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丘比特網

qq個性簽名 qq傷感簽名 qq情侶簽名 qq搞笑簽名 非主流簽名

您現在所的位置: - 個性簽名 - qq個性簽名 - 內容詳情頁

狂射短裙老師小奶娘欲海生波\寶貝你的水真香

中國丘比特網 / 發表于2020-04-30 17:06:57 / 歸屬于qq個性簽名 / 本文已影響

這里,可癢嘞……”

指到了自己羞恥的部位,陳月月的臉蛋突兀的就紅了。

 

老黃順著方向一看,緊身牛仔的包裹,依稀還能看到褲子映出來的輪廓,陳月月的話又讓人浮想連篇,讓他下身的反應更加強烈了許多。

 

“這是咋回事,快跟大爺好好講講。”老黃按耐住自己躁動的心情,努力讓自己看起來很正常。

 

老黃是村里唯一有本事還會看病的人,平時對自己還不錯,陳月月見他沒有什么異樣的表情,更沒有看不起她,索性全講了出來。

 

“俺也不知道咋回事,自從騎了俺叔給俺買的自行車,俺就病了,不光癢咧,有時候還會流出一些黏黏的東西。”

 文學

 

一聽這話,老黃樂了,這哪兒是病了,分明是陳月月到了動情的年紀,山里的路顛顛簸簸,自行車前端又是尖的,大腿根兒在凳子那處一蹭一蹭的,自然有了感覺。

 

瞧著陳月月窘迫著急的模樣兒,老黃本想告訴她實話,可望著她那年輕的身段,水蛇般的細腰,似乎對生理一點兒都不懂的樣子,好久沒碰過女人的老黃心里頭突然產生了邪念。

 

他今年才五十,身體還健壯的很,好多年沒有碰過女人的他最近總想找個地方發泄,眼前這個啥都不懂的山里姑釀,不正是個機會嘛!

 

拉著陳月月坐到身邊的位置上,老黃回屋內拿出一個聽診器來。

 

“來,大爺給你聽聽心跳。”說著,老黃不由分說,就將聽診器按在陳月月的胸脯上,陳月月微微一怔,但沒想太多。

 

隨著陳月月的呼吸,老黃感覺自己手指觸碰到的地方又軟又暖,只可惜隔著一層衣衫。

 

老黃的聽診器都在陳月月身上挪了幾次,感受到老黃的手在自己上身游走,陳月月心中有股異樣的的感覺:“黃大爺……還沒好嗎?”

 

“小蘭吶,你這怕是得了陰病,搞不好會要命嘞。”老黃皺著眉頭,一臉為陳月月考慮的模樣,大著膽子違心的說道。

 

瞧見老黃凝重且嚴肅的表情,心理年齡還是個孩子的陳月月頓時慌了,忙上前摟住了老黃的胳膊。

 

“黃大爺,陰病是啥啊,這病能治嗎?你可別嚇唬俺,俺才十八,還沒嫁人嘞。”

 

陳月月的動作又快又急,胸前那對兒寶貝狠狠的撞在了老黃的胳膊上,又大又軟和,讓他心里樂開了花。

 

明知道騙陳月月這種山里的小姑娘是不對的,自己還是長輩,可自從老伴兒去世后,他有三年沒碰過女人了,都快忘記女人的滋味了。

 

終于,老黃還是狠了狠心,決定抓住這次跟陳月月接觸的機會,擺出了一臉嚴肅。

 

“咱山里頭陰氣重,你騎個自行車整天跑來跑去的,自然就粘上了陰病,哎,你這娃兒也真是命苦。”

 

山里人迷信的很,聽老黃這么一講,雖然不是太懂,反正就感覺很嚴重的樣子,陳月月著急的眼淚都快出來了。

 

“黃大爺,你在城里當過大醫生,肯定有辦法,求求你救救俺吧。”

 

除了老黃,她實在想不到村里還有哪個能人可以瞧這怪病,摟著老黃的胳膊直晃蕩。

 

“這孩子,你甭著急,大爺也只是猜測,到屋里來,大爺給你好好瞧瞧行嗎?”

