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丘比特網

qq個性簽名 qq傷感簽名 qq情侶簽名 qq搞笑簽名 非主流簽名

您現在所的位置: - 個性簽名 - qq個性簽名 - 內容詳情頁

滿肚子濃精漲走路子宮|異地戀賓館一直干

中國丘比特網 / 發表于2020-04-30 17:04:57 / 歸屬于qq個性簽名 / 本文已影響

 

洗衣機蓋子沒關,很容易就看到里面夫妻二人的衣服,在最上面的就是一條粉色的文胸和白色小褲,顯然是她剛才洗澡的時候脫下來的。

 

我將那條白色小褲拿了起來,放在鼻間聞了一下,除了她身上的體香,還有一絲別的氣味。

 

但這氣味卻激發了我的男性荷爾蒙。

 

剛才面對鄭雅麗的時候,我已經難受的不行,現在又聞到了這種味道,一下子腦袋就炸開了!

 文學

我小腹火熱,那股獨特的氣息瞬間沖入鼻腔。

 

我貪婪的吸收著這獨特的氣味,整個雙眼通紅,完全沉浸在自己想象中的場景里,以至于洗完澡的鄭雅麗出現在浴室門口,我都渾然不覺。

 

“房東,你在干什么?”

 

鄭雅麗疑惑而溫柔的聲音卻如炸雷一般,在我耳邊響起。

 

我渾身一震,要是被鄭雅麗發現,我在她心目中的熱情好客的房東形象就徹底毀了!

 

幸好因為我是面向角落,背對著鄭雅麗做的,所以當我轉身通紅的臉上強擠出一絲笑容面對她的時候,她的神色中也只有疑惑,倒是并沒有發現我的行為。

 

“沒……沒做什么,你這的水閥出了問題,我待會就幫你弄好。”

 

“水閥的問題,我還以為是水龍頭勒。”鄭雅麗好奇的走進浴室。

 

但忽然之間,她腳下一滑。

 

我連忙沖了過去,一把抱住了她。

 

溫香軟玉入懷,我簡直陶醉了。

 

“哦……好痛……”但是隨即鄭雅麗哼哼了起來,原來她崴腳了。

 

“你沒事吧?”我心疼的看著鄭雅麗,一邊將她扶起來了。

 

我終于和她有了最為親密的接觸,此時的她就在我的懷里,聞著她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我心頭如小鹿亂撞。

 

“沒事,我自己回去抹點紅花油就行了。”鄭雅麗的耳根子都紅了,她在我的懷里掙扎道。

 

“你好像崴腳了,可不能自己走,不然傷勢會加重,我學過推拿,我幫你按摩一下,給你上點藥,等下就好了。”

 

我連忙道,我依舊緊緊抱著鄭雅麗,這樣的機會得來不易,我哪里舍得就這樣放棄。

 

“那就謝謝了。”鄭雅麗嬌滴滴地道。

 

此時的她明顯沒有反感我,大概她覺得她自己走進浴室摔跤,是一個意外。

 

我將鄭雅麗攔腰抱起,放到了沙發上面,等她坐好了,我就將她的鞋子脫掉了。

 

她穿的是一雙簡單的家居涼拖,但當我把她的玉足握在手里的時候,我簡直被迷住了。

 

她的玉足,增一分嫌肥,減一份嫌瘦,握在手里,很是舒服,她腳趾甲上的紅色指甲油,看起來很是可愛。

 

“真正的美人,是任何部位都完美的,周大金那斯,還真是暴殄天物,他不配擁有鄭雅麗。”

 

我已經神魂蕩漾了。

 

“房東,你……你不會是忽悠我的,你壓根不會推拿吧?”鄭雅麗見我癡癡的沒有動作,不禁懷疑了起來。

 

“我得先檢查一下你的傷勢啊。”我回過神來道。

 

