兩片雪白。

 

 

看到那種畫面,許文的呼吸變得急促起來。

 

 

蘇倩將他扶進臥室,把衣服找出來后,嬌聲道:“表叔,那我就先出去了,有什么事再叫我。”

 

 

“好,麻煩你了,倩倩。”

 

 

許文故意對著另一邊說話,制造自己還是瞎子的假象。

 

 

蘇倩沒再說話,假裝走出去,緊接著又輕手輕腳的走過來,靠在門邊,直勾勾盯著許文。

 

 

看到她眼神中的渴望,許文心里得意,當著她的面,脫下了褲子。

之前看到許文的強大后,蘇倩就一直心心念念,想要親眼看看到底有多厲害。

 

 

不然她做事都會心不在焉!

 

 

當褲子脫下后,蘇倩忍不住捂著嘴巴,呼吸有些急促。

 

 

怎么,怎么能那么厲害!

 

 

這么大的家伙,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受得了。

 

 

想到這些,蘇倩有些口干舌燥,俏臉及脖頸一片通紅。

 

 

許文將蘇倩的反應看在眼里,那嫵媚嬌羞的樣子,讓他難以把持。

 

 

這表侄媳婦,難道平時沒能得到滿足?

 

 

嘿嘿,那我再讓你看仔細些。

 

 

許文故意挺了挺身,還用手在上面摸了一把,這個舉動,看得蘇倩燥熱難忍,不由得夾了夾腿。

 

 

不過見蘇倩只是偷看,沒有其他動作的趨勢,許文計上心來,假裝穿不進褲子。

 

 

“倩倩啊,倩倩,你能來幫叔個忙嗎?”

 

 

聽到這話,蘇倩愣了一下,然后躡手躡腳的退出去,這才答道:“表叔,怎么了?”

 

 

“我褲子穿不上,你能幫我穿一下不?”許文扯著嗓子叫道。

 

 

蘇倩小跑進來,眼睛一直盯著許文下面那處,可嘴上卻說道:“表叔,我幫你穿,是不是不太方便?”

 

 

雖然她很渴望,但是也從來沒想過要真的發生點什么,畢竟輩分在那兒。

 

 

這要是傳了出去,她可真沒臉見人了。

 

 

其實仔細一想,蘇倩就會知道,許文不應該穿不進褲子,不然平時咋穿的。

 

 

不過此刻的她,腦海里只有那大家伙,并沒有多想。

 

 

許文也沒想到蘇倩會猶豫。

 

 

看樣子,自己這表侄媳婦并沒有想象中那么開放。

 

 

但是都這份上了,他不愿放棄,故意苦笑一聲,“那算了吧,我就在臥室待著,等阿杰回來再幫我。”

 

 

“表叔,我幫你,看你這話說的,我只是覺得不方便,也沒說不幫你啊。”

 

 

蘇倩翻了個白眼,這要是老公回來發現自己怠慢了表叔,準得說自己。

 

 

畢竟吳杰說過,表叔以前對他比親叔叔還好。

 

 

蘇倩深呼吸一口氣,然后走近許文,拿起褲子,蹲在地上。

 

 

“表叔,你站穩,先把一只腳抬起來。”

 

 

許文照做。

 

 

蘇倩把褲子慢慢往上提,到褲襠處的時候,她忍不住舔了舔嘴唇。

 

 

當她的拇指尖無意碰到那處,許文舒服得差點沒站穩。

 

 

不行,這是長輩,不能胡思亂想。

 

 

蘇倩一個勁安慰自己。

 

 

許文看得出蘇倩的掙扎,于是火上澆油了一把,“倩倩啊,表叔大腿有些酸痛,你能幫我捏一下不。”

 

 

蘇倩一愣,瞥了一眼許文,發現他神色如常,于是應了一聲,輕輕揉捏起來。

 

 

不得不說,她柔嫩的小手很靈活,每捏一下,許文的渴望就強上一分,不一會兒,那處直接把褲子撐了起來。

 

 