 

老黃被陳月月蹭的心神晃蕩,看她著急的模樣略有一絲不忍,語氣緩和了不少。

 

陳月月早已被嚇得六神無主,小基啄米般點著頭,跟著老黃來到了屋里。

 

來到屋里后,想到陳月月的懵懂無知,長的還勾人,心里的邪念愈發濃重了起來,深吸了一口氣后,他決定做一次惡人,大著膽子將手伸向了陳月月的褲子。

“大爺,您這是干啥?”瞧見老黃伸過的手,陳月月有些疑惑,抓了過去。

 

此時,老黃滿腦子都想一睹小姑娘下身,臉上忙堆起了和藹的笑意:“大爺給你瞧病呢,這不脫褲子我可看不了。”

 

黃大爺要看自己那個地方,她娘說過,這地方是不能隨便給男人看的,陳月月糾結了一下,但想到黃大爺這是在給自己瞧病,而自己是他的病人,這應該可以吧。

 

“俺自己來吧。”第一次當著男人的面拖褲子,陳月月的臉刷的一下就紅了。

 

望著陳月月牛仔褲子慢慢褪下后,逐漸露出的卡通圖案小褲褲,老黃激動的心都快跳了出來,細細一看,那小褲褲上隱隱還有陳月月說的那種怪病的殘留,這個發現讓他立馬有了強烈的感覺。

 

而且老黃還能夠聞到一股特殊的味道,身為過來人的他非常清楚這是什么味道,這讓他內心的邪念更加旺盛。

 

“這樣行了么?”陳月月低頭抿著嘴,將小內內掀起了一個空隙,不知道為什么,接觸到黃大爺那奇怪的眼神,她怪病好像又發作了,突兀的癢癢了起來咧。

 

“可……可以了。”老黃暗暗咽了口唾沫,呼吸都變了有些急促,慢慢湊了過去。

 

“嗯……別摸,這地方可臟咧。”觸碰到老黃的手指,陳月月像觸電了似的,打了個哆嗦,然后又羞答答的說。

 

“俺這地方光禿禿的,俺娘說,男人碰了晦氣。”陳月月擔心對老黃不好,善意的出聲提醒。

 

這陳月月下邊分明是沒經過男人的澆灌,發育的不太完善,聞言老黃停下了動作,語重心長道:“大爺一把年紀了,只要能給你把病瞧好,大爺啥都不在乎。”

 

說著,老黃又將手伸了過去,借著瞧病為由,占起了便宜,同時心頭的那種渴望也越發強烈。

 

“俺這病有的治嗎?”被黃大爺的手碰著,陳月月莫名的想要叫出聲,忙出聲問道。

 

不過說來也怪了,以往自己只有騎自行車的時候下邊才會癢,不知道為什么,被黃大爺的手蹭著,竟也出現了那種感覺,又癢又難受。

 

村里人迷信的很,黃大爺竟然不在乎自己是那樣的,陳月月心里有點兒感動,主動將大腿分開了一些,好方便黃大爺瞧的仔細。

 

“嗯,還好不太嚴重,就是治療起來有點兒麻煩,大爺我有一個快速見效的方法,你愿不愿意試試?”

 

仗著陳月月對自己的生理都不懂,想著自己又好久沒碰過女人,老黃心里打起了壞主意。

 

開始老王對眼前的小姑娘邪念還不太重,咋說也是一個村的,自己不能干禽獸不如的事兒,可摸索了這么一會兒,他實在忍不住了,內心深處就像是住進了一個魔鬼。

“什么方法?”陳月月稍稍松了一口氣,疑惑的問道。

 

老黃下邊憋的厲害,陳月月大腿根兒又若隱若現,屬實想要找個發泄口,可這姑娘雖然哪方面的知識不太懂,但腦子是正常的,就算是想要弄她,怕是也得慢慢來,而且裝的還得像那么回事兒。

 

“其實你這也就是陰氣入體,只要用陽氣比較重的藥物涂抹上去,把陰毒排出來了,你的病慢慢也就好了,這藥我這里倒是有,只不過……”

 

說到這兒,老黃故意裝的有些為難。

 

“是治病的藥比較貴嗎?”想到家里的情況,陳月月臉色黯然了下來。

 

“你這孩子,給你治病大爺怎么能要你錢呢。”老黃義正言辭的說。

 

“只不過涂抹也是講究技巧的,得配合上大爺獨特的手法才行,可你患處在那個地方,大爺還得幫你涂抹好一會兒,是擔心你能不能接受,所以……”

 

原來不是因為錢的問題,陳月月松了一口氣同時,繼而糾結了起來。

 

剛剛只是被黃大爺看了看,用手蹭了一下,她就覺得這下邊癢的要人親命,現在卻要讓黃大爺在尿尿的地方涂抹好長時間,這怎么好意思呢。

 

可是黃大爺好像真的疼自己,治病也不要錢,而且此時下邊正癢的厲害,再耽擱恐怕真的會出事了,陳月月索性將牙一咬:“只要你不嫌棄俺那地方臟,俺就愿意。”

 

說話間,陳月月主動將小褲褲褪到了膝蓋處,將那地方面向給了老黃。

 

“大爺這就去拿藥!”