我收斂了心神,開始動作起來,先是給鄭雅麗的腳按了按幾個穴道,讓其血脈開始暢通,然后才開始推拿其腳踝。

 

雖然我懷了要親近鄭雅麗的心思,但我這推拿技術,是祖傳的,可不比那些中醫院的專家差,甚至,我還有些獨門技法,還有一些我祖父留下來的藥膏。

 

“嗯……嗯……”

 

因為有那么一點點吃痛,鄭雅麗的鼻子里面,發出了含混不清的聲音。

 

而這種聲音,和鄭雅麗做那事的時候發出的聲音是很像的,我的心神,一下就心神搖晃起來。

但我知道,現在若是胡來,鄭雅麗就會懷疑我,讓我覺得人品有問題,我先得展現我的推拿之術,讓她感激我才對。

 

聽著鄭雅麗那銷魂的聲音,對于我來說還真是一種煎熬,偏偏她穿的是那種輕薄的V領連衣裙,我要坐懷不亂,還真是太難了。

 

鄭雅麗的美目是微閉的,我趁機偷看她身,讓我大飽眼福。

 

而老天對我也不薄,她竟然崴腳了,我和她才能有肌膚之親。

 

“好了,你可以試試走路了,應該不痛了。”

 

雖然心中有萬般不舍,但十幾分鐘之后,我還是果斷地對鄭雅麗道,要拿下這種女人,不能太簡單粗暴,必須要有些耐心。

 

鄭雅麗試探著從沙發上站了起來,發現腳的確不痛了,紅紅的臉上露出了驚嘆之色。

 

她又試著走了幾步,贊嘆道:“房東,你這推拿之術簡直是神了啊,我腳一點事都沒有了,你比小診所的那些醫生,厲害多了啊,真是謝謝你啊。”

 

此時的她,對我的防范明顯放松了一些,她就穿著那件白色的連衣裙,站在我的面前。

 

她身上那些關鍵部位,尤其是她胸前的美好,隱隱約約展現在我的面前,吸引著我。

 

“不必言謝,都是水閥壞了,你進來查看才摔跤的,實在對不住了。”我誠懇的道歉。

 

“房東,你也是為了幫我,應該感謝你才對,不過、我身上好像也有些痛,是不是摔著了,要不……你也幫我檢查檢查?”就在我以為今晚的美好時光就要結束的時候,鄭雅麗卻忽然怯生生地道。

 

“難道鄭雅麗對我,也是有好感的?她好像很信任我?”我心中,頓時狂震道:“好,我幫你檢查檢查。”

 

這樣的機會,我是巴不得的。

 

很快,鄭雅麗趴在我客廳的沙發上。

 

她的身材是玲瓏有致的,我都看呆了,這只能用玉體橫陳來形容,先前她是坐著的,對我的刺激感還沒那么足,但是現在,她是趴著的,那翹翹的豐滿,就那么展現在我的面前,讓人獸血沸騰。

 

“房東,怎么還沒開始?”

 

鄭雅麗小聲催促了起來,她的聲音甜甜的,糯糯的,顯得更加勾人。

 

“馬上。”我立馬道:“我先給你按按一些關鍵的部位,你要是覺得痛的地方,就告訴我。”

 

“好。”鄭雅麗道。

 

我看不到她臉上的表情,但我看她的耳根子,更紅了一些。

 

于是,我從她的頭部檢查起,然后到香肩,然后從背部一路下來。

 

當我的手放在她那翹翹的豐滿之上,那手感,那彈性,簡直讓我要飛了起來、

 

鄭雅麗的身子,明顯也微微顫抖了起來。

 

“鄭雅麗,你背部沒啥問題,沒受傷,要不翻個身,我檢查一下你正面?”我更加大膽了,主動提議道。

 

鄭雅麗沒做聲,但是主動翻身了,而她眼睛基本是閉著的,一副嬌羞的模樣。

 

我知道這女人,只怕也是動了情,對我有些意思了。

 