蘇倩發現這一幕,完全移不開視線了。

 

 

“倩倩,你和阿杰結婚兩年了,還沒打算要個孩子嗎?”許文問道。

 

 

蘇倩反應過來,“現在還年輕,先掙錢,以后再生也不遲。”

 

 

“該不是阿杰那混小子不行吧。”許文故意道。

 

 

蘇倩臉一紅,還真被表叔說準了,每次兩三分鐘,自己就跟守活寡一樣。

 

 

不過她倒是沒想到許文會問這種話題,嬌嗔一句,“哎呀表叔,這種問題,很難說出口啦。”

 

 

撒嬌似的語氣和柔媚的模樣,越發吸引著許文。

 

 

在渴望趨勢下,他再也不想忍,喉嚨干澀的說了句。

 

 

“倩倩,我好難受,你能幫幫我嗎?”

真是想什么就來什么,可到了這一步,蘇倩反而猶豫了。

 

 

也就是在這時候,一陣開門聲響起。

 

 

蘇倩大驚失色,囑咐許文自己穿衣服,然后跑到了廚房。

 

 

許文有些失落,關鍵時刻表侄子回來了,不過轉念一想,從今天表侄媳婦兒的反應來看,以后有的是機會。

 

 

想著,他就打算出去,可剛走出來,就聽見廚房傳來蘇倩嬌滴滴的聲音。

 

 

“別弄人家了,表叔還在呢,要弄也回房間弄啊。”

 

 

吳杰輕聲笑道:“沒關系,咱們動靜小點,反正表叔也看不見。”

 

 

聽到這話,許文激動了。

 

 

裝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樣子,摸索著走到客廳沙發上坐下來。

 

 

他坐的位置,正好可以看到廚房里面,為了不引起懷疑,他故意對著那邊喊了一聲。

 

 

“阿杰回來了吧,過來陪叔吹吹牛。”

 

 

吳杰此刻剛好把蘇倩的裙擺撩到腰部,嘿笑一聲,“表叔,我在幫倩倩做飯呢,等會兒就陪您哈。”

 文學

 

 

說著,他一把扯掉蘇倩的丁字褲,扶住蘇倩的腰,腰身一挺。

 

 

“啊……”蘇倩忍不住叫了出來。

 

 

那么誘惑的姿勢,要不是吳杰突然回來,說不定就是自己和蘇倩弄了。

 

 

許文撇撇嘴,“倩倩怎么叫那么大聲,切到手了嗎?”

 

 

“沒有沒有,我們鬧著玩呢。”吳杰喘息道。

 

 

蘇倩撩了撩額前的秀發,胸前微微顫顫的,咬著嘴唇輕吟。

 

 

“嗯……你輕點,不然表叔發現了多尷尬。”

 

 

“嘿嘿,你不覺得這樣很刺激么,旁邊就有個男人。”

 

 

蘇倩嬌嗔道:“就你鬼主意多,啊……”

 

 

“你沒發現,有人在旁邊,我更猛……”

 

 

許文話沒說完,就宛如死狗一樣,趴在蘇倩背上氣喘吁吁起來。

 

 

這就,完事兒了?

 

 

許文嘴皮抽了下,他怎么也想不到,表侄子這么差勁,這一分鐘都不到啊。

 

 

難怪表侄媳婦那么渴望,一個女人,得不到滿足,不想偷吃才怪呢。

 

 

這要是自己,恐怕會弄得蘇倩來好幾次。

 

 

兩人戰斗結束,吳杰就出來陪許文聊天了,兩人年紀也就相差十歲,所以話題還是比較多的。

 

 

吃過晚飯后,許文就回了房間,過了會兒,吳杰推門進來。

 

 

“表叔,今天在按摩店工作還順利吧?”吳杰關心道。

 

 

許文點點頭,“挺好的,還得謝謝你小子給我找了份活兒做。”

 

 

“那就好,我剛聽倩倩說表叔你腿有些酸,要不,我給你叫個按摩小妹放松放松。”

 

 