 

瞧見這一幕,老黃激動壞了,扭頭就朝平時放藥的房間走,心里暗暗尋思,這山里姑釀就是好騙,只要慢慢激發出她那方面的渴望,不愁吃不到這塊兒到嘴的肥肉。

 

“月月,大爺這就幫你排毒了啊,你忍著點。”

 

重新回到房間的老黃,耐著性子將藥水滴在了掌心,有些顫抖的湊向了陳月月的大腿根兒,說是藥水,其實就是一些無副作用的護理液,涂抹在皮膚上還帶點刺激性的,能引起陳月月更強烈的反應。

 

“嗯,謝謝你大爺。”陳月月紅著臉羞臊的說著,明知道被男人碰自己那里不好,但想到自己的病,卻還是乖巧的分開的雙腿,讓自己的羞恥盡收老黃眼中。

 

不知道為啥,當觸碰到老黃沾滿藥水的手指,她忽然有種觸電般的感覺,奇怪的是黃大爺的手指還往里邊鉆,有種被螞蟻啃咬的感覺,不光難受,還焦躁的很。

 

“嗯……”那種奇怪的感覺讓陳月月忍不住想叫兩句。

 

但想到黃大爺是在給自己治病,她只好拼命的咬著牙忍耐。

 

老黃一笑,這小丫頭未經人事,被自己用手疼愛著下邊,才這么一兩下就遭不住了。

 

“月月,你實話告訴大爺,這里是不是也漲漲的?”老黃興奮的披著治病的外衣在陳月月下邊進進出出的弄著,一會兒后,突然伸手指向了她胸前飽滿的部位。

 

被他這么一弄,正常女人上邊都會有所反應。

 

陳月月自然也不例外,被他這么一問就羞澀的點點頭回應了。

 

“唉,你這孩子,陰氣入體,怕是形成了陰毒流遍全身了,大爺得盡快幫你排出來才行。”

 

說話間,色上心頭的老黃立馬將手伸進了陳月月的T恤之中,抓住了其中一團雪白,借著治病排毒的借口,按了起來。

 

“啊……”

 

被老黃極具技巧的挑逗著,上邊的一對雪白又被突然抓住,陳月月忍不住叫出了聲。

要說陳月月對男女之事確實懵懂,被老黃這糟老頭子襲擊了胸部,竟也沒有排斥之意,反倒是害臊的要命。

 

或許是第一次被男人碰的緣故,身上兩處禁忌都被老黃拿捏在手中,她身子幾乎一下子就軟了,有些喘不過氣來。

 

“月月,大爺也不想碰你這里,可是你的陰毒已經流到上面來了,只有兩邊一起排毒,陰毒才能在最快時間排出來,大爺都是為你好,你不會怪大爺吧?”

 

察覺到陳月月強烈的反應,生怕這小丫頭產生反感,老黃語重心長的說道,手上的動作稍微變慢,輕輕摩擦著她的肌膚。

 

明明自己是下邊難受,黃大爺卻忽然抓住了自己的胸部,陳月月雖然不是太排斥,但也有些疑惑,但聽老黃這么一說,頓時就明白了。

 

原來黃大爺是為自己好啊,這是在治病呢,并不是故意摸自己的,而且黃大爺說的似乎確實有道理,上邊也被抓住之后,下邊的傳來的尿意是變的強烈了,應該就是刺激到了體內的陰毒。

 

“嗯……知道了,麻煩你再快快一點兒。”陳月月大腦一片空白,情欲催動下,似乎黃大爺的動作越快,用的力氣越大,她就越舒服一些,陰毒也能出來的快一點兒。

 

眼瞧著陳月月一副欲火焚身的模樣,可把老黃這糟老頭子激動壞了,那雙糙手不斷的在陳月月兩個敏感位置來回游走,柔嫩的觸感和心頭產生的興奮一波接一波沖擊著他的神經。

 

“這小丫頭的皮膚真嫩,摸起來真是舒服!”

 

老黃暗暗享受著,不多時耳邊就傳來了陳月月因為動情而控制不住的嬌喘,仿佛有種魔力一般,讓他整個人都膨脹了起來。

 

反觀陳月月,被老黃這番治療,憋的臉都紅了起來,開始確實很難受,而且難受的要命,可不知道為什么,或許是黃大爺的藥跟手法起了作用,竟慢慢變的有些舒服,這讓陳月月對黃大爺更加信任,很配合的讓黃大爺對自己進行上下撫弄。

 

“月月,陰毒馬上就要出來了,再堅持一下,大爺再幫你加把勁兒。”

 

撫摸著陳月月年輕的身體,老黃的眼睛都冒火了,撩起陳月月寬松的T恤,就猛的低下了頭去。

 

老黃對她胸前雪白的突然襲擊,讓陳月月感覺自己像是被點燃了一般,嘴里忍不住哼叫了起來,一股很奇怪的東西也隨之涌了出來。

 

“黃,黃大爺,你快看,是不是俺體內的陰毒出來了?”

