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丘比特網

qq個性簽名 qq傷感簽名 qq情侶簽名 qq搞笑簽名 非主流簽名

您現在所的位置: - 個性簽名 - qq個性簽名 - 內容詳情頁

大學旁邊賓館的叫聲|舒心v青梅竹馬

中國丘比特網 / 發表于2020-04-30 17:04:08 / 歸屬于qq個性簽名 / 本文已影響

漸漸的,小嬌的聲音,越來越大。面色緋紅的她,雖然已經捂住了嘴,可老林太過老道。

 

小嬌的身子骨,最終癱軟了下來。

 

而老林,早已注意到小嬌的體內變化。

 

絲襪的某處,顏色都變深了。

 

老林屏住呼吸,伸出手往小嬌的絲襪大腿深處、探了進去……

“林……林叔你干嘛?”禁區被侵犯,小嬌得以驚醒。

 文學

 

“呵……小嬌啊,林叔什么意思,你還不懂嗎?”老林也不打算躲躲藏藏,直接開門見山。

 

“小嬌啊,林叔我喪偶二十多年,好久沒開過葷了,而且正好你也有需求,咱兩合作一下,不是兩全其美嗎?”一改之前的慈祥面目,此時的老林,猶如一位魔鬼。

 

“我……我有男朋友呢。”小嬌翻過身,嬌軀縮成一團、躲到了床頭。

 

“哈哈,就那個瘦猴?三秒男?”老林諷刺道。

 

“你……你怎么知道……”小嬌驚呼。

 

“我不但知道你男朋友是個廢物,我還得知,他是個癮君子,你是個小偷!”老林邪笑一聲,隨后把錄像的事情說了出來。

 

包括前些天,小嬌偷了老林幾條國外牌子的煙。

 

那些煙,大部分都是小林公司發的。

 

老林也抽不慣,就都放在一個柜子里。

 

要不是有監控,誰都不會想到,煙會被小嬌偷走、變賣。

 

“小嬌啊,如果你不想坐牢的話,那就老老實實的滿足我,你林叔,也不算是壞人,以后,反而會對你更好的。”老林走上前,雙手已經撫摸起小嬌的絲襪美腿。

 

小嬌別無選擇,她可不想年紀輕輕就去看守所吃牢飯。

 

“我……我先去洗個澡,好么?”小嬌強忍著內心對老林的厭惡。

 

“行,那你趕緊去。”老林準許道。

 

不一會兒,小嬌裹著浴巾回到了老林的臥室。

 

“現在可以開始了嗎?”小嬌俏臉微紅。

 

即便她討厭老林,可馬上就要干那啥了,她更多的情緒還是害羞。

 

“不不不,你先去打扮一下再過來,就這么直接開始,多沒有趣味!”老林壓抑住了渴望,他要好好的玩、痛痛快快的開個葷!

 

幾分鐘后。

 

身穿一身淡粉色連衣中裙的小嬌,重新出現在老林的眼前。

 

老林癡癡望著小嬌靚麗的身影,驚的嘴里一個字都吐不出來。

 

一頭烏黑靚麗順滑的秀發,自然地由耳后順頸而下、披散在香肩與背后,V字領口露出了一片雪膩的肌膚。

 

連衣中裙非常修身,幾乎是沿著小嬌的曲線量身定制,身材之好,無法形容。

 

一對豐腴托起了傲人的前胸,光滑細膩的小腹點綴出迷人的蠻腰,渾圓飽滿的臀部勾勒出一段完美的曲線,緊身的裙子裹著她豐滿的臀部、在扭動中讓人有著難以抗拒的沖動。

 

裙子的開衩處,是一雙在肉色絲襪下晃動的修長美腿。

 

絲襪包裹的玉腿閃著光澤雪白而修長,更顯得風情萬種。

 

加上粉絲的高跟鞋,小嬌渾身上下洋溢著動人的風韻,美麗而又高貴。

 

一雙清澈明亮的大眼睛,讓人看到便想品嘗一番的烈焰紅唇,再加上她那線條優美細滑的香腮,吹彈得破的粉臉,活脫脫一個國色天香的絕代大美人兒。

 

老林的心底格外震驚,看來小嬌為了免去牢獄之災,花了不少功夫呢!