許文一愣,想不到這小子還挺會關心人,不過還是搖搖頭,“算了吧,睡一晚上就好了。”

 

 

“哪能呢,你就別推辭了,雖然你輩分比我高,可咱們這關系,跟哥們兒一樣,別不好意思。”

 

 

不等許文回答,吳杰趕緊道:“樓下就有按摩小妹,賊漂亮,我這就去給你叫。”

 

 

說完吳杰就出去了,許文有些不開心,按摩小妹終歸是紅塵女子,哪有蘇倩給自己的感覺好。

 

 

在心里嘆了后氣,躺在床上,腦海里全是蘇倩的嫵媚多姿的身影。

 

 

幾分鐘后,吳杰再次進來,嘿嘿一笑,“表叔,小妹來了。”

 

 

許文翻身一看,站在吳杰身后的,居然是蘇倩!

什么情況?

 

 

許文有些發懵,難道吳杰所說的小妹,就是蘇倩?

 

 

看蘇倩的樣子,沒有絲毫不情愿,反而眼神中充滿了渴望和期待。

 

 

如果說蘇倩真的被自己吸引到了,想和自己做點什么,本應該瞞著吳杰才對,可現在……

 

 

“表叔,你們忙,我睡覺去了。”吳杰扭頭瞥了眼蘇倩,叮囑道:“這是我表叔,可得好好伺候,知道嗎?”

 

 

他沖蘇倩擠眉弄眼了兩下,直接回了房間。

 

 

許文還處于失神當中,這時候蘇倩走進來關上門,柔聲說了句。

 

 

“老板,您先躺著,我這就為您服務。”

 

 

蘇倩明顯刻意壓低了聲音,聽起來和之前不同。

 

 

許文想不通吳杰和蘇倩為什么這么做,可對于蘇倩身體的渴望,容不得他想太多,直接躺在床上。

 

 

呼吸急促道:“來,來吧。”

 

 

蘇倩笑了笑,走到床邊,開始給許文按摩起來,她的手法并不專業,但是很舒服。

 

 

由于她穿著一套薄紗睡裙,里面是真空的,胸前的雪白,徹底暴露在許文眼里。

 

 

“嘻嘻,老板受不受力?”蘇倩的聲音十分魅惑。

 

 

許文道:“受力,你用力些吧。”

 

 

“嗯呢……”

 

 

蘇倩臉蛋兒紅撲撲的,手指在許文胸膛處轉了兩圈后,一路下滑。

 

 

動作有些生澀,可許文依然感覺很舒服!

 

 

嘶……

 

 

那感覺真的很奇妙,許文沒忍住,伸手搭在蘇倩纖細的腰間,然后從睡裙里往上挪動,托住了兩片雪白。

 

 

真大!

 

 

終于如愿以償摸到了。

 

 

“妹子,你的好大。”

 

 

蘇倩有些慌張,下意識躲了一下,“表……老,老板,別這樣。”

 

 

情急之下,差點就露餡了。

 

 

“不好意思啊,我眼睛看不見。”許文故意道。

 

 

蘇倩嬌嗔一聲,“沒事,老板你別亂動,人家好好給你按。”

 

 

許文也不再亂碰,他可不想因為自己太莽撞,而把表侄媳婦兒給嚇跑了。

 

 

雖然不知道吳杰和蘇倩到底想干嘛,但這種福利,那令他相當滿意,可真是好表侄啊。

 

 

好一會兒后,許文被按得有了感覺,下面的反應越來越強,看著蘇倩胸前晃晃悠悠的,他咽了咽口水,突然道:“對了妹子,有特殊服務嗎?”