她的這種不拒絕,讓我的膽子越來越大了,我知道,今天發生一點什么的可能性很大了。

 

鄭雅麗一翻身,我的鼻血都差點噴了出來。

 

因為她那對美好,因為尺寸規模太大,幾乎有一般露在了外面,那種白皙足以淹沒任何的男人。

 

而她的衣服是薄紗材質的,透過那連衣裙,我都可以看到她那性感的丁字小褲,那里已經是一片……

這種視覺上的刺激,真的讓我沖動。

 

但我還是忍住了,沒直接撲上去,要勾搭一個女人,那就得慢慢攻心,讓她的心和身都屬于我。

 

我開始檢查她,她只是扭傷了腳,在我的推拿之下,已經基本沒問題了,她身上并無傷。

 

但我還是趁機一邊欣賞美景,一邊幫她推拿。

 

她很是害羞,微閉著眼睛,壓根不敢看我。

 

“你其余地方沒什么傷,但為了防止意外,我給你松一下筋骨,讓血脈通暢一下,好好放松一下。”

 

稍微檢查之后,我對鄭雅麗道。

 

“好的,房東,謝謝你。”鄭雅麗同意了,還向我道謝。

 

于是,我開始給她推拿,從頸部、到肩膀,到手臂,到腰部,甚至是腿部。

 

最后,我的手慢慢到了她那一對下方的位置推拿,甚至,有時候手指還若有若無地掃過那兩個地方。

 

但我的動作幅度不大,讓她覺得我不是故意的。

 

因此,她臉色緋紅,卻沒說什么。

 

而我,此時手都有些顫抖,因為那地方,實在是太有彈性了,我很想用手掌直接覆蓋上去。

 

而在我的慢慢撩弄之下,她的呼吸也有些紊亂了起來,似乎我這種若有若無的接觸,讓她覺得很是刺激。

 

大概二十幾分鐘之后,我適時地結束了對鄭雅麗的按摩和推拿,道:“你沒什么傷,不過……”

 

我欲言又止。

 

“不過什么?”

 

鄭雅麗臉色微紅問道,其實,我看出來她剛才對我多少有些動情,不然不會在我要送她回去的時候,卻要留下來讓我檢查。

 

“你的身體經絡,有些問題,你是不是最近夜夢頻繁,而且白天精神狀態不好?”

 

我故意道,我雖然懂一些推拿,但是我在醫術上毫無造詣,是故意瞎掰的。

 

“房東,你不是醫生,沒想到懂的真多,最近我的確睡不好,精神也不是太好。”鄭雅麗嘆氣道。

 

“其實,你這個身體,要調理還是很容易的,當然,鑒于你目前的情況,只怕不好調理。”我開始賣關子了。

 

“房東,你能不能說得明白一點?”鄭雅麗好奇了起來。

 

“這話,有點難以啟齒啊。”是繼續吊鄭雅麗的胃口。

 

“你直接說就是了。”鄭雅麗道。

 

“那我說了啊。”我猶豫了一下之后道:“看你的經絡,你……你應該是長期得不到男人滋潤,得不到關心,因此身體機能下降,失眠多夢。”

 

“胡說!”鄭雅麗一下臉紅了,大概是想到了她老公周大金不行的事情。

 

“我可沒胡說,我祖上可是出過神醫的,雖然我沒有繼成衣缽,但是我還是學了一些獨門絕技的,你這個樣子,我已經知道原因了。”

 

我認真道,鄭雅麗那害羞的樣子,讓我無比心動。

 

鄭雅麗沒做聲了,算是默認了這件事情。

 

“我沒說錯吧,周大金肯定不行,而你還這么年輕,要是就這么守一輩子活寡,那真是艱難啊。”我嘆氣道。

 

“不如,我幫幫你?”