 

如此性感妖嬈的小嬌,馬上就要成為老林的盤中餐了……

 

“林叔,您躺好,讓小嬌來好好服侍您……”只見小嬌主動把老林推到在床,然后脫下自己的粉絲高跟鞋、上了床……

這個夜晚,讓老林難以忘卻。

 

一開始是小嬌主動服侍老林,之后老林由被動化為主動,最后在小嬌的求饒之下,老林才放過了她。

 

雖然二十年沒開過葷了,但老林每天保持著身體鍛煉,所以持久度完全甩了普通年輕人好幾條街。

 

小嬌也好久沒這么舒服過了,對于老林的床上功夫,她只能表達出愈來愈多的渴望。

 

之前好一段時間,小嬌被阿良折磨的不行,幾乎每次都得靠小嬌自己解決需求。

 

而如今,有了老林,小嬌就不需要自給自足了。

 

老林與小嬌,也算是真正的合作、互相滿足了。

 

有了身體之交,老林與小嬌的關系,也算是突飛猛進。

 

老林從小嬌那里得知,其實阿良以前并不是一位癮君子。

 

五年前,小嬌一家河邊散步,之后小嬌的父母不幸掉入河里。

 

因為父母都不會游泳,所以小嬌只能是大聲呼救。

 

之后,正是阿良的出現,下河救了小嬌的父母。

 

阿良是小嬌全家的救命恩人,而且阿良沒有要對方給的現金報酬,只是與小嬌一家時不時的保持聯系。

 

之后,阿良與小嬌關系越來越好,兩人成為了情侶。

 

小嬌的父母,對此也表現出十分支持。

 

阿良與小嬌,兩人剛開始在一起時,倒是十分甜蜜。

 

即便阿良不是什么高材生,但阿良肯努力,上班刻苦、好學、不懂就問。

 

沒過2年,阿良便一路升職加薪,成為了某租房中介的商務經理。

 

原本,小嬌對自己的生活、婚姻,充滿期待。

 

兩人甚至已經談婚論嫁、計劃什么時候付首付買婚房。

 

結果,就在一年前。

 

阿良某次出差回來,性情大變,一開始對小嬌冰冰冷冷。之后每當小嬌做錯些小事情;蛘呤亲尠⒘疾粷M意的話,對方就會暴怒、甚至直接動手打人。

 

小嬌本以為自己是全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結果就這么直接被打回了原型。

 

冷暴力、家暴。

 

小嬌本打算放棄這段感情,可阿良時不時的就用他是小嬌一家的救命恩人、用這個理由來讓小嬌暫時無法離開他。

 

甚至,小嬌沒有把阿良的變化告訴家里。

 

小嬌不想讓父母失望、不想讓父母擔心。

 

但小嬌也不相信,這么多年的感情,說沒就沒了。

 

于是,她開始調查,最終得知,阿良成為了一個癮君子。

 

至于是誰給阿良下圈套的,小嬌不知道。

 

之前阿良是個大好青年,也不可能是阿良主動去碰毒品的。

 

人要是沾上了毒品,那就一輩子毀了。

 

阿良因為毒品,工作上,業績一落千丈,很快便停了職、之后開除。

 

性格也有積極向上,轉變成頹廢不已。

 

原本兩人計劃買婚房的首付錢,也被阿良敗光。

 

加上阿良不去工作,反而開始賭博……

 

小嬌真的是沒辦法,所有壓力都壓在了她的肩膀上……

 

在來當保姆之前,小嬌還欠了2W的高利貸。

 

幸好是小林給了她現在這份工作。

 

小林給的工資很高,一個月1W,而且前三個月的工資,一口氣就給了。

 

所以,當初在小嬌看來,林家,也算是小嬌的恩人了。

 

只是小嬌之前沒看出來,林家的老林,是個大色狼。

 