 

 

“什么特殊服務?”蘇倩愣了一下。

 

 

“你說呢?”許文壞笑一聲,趁蘇倩不注意,翹起來,猛地一把握住她的小蠻腰,腦袋埋在胸前的雪白上。

 

 

蘇倩立馬知道了許文什么意思,想要掙脫開,可想到自己老公的事情,她咬咬牙,用手推搡著許文,柔聲道:“老板,小妹是正規按摩,不做其他服務的,你還是好好躺著,不然等會兒到鐘了,我還沒給你按完呢。”

 

 

“我給你加錢,弄不弄?”許文不死心。

 

 

蘇倩看著表叔那雄偉的部位,喉嚨滾動,內心也十分渴望,平時吳杰根本滿足不了她,很多時候甚至連前戲都沒有,完全不顧及她的感受。

 

 

這也就算了,每次都三兩分鐘完事兒,她剛來感覺,就沒了。

 

 

空虛多年的她,此刻也很難受,看著許文那處,眼神變得迷離起來,可下一秒,她猛地一咬舌尖,“不行的老板,這不是加不加錢的問題,不好意思啊。”

 

 

許文皺了皺眉,上下打量著蘇倩,這么個尤物,表侄子滿足不了她,簡直暴殄天物,今天自己把她給吃了,也算是肥水不流外人田。

 

 

想到這,他心里竄出一頭惡魔,直接將蘇倩壓在了身下,一把扯開底褲,伸了進去。

 

 

“妹子,你都來感覺了,就讓老哥滿足你吧,肯定會讓你很舒服的。”

 

 

“不,不要……啊……”

 

 

蘇倩大驚失色,用力夾緊雙腿,可她哪是許文的對手?

蘇倩雖然在掙扎,可感受到那雙粗糙大手的愛撫,她又覺得渾身發麻,這種感覺,很舒服!

 

 

如果不是因為自己結婚了,如果眼前的男人不是自己的表叔,或許,她早就不顧一切,淪陷了吧?

 

 

想到這,蘇倩覺得有些羞恥,她居然對表叔有了這種想法。

 

 

“妹子,你身上好香啊。”

 

 

許文一只手抓住那兩片雪白,鼻尖蹭在蘇倩小腹處,使勁嗅了嗅,那氣味,令他異常興奮。

 

 

但就在這時候,吳杰突然在外面敲門。

 

 

“時間不早了,我表叔眼睛不舒服,得早些休息。”

 

 

聽到這話,許文下意識抽出手,有種被抓奸在床的感覺,而蘇倩也急忙跳下床,松了口氣的同時,也有些失落的,戀戀不舍的看了看許文下半身,幽怨道:“老板,那我先走了,下次有需要再叫我哦。”

 

 

尼瑪,什么情況!

 

 

許文準備伸手抓住蘇倩,可不能表現得太過,這要是被發現視力恢復了就完了。

 

 

也就是一愣神的功夫,蘇倩已經打開門出去了,然后吳杰就探著個腦袋,嘿嘿一笑,“表叔,按得舒服吧?”

 

 

“阿杰,這才沒一會兒,怎么就讓小妹走了,我還沒享受夠呢。”許文埋怨道。

 

 

“表叔,下次,下次再給你叫,今天不早了,你早點歇著。”

 

 

說完不等許文回答,關上門就溜之大吉了。

 

 

許文一頭霧水,不知道吳杰和蘇倩兩口子葫蘆里賣的什么藥。

 

 

事到如今,視力恢復的事情,必須瞞著吳杰,這樣興許就能發現端倪。

 

 

想到表侄媳婦兒的倩影,許文在床上輾轉反側好久,才沉沉睡去。

 

 

第二天起來,就看到蘇倩正在客廳里安慰一個少婦。

 

 

“曉月,那臭男人又動手打你,要我說的話,趕緊離婚得了,咱不受這個罪。”

 

 

許文定睛一看,不由得呼吸一窒。

 

 

眼前的女人,年輕貌美,身材豐腴,看上去比蘇倩還更勝一籌。

 

 

雖然沒見過這個女人,但是通過她們的對話來看,關系應該不錯。

 

 

許文的目光一直在她身上打量,那潔白如玉的大長腿,和盈盈一握的小蠻腰,讓人忍不住想愛撫一番。

 

 

還真是個尤物!