 

我嘴邊說著,手就已經觸碰上鄭雅麗胸脯,下一秒,難以言喻的手感就讓我完全沉浸在了其中,激動的呼吸都在發抖。

 

鄭雅麗當即一驚,想要拉開我的手,可不知怎的,被我摸到的瞬間,就感覺一股電流從全身襲過,莫名的沒了力氣......

 

她久曠難耐的身體本就敏感的不行,現在四肢綿軟無力,做不出有效的掙扎,只能勉強保住清醒,強忍著舒適艱難開口。

 

“不……不要這樣……你走開。”

 

我哪舍得走,見到鄭雅麗沒有特別激烈的抵抗,頓時明白自己那個猜測是對的,這個女人絕對是渴望著那些!

 

于是,我著魔一般的把手往下移,探進了她兩腿之間……

鄭雅麗雙頰緋紅,小嘴里不停的發出聲音。

 

“鄭雅麗,不要嫌我說話難聽,你總不能守一輩子活寡吧,如果你們感情深厚,那就當我沒說。”開始勸說鄭雅麗,只有她踢了周大金,我才能光明正大的擁有她。

 

雖然說著話,但我手上的動作卻沒停下來,弄得她嬌喘連連。

 

鄭雅麗這回沒說什么拒絕的話,只是一邊輕吟,一邊用復雜的眼光看著我,看來她內心異常的糾結。

 

我想著加把勁,應該就能把她弄到手了,于是準備繼續行動,把下面的玩意靠了過去。

 

“老婆,猜猜我給你帶了什么回來。”周大金的話,伴隨著鑰匙開門的聲音傳來。

 

嚇得我清醒了過來,對同樣慌亂的鄭雅麗小聲說:“那個,我、我先躲起來。”

 

鄭雅麗點頭,小聲說道:“去雜物間。”

 

我趕緊跑到雜物間藏好,之后聽到周大金說是回來取東西,馬上就走的,我這才放下心。

 

等周大金走后,我也沒敢在鄭雅麗家多待,挺著昂揚的兄弟,快速的離開了。

 

解決完生理問題后,這次上樓頂,重新打開了水閥。

 

剛打開就接到了鄭雅麗打來的電話,她好像失憶一樣,淡淡的問:“房東,我家里有水了,是你幫我弄的嗎?”

 

我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笑:“不知哪個缺德的家伙,把你家總水閥關掉了,我現在打開了。”

 

“那真是麻煩你了!”

 

“都是鄰居,客氣什么。”

 

隨后的一周里,我再也沒有機會跟她獨處,唯一的樂趣就是通過監控畫面偷窺鄭雅麗的日常生活。

 

星期五下午,周大金找到我,要請我去他家喝酒。

 

我心中一動,一口答應下來。

 

我要憑借這次和鄭雅麗親近的機會,再次撩撥她!

 

席間,我非常的開心,沒想到鄭雅麗廚藝很好,做的菜色香味俱全,樣樣可口。

 

我和周大金邊吃邊喝,我也終于知道他請我吃飯的原因。

 

原來最近他們手頭有點緊,希望我能寬限房租時間。

 

我自然說沒事。

 

夫妻二人很開心,趕緊敬我酒。

 

飯桌不是很大,鄭雅麗就坐在我和周大金之間,她沒喝酒,只是以茶代酒來敬我。

 

我和周大金都喝了不少,后來他有點吃不消了,就去了趟廁所。

 

等周大金離開后,客廳就只剩下我和鄭雅麗了。

 

我也喝多了,目光不自主的落在鄭雅麗身上。

 

她穿著一條淺藍色的連身裙,露出芊細的玉臂和兩條雪白的大長腿。

 

因為坐的比較近,我能聞到她身上香味,那大腿白皙細膩光滑的肌膚看著極具誘惑力,讓我心里忽然跳了一下。

 

她沒穿襪子,光著潔白小巧的腳,腳趾上涂著紅色指甲油,顯得漂亮可愛。

 

我裝著喝醉的樣子,腦子一時發熱,竟做出一件讓我自己都感到驚訝的事來。

 

我伸出了手,在她大腿上摸了一下,脫口而出道:“你的腿真好看!”