 

老黃壓制住自己的渴望,心中有些激動,陳月月竟然在自己手中泄了身子。

 

“哎呀,還真是,看來大爺的方法確實有效果。”望著陳月月動情后的余韻,一雙大腿還無力的分著,老黃眼珠子一轉,“只不過看模樣才排出來一半啊。”

 

老黃停下了動作,心中暗想,這哪兒是陰毒,分明是在他的手上泄了身子。

 

可能是老黃的方法確實讓她舒服了,所以加深了對老黃的信任,也有可能是她內心深處對這種事的渴望被引出來了,聽到這話的陳月月竟沒有一點懷疑,鬼使神差的就說道:

 

“啊,才一半?那大爺,你能再幫俺排排嗎?”

 

聽到她這話,可把老黃高興壞了。

 

自己都這樣弄她了,這小姑娘依舊一點兒異常都沒有發覺,感覺到自己下身的膨脹,難受的急需發泄,老黃的膽子徹底大了起來。

 

“當然可以了,可大爺現在有點兒累,你坐大爺腿上來,大爺再給你好好治治成不?”

 

“成,沒問題,謝謝你,大爺!”

 

知道自己已經成功了一半,陳月月覺得自己整個人都輕松了不少,對眼前的老黃毫無戒備,反而還多了幾分親近,主動朝老黃身上坐去。

 

然而就在陳月月背對著老黃,挺著蜜臀將要落下時,頭腦發熱的老黃竟不動聲色的悄悄解開了褲子,從束縛中徹底解脫開來。

 

“月月,大爺這就幫你把另一半毒排出來。”眼瞧著陳月月撅起的臀部逐漸向他偷偷放出來的那個地方湊去,老黃連忙對準了她準備進攻。

 

剛才親眼看到一部分毒的排出,此時陳月月對老黃信任的很,根本就不曾想到老黃會算計她,背對著老黃乖巧順從的往下緩緩坐著。

 

結果自然跟老黃預想的一樣,隨著陳月月翹臀的慢慢落下,兩個人很快就有部分身體接觸到了一起。

 

由于背對著老黃,陳月月上身的T恤又比較肥大,眼睛看不到,又被衣服遮擋,碰到老黃那里的瞬間,還以為是老黃的手指。

 

“大爺,您腿撐住,俺要坐下了。”

 

都碰到了自己下邊了,這小丫頭還全然不覺,怕是自己再進一步,都不知道是啥,本來還有些顧忌的老黃,連忙扶住了陳月月的細腰,往下按去。

 

“乖孩子,快坐吧,大爺有的是力氣……”

想到自己馬上就能夠徹底的占有陳月月這個十八歲的大姑娘了,老黃就激動地全身顫抖,雙眼冒火。

 

卻沒想到就在這一瞬間,門口響起了敲門聲。

 

艸!早不來晚不來,偏偏這個時候來人了!

 

“黃大哥,你這大白天不開門看病,關門干啥?”王二好奇的看著這緊閉的大門,他感覺這幾天身體不舒服,準備來老黃這開兩副藥。

 

這可苦了老黃這好不容易要到嘴的肉就這樣被打掉。

 

“黃大爺,有人來了,這……這怎么辦?”

 

陳月月對這個男女之事確實懵懵懂懂,但好歹也是知道廉恥的,如果被人看見她這幅模樣,肯定是不行的。

 

“月月沒事,咱這是看病,不著急,穿好后出來就行了。”

 

事已至此,老黃只好罷手,乘著陳月月起身的空檔將褲子穿好,然后又是一副衣冠楚楚的模樣。

 

陳月月點點頭,紅著臉將褲子穿好。

 

這有人來看病,這事兒是做不成了,老黃摸摸陳月月的腦袋,“我們已經成功一半了,別擔心,這件事我們都保密,下次你再來找大爺幫你。”

 

“好,我下次再來找你看病。”陳月月感激的看著老黃,說完就往外面走去。

 

老黃將診所的門打開,讓王二進來。

 

“我說這怎么回事呢,原來還有病人啊黃大哥。”王二看見陳月月跟著老黃從里面走出來,也沒多想,只以為老黃在給人看病呢。

 