 

 

“倩倩,你也知道,我家那口子,稍微喝點酒就亂打人,可平時他對我挺好的,所以……”

 

 

張曉月哭得梨花帶雨。

 

 

她和蘇倩是鄰居兼閨蜜,每每受到委屈,第一時間就會來找蘇倩。

 

 

張曉月雖然比蘇倩大上幾歲,可身材風韻絲毫不比蘇倩差,年芳二十八,保養得卻跟剛二十出頭似的。

 

 

“家暴的男人,不管是不是醉酒,都不值得原諒,你要是不愿意離婚也行,但也別太慣著他,這幾天你就住我家,先把他給晾著。”

 

 

蘇倩輕輕拍打著張曉月的后背,以示安慰。

 

 

“這不太好吧?”

 

 

張曉月有些猶豫,畢竟她一個女人,別人老公還在家呢,終究不太方便。

 

 

也是這時候,許文摸索著,慢慢走出去。

 

 

“倩倩,阿杰,有人在家么,你們聊著,我去上班了啊。”

 

 

蘇倩看到許文,不禁想到昨晚的事兒,臉一紅,趕緊走過來扶著,關心道:“表叔,阿杰已經出門了,要不我送您去吧。”

 

 

“不礙事,按摩店就在小區門口,挺近的,我能摸到地兒,你忙自己的。”

 

 

張曉月一愣,抹了一把眼淚后,走過來,柔聲說了句。

 

 

“倩倩,正好我渾身酸痛,想去按摩一下,你先去上班吧,我送你表叔去。”

許文看了看張曉月,頓時氣血翻滾。

 

 

剛剛距離有些遠,沒太看清,此刻近距離看到,簡直美得冒泡。

 

 

聽她說話的語氣,也非常溫柔,這么好的一個女人,她男人竟然舍得打她。

 

 

這要是換做自己,疼她還來不及呢。

 

 

“也行,那就麻煩你了。”蘇倩也沒見外,“不過,得說好了,這幾天住我家,把你老公先晾幾天,讓他長點記性。”

 

 

“可是,你老公也在……”

 

 

“沒事,他朋友多,能找到住處,你就放心吧。”

 

 

“那好吧。”

 

 

得到應允,蘇倩滿意的點點頭,叮囑許文幾句后,就收拾東西準備出門了。

 

 

而張曉月,扶著許文,慢慢往外走。她的胸太大,隨著走動,會有輕微的晃動,也會時有時無的碰到許文的胳膊。

 

 

聞著她身上的芳香,許文感覺太幸福了。

 

 

想到接下來的幾天,能跟兩大美女共處一室,他就激動得不行。

 

 

“麻煩妹子你了,扶我一個瞎子。”許文道。

 

 

張曉月笑了笑,“不麻煩不麻煩,你是倩倩的表叔,也算是我的表叔,不過看你比我大不了幾歲,咱還是各叫各的吧。”

 

 

“也行,我叫許文,你叫我文哥就成。”

 

 

兩人聊著聊著,就到了按摩店,因為張曉月要按摩,正好和許文認識,就點了他的鐘。

 

 

包間里,許文拿出精油在掌心一邊搓著,一邊說道:“妹子,把衣服換了吧,方便按摩一些。”

 

 

張曉月應了一聲,看了看許文,有些忸怩,不過想到他不過是個瞎子,也就釋然了。

 

 

當她脫掉衣服的一剎那,許文差點流鼻血。

 

 

那兩片雪白脫離束縛,直接跳出來,視覺沖擊力很強。

 

 

這一刻,許文突然發現,當個盲技師,似乎也不錯,福利太多了,不管如何此,自己恢復視力這個秘密,都得先隱瞞著。

 

 

“文哥,你應該來倩倩家沒幾天吧,之前都沒見過你。”

 

 

說著,張曉月已經脫掉了褲子,露出雪白的臀部和大長腿。

 

 

許文眼睛都看直了,要不是墨鏡擋著,肯定被發現。

 

 

“誒,對,阿杰接我來的,給我找了個盲人按摩的活兒,也不能總待在家混吃等死吧。”