 

我做完之后馬上就后悔了,要知道這樣的舉動完全可以說是調戲她了。

 

如果這時候她突然翻臉,大聲喊周大金,那我以后就沒臉來她家了。

 

估計是沒想到我居然有這么大膽的行為,鄭雅麗一時沒反應過來,驚訝的看著我,臉色瞬間就紅了。

 

她馬上躲開我的目光,起身不自然的說道:“估……估計我老公喝多了,我去看看他怎么樣了。”

 

我心里忐忑不安,砰砰直跳,擔心她會將這事告訴她的丈夫。

 

我用力搓了搓自己的臉,如坐針氈的等著夫妻二人回來。

 

過了一會,鄭雅麗扶著周大金從廁所出來,周大金已經徹底醉了,不省人事。

 

主人家都醉了,我也只能回去,回到家滿腦子都是剛才摸鄭雅麗大白腿的畫面,心里不住的胡思亂想,這一想就心動了,一雙腳不知不覺的走到了她家門前。

 

正想敲門,卻發現門是虛掩的。

 

估計是我離開的時候門沒關上,而鄭雅麗也沒注意到。

 

我悄悄推門而入,客廳的燈是關著的,不過洗手間的燈卻開著,而且從里面傳來一些怪異的動靜。

 

我本來想叫鄭雅麗的,聽到這動靜便叫不出來了,鬼使神差的偷偷靠近了洗手間。

 

“嗯…”

 

然后就聽到一些很清晰的呼吸聲,還有嘩啦啦的水聲,偷偷靠在洗手間的邊緣,透過門縫,我看到……

 

我渾身一震,心里的邪火瘋狂燒了起來,鄭雅麗在洗澡的時候居然……

 

我的身體火熱了起來…

 

而就在這時,浴室里便再也沒了動靜,過了兩分鐘,連水聲也停了。

 

我心中一驚,該不會已經完事了吧。

 

急忙轉身想要逃離,沒想到情急之下,自己左腳踩到了右腳的鞋帶,身體一個不穩,便重重摔倒在地板上,發出劇烈的動靜。

 

“老公,是你嗎?你怎么了?”鄭雅麗驚訝和擔心的聲音響起,然后便聽到腳步聲跑了出來。

 

我想要爬起來,但摔得太痛了,疼的一時間根本爬不起來。

 

洗手間的門突然就打開了,鄭雅麗就站在門口,而且是一絲不掛的樣子!

 

我完全傻眼了,目光直直的盯著鄭雅麗的身體。

 

鄭雅麗顯然沒想到,我會在她洗手間外,愣了足有兩秒鐘,一聲尖叫之下,以最快的速度將門“砰”的一聲關上了。

 

我也終于反應過來,干咽了一下口水,心情有些忐忑。

 

她會不會把我當成是變態的偷窺狂,出來向我質問,或者干脆報警?

 

我有點緊張…等了好一會,鄭雅麗終于打開洗手間的門出來了,穿上了平時那套保守的睡衣。

 

她看到我面色通紅,躲開我的目光,低聲問道:“房東,你……你怎么會在這?”

 

“你千萬別誤會,我回去睡覺的時候才意識到手機落在你這了,剛好門又沒關,我就進來找手機,結果……結果不小心摔了一跤,就被你撞到了。”我緊張的解釋道,自己也覺得十分尷尬,同樣不敢和她對視。

Copyright © 2020 中國丘比特網 All Rights Reserved.
塑料大棚种菜赚钱吗 河北省十一选五 大发快三app 5分赛车平台 2000字万科股票分析 广西快3遗漏走势图 广东36选7开奖视频 亿牛配资 深圳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售 四川体育彩票兑奖流程 2018股票分析范文p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