曾經讓老林朝思暮想的凹凸有致身軀現在就赤裸的躺在自己的懷里,不由的讓老林欣慰的嘆了一口氣。

 

一只手順勢捂住小嬌胸前柔軟的面團,一面欣賞著激情過后她白里透紅的粉嫩面容。

 

小嬌本來對老林是充滿了厭惡的,這個強迫的要了自己身體的男人,她怎么可能會喜歡上。但是這一切在和老林的一場翻云覆雨后徹底的改觀,就像征服一個男人先征服他的胃一樣,征服一個女人先征服她的身體。

 

常年在阿良那里體會不到女人快樂的小嬌正一臉滿足的躺在老林的懷里,任由他粗糙的大手在身上肆意游走。小嬌這才感覺自己像是重新活了過來。

 

有一種感覺是任何言語都表達不出來的。

 

“小嬌,做我的女人吧。”

 

老林一邊說,手上的動作卻沒有停,摸的懷里的小嬌春心蕩漾,嬌喘連連。

 

他對自己這方面可是十分的自信,別說年輕的時候,就是現在也沒幾個男人能比的過他,和他睡過的女人就沒有不留念他的道理。

 

“可是...”

 

小嬌的面色潮紅,一臉朦朧的看著正抱著自己對自己上下其手的老林。

就算在這種時候,大腦里面還是有一些理智的,雖然她的生活她的身體都需要老林,但是她也沒有忘記現在阿良才是她的正牌男朋友。

 

她和老林現在糾纏在一起,無疑就是已經出軌了,可是她也很掙扎,很迫不得已。

 

“你在擔心你那個男朋友阿良?”

 

老林低頭看見小嬌猶豫的神情,就知道她在擔心些什么。

 

也不怪小嬌猶豫,畢竟是自己半路截貨,她那個男朋友雖然已經變成了癮君子,但是好歹以前也是真的對小嬌好過,老林覺得自己從內心里面能夠體諒小嬌的難處。但是事到如今,小嬌能不能,愿不愿意離開自己還是個問題了。

 

“小嬌,以前的事情都是以前了,難道你要因為這一個男人毀了你的下半生?你因為你的父母感激他,可是再感激這三年也足夠你還他的了。”

 

老林盡量的給小嬌做一做心理工作。

 

他是真的不希望看見小嬌毀在了這樣一個癮君子的手里,現在可以讓小嬌為了他去盜竊,那以后了?所有的事情只會越來越嚴重,嚴重到無法挽回的地步。

 

誰都知道,任何道理和人性在癮君子這里都不存在的。

 

“老林,我知道我不能為了他毀了自己,可是每一次只要想到那是我父母的命啊,命大過一切,這哪里是我能補償的了的。”

 

小嬌說著說著就有眼淚掛在了臉上。

 

她心里才是最委屈的,本來以為幸幸福福的遇見了自己的良人,救命恩人,身子和心都給了出去,然后發現只是一只填不滿的狼。擺脫不了的坑?墒切睦锏呢熑魏偷览碛指嬖V自己還得必須的抗下去。

 

老林是最見不得女人哭的那種男人,恨不得天大的仇和怨都讓給自己扛下來。

 

女人嘛,天生是用來疼愛的,只需要打扮的漂漂亮亮的伺候好自己就可以了。哪里能讓女人有那么多的難過和事情。

 

老林趕緊的幫小嬌擦了擦眼淚,現在在老林的心里這就是給個傻姑娘,別人給了她一點點的好,總是想著怎么能把最多的好還回去?墒乾F在這個社會上面永遠都是壞人多。

 

老林自認為自己也不是個好人,他好色暴躁,但是他的身體里面還是有著好人的成分,所以沒有讓他變成阿良那樣的人。

 

“老林,你告訴我,我該怎么辦?”