 

 

許文緊緊咬著舌尖,盡量不讓自己有太大的反應。

 

 

“那也是,總得自力更生,文哥挺堅強的。”

 

 

張曉月有些欽佩的看著許文,麻利的穿好衣服,然后趴在床上。

 

 

“文哥,可以了,開始吧。”

 

 

看著張曉月挺翹的臀部,許文越來越激動。

 

 

昨晚就被蘇倩撩得火熱,這會兒面前又有個極品尤物,鬼使神差下,他居然伸出雙手,一把摁在了屁股上面。

 

 

“嗯……”張曉月輕吟一聲,疑惑道:“文哥,你這按摩手法,怎么不太一樣?”

 

 

她還從來沒遇到過,一上來就按屁股的,這讓她有些難為情。

 

 

這話讓許文反應過來,趕緊解釋,“哦,是這樣的,這是一種新式手法,從臀部開始往上按,有助于頭部的神經放松,從而……”

 

 

一連串聽似專業的話從許文口中脫出,聽得張曉月云里霧里,她壓根也不懂,反而以為許文很專業。

 

 

可實際上,許文懂個屁!

 

 

“妹子,你雙腿分開一些,我要按摩內側的穴位。”

 

 

許文強調了一聲,眼睛直勾勾的盯著腿縫……

張曉月也沒多想,微微分開雙腿,即便還隔著褲子,但那雙腿間的縫隙依然誘惑。

 

 

似乎淡淡的清香從那處傳來,許文低下頭,皺鼻嗅了嗅,頓時感覺全身的血細胞都打開了。

 

 

“文哥,你怎么不按了?”張曉月疑惑道。

 

 

“這就按,這就按。”

 

 

許文擔心出岔子,不敢再走神,將褲腿卷到大腿根部,然后由小腿處,慢慢往上推動。

 

 

“嗯……”那種酥麻的感覺讓張曉月輕吟出聲。

 

 

聽到這爪耳的聲音,許文就像打了雞血似的,身體直接起了反應。

 

 

他趕緊躬身,避免被發現。

 

 

不過此刻的張曉月,閉著眼睛,享受著按摩手法帶來的快感。

 

 

那種癢癢的,麻麻的感覺,就好像有個溫柔的男人,在愛撫她一樣。

 

 

雖然她有丈夫,可她老公經常在外應酬,大醉回來后,要么直接睡覺,要么就對她拳打腳踢,兩人已經幾個月沒過夫妻生活了。

 

 

對于她來說,這是一種折磨。

 

 

腿按得差不多了后,許文聲音沙啞道:“妹子,翻過身來吧,該按前面了。”

 

 

一想到張曉月的那片雪白,許文就激動得不行。

 

 

張曉月翻過身來,臉蛋兒紅撲撲的,她剛剛已經被按出了感覺。

 

 

當她看到許文躬身的樣子,瞬間明了,連脖頸都通紅了。

 

 

許文看出她的反應,心里偷笑,一本正經說道:“妹子,通過剛剛的穴位按摩,我發現你的胸上應該有腫塊。”

 

 

“?”張曉月滿臉詫異,“不可能吧,很正常呀。”

 

 

可能是出于本能,她居然自己按了按。

 

 

咕嚕……

 

 

許文忍不住喉嚨滾動,“我也不能騙你啊,不信的話,我給你檢查下。”

 

 

張曉月本就有些難受,這么揉了下后,更難受了,聽許文這么說,她有些忸怩的答應了。

 

 

“好嘛,那,那就麻煩文哥了。”

>>>>完整章節全文在線閱讀  <<<<

Copyright © 2020 中國丘比特網 All Rights Reserved.
塑料大棚种菜赚钱吗 血战麻将技巧顺口溜 九游棋牌客服 河北排列7历史开奖号码 股票大盘分析的方法 三码中奖期期公开1一 新天地棋牌下载官网? 龙兴山西麻将 贵州快3开奖视频 篮球场围网生产厂家 能挂机赚钱的网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