“是啊,小姑娘身體不舒服,我給看看。”老黃說完還對著一旁的陳月月囑咐道,“回去注意安全。”

 

陳月月點點頭后就離開了診所。

 

王二說了自己的癥狀之后,老黃熟練地將藥包好遞給王二,然后就打發他走了。

 

現在他可不想多看王二一眼,畢竟自己的好事都被這貨給打斷了。

 

等人走后他就開始準備做飯。

 

他這座診所的房子就是以前居住兩層小樓,雖然看上去有些老舊,可質量杠杠的。

 

因為他是大醫院里出來的緣故,辦事的人多少都得給他點面子。

 

所以對于他開設診所的營業執照審批很快,基本上沒有花多少錢,要是別人去申請的話,沒有二三十萬,診所的執照是辦不下來的。

 

有時候想到這,老黃心里突然覺得這幾年的醫生真沒白干,方方面面的人都有可能用到,自己這個身份還真是幫了他大忙!

 

作為一個老光棍,老黃吃飯完之后,穿著他那一身白大褂,就坐在診所門口愜意抽著煙。

 

“真是舒坦!”老黃抽著手里的香煙,瞇著眼睛望著落下的夕陽忍不住感嘆起來。

 

自己兒子在城里有房有車,而老黃多少年的工資再加上從大醫院出來后也有一大筆錢拿到手,這在鄉下辦診所的錢就一分沒找兒子要,反倒因為得了人情還省下來一大筆。

 

俗話說手里有錢,心里不慌。

 

現在他房子有了,錢也有了,就差一個暖床的婆娘了。

 

老黃尋思著自己老伴也走了有段時間了,是該找一個女人一起給自己洗衣做飯,暖暖被窩了!

 

“可惜陳月月那丫頭就不錯。”老黃想起剛才陳月月雪白的身體,頓時忍不住心里一陣意動。

 

可他也知道自己和陳月月年齡相差太大,人家一個小姑娘,怎么會愿意陪著自己這個糟老頭子過一輩子呢!

 

“過幾天,讓劉媒婆幫忙問問吧。”老黃抽完最后一口煙之后,扔掉手里的煙蒂,腦海里忍不住尋思起來。

 

畢竟他條件也不差,想要再找一個續弦應該挺容易的吧!

 

“老黃,不好了,出大事了!”這時候,一位比老黃年紀還小一些的中年男人神情匆忙跑過來,朝老黃喊道。

 

“孔大膽,出什么事了?”診所里,老黃望著眼前神情急切的孔大膽開口問道。

 

孔大膽他們這個村的村長。

 

老黃所在這個村,位于南元省東懷鄉,華明鎮。

 

人口也不過上萬,而且還分布在周圍十里八鄉。

 

在村里生活的人也不過才幾百號人,加上年輕人受到外面世界的誘惑,大多數都選擇外出打工。

 

所以留在村里的不是不是老弱婦孺,就是正在讀書的孩子。

 

而因為人口的減少,所以鎮政府都已經幾次考慮將村子遷出大山,讓村子和鎮上并在一起,但這耗費的人力物力不說,對于一些住了一輩子的老人來說更是故土難離,要他們搬出去根本不可能!

 

所以就一直這么拖著了。

 

身為村長的孔大膽跑進診所之后,一臉著急朝他喊道:“老黃,你趕緊去王家看看吧!王家出事了。”

 

“王家出了什么事?”老黃聽見這話,立馬從板凳上站起來,抓著孔大膽的手忍不住開口問道。

 

大家鄉里鄉親的,左鄰右舍,有什么事情自然要互相幫忙。

 

特別是老黃經過這么多年的風風雨雨之后,對于這些東西更為看重。

 

子欲養而親不在!

 

雖然他現在生活變好了,可是一想起他逝去的父親,老黃心里滿是悲傷,自己在大醫院剛站穩根腳的時候,自己的老父親就沒了,讓打定主意想好好照顧他的老黃傷心了這么多年。

 

這也是為什么他不顧鄉人們的閑言碎語,選擇留下來的緣故。

>>>>完整章節全文在線 閱讀  <<<<

Copyright © 2020 中國丘比特網 All Rights Reserved.
塑料大棚种菜赚钱吗 52大庆麻将1098 好运南京麻将下载正版 股票涨停时买得到吗 三分彩怎么玩 河北20选5开奖结果走势 德甲拜仁vs多特蒙德 体彩江苏7位数开奖直播 哈尔滨大众麻将免费下载 安徽11选5前三直遗漏 天天捕鱼破解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