 

小嬌一邊說著一邊把留著眼淚的臉埋進了老林的懷里,突然一團軟肉鉆進了自己的懷里,讓老林有那么一瞬間顧不上心疼小嬌了,只覺得下腹一緊,有些東西已經高高舉起像小嬌示意了。

 

明顯小嬌也感受到了老林的剛猛,臉色緋紅。

 

老林緊緊的抱住小嬌,感受著他之前渴望了很久的豐滿和翹臀。

 

“小嬌,你該把阿良約出來談一談,總是這么拖下去實在不是辦法,這一次遇見的是我,你可以用你的身體來完事,那如果遇見的不是我,那你豈不是要為了他去坐了牢?”

 

老林和小嬌這件事說不上來是誰賺了誰虧了,每個人都是各取所需,老林渴望小嬌的肉體,小嬌渴望老林的錢還想要當女人的幸福。

 

“可是我也害怕如果他不放手怎么辦?”

 

小嬌緊緊的樓住老林的脖子。

 

一個女人如果真的發自內心的誠服在你的身下,那么不用言語也能察覺的出來。就比如現在,小嬌整個人恨不得扯住老林不松手。

 

“你去約阿良出來談一談吧,放心,你的身后還有我,出了任何事情,我都在。”

 

老林胸有成竹。

 

他的身體素質可不是開玩笑的,就算是他的兒子小林來了都不一樣有他健碩,更何況一個弱不禁風的癮君子。

 

小嬌吧嗒一聲親在了老林的臉上。

 

也顧不上自己現在穿沒穿衣服,赤裸著身體站起來四處尋找著手機。

 

她已經決定好了,她要和阿良來個徹底的了斷,不管是為了誰,她都不能這樣放縱自己和放縱阿良。

 

這下可是讓老林爽翻了,雖然做都做過了,但是畢竟是在床上,身子挨著身子,感受過很深,但是視覺上面還沒能像現在這樣,透過窗臺的陽光照射,小嬌的軀體一絲不掛的站在老林的面前,豐滿的兩坨軟肉讓人看起來就很有撫摸的欲望,山峰之下是平坦的小腹,小腹后的黑森林勾人心魂,筆直的長腿還有那弧度分明的翹臀。

 

每一處都能讓老林再一次重振雄風。

 

小嬌拿起手機,聲音清脆。

 

老林除了她的第一句阿良,我們見一面談談吧,后面的全部都已經聽不進去了。

 

他現在只想化身為狼,去擁有,去霸占。

 

一場激戰。

女人就像花朵,被滋潤過后的和沒有被滋潤的,那給人的感覺就太不一樣了。

 

這幾天小嬌和老林兩個人無時無刻的黏在一起,身上就從來沒有穿過衣服的時刻,吃喝都靠外賣,那棟房子成了兩個人的愛巢,一直到今天小嬌和阿良約定好了的日子,小嬌才不得已穿好了衣服下床出門。

 

小嬌的內心經過這幾天老林的滋潤已經十分的堅定了,沒有什么事情可以阻止她和老林在一起的心思,隨便他人怎么看,但是只有她自己明白,和老林在一起的自己才體會的到做女人的快樂,還有被保護的幸福。

 

如果說之前的小嬌是一朵含苞待放的百合,那么現在就是一朵嬌艷欲滴的玫瑰了。整個人散發出一種熟女的魅力。

 

經過老林的改造,似乎更加的豐滿堅挺,曲線動人。

 

“小...小嬌?”

 

遠遠的傳來一聲不確定的叫聲。

 

等小嬌回過頭去,就看見弱不禁風的阿良把自己裹得嚴嚴實實的像她走來。

 

“幾天不見,你可是變漂亮了啊。”

 

阿良也能明顯的感覺到小嬌身上有什么東西在變化,人還是一個人,但是說不清楚就是有些東西不一樣了。

 

所有的女人都是看韻味的,很明顯小嬌的韻味就變得與眾不同起來,走在人群中都是最耀眼的那朵花。

 

“有錢嗎?前幾天不是讓你再偷那個老頭點值錢的東西給我嗎?我這癮上來都快忍不住了。”

 

阿良現在也顧不得欣賞小嬌美不美了,錢到手什么都是好的,有了錢才能繼續滿足自己的毒癮。反正在阿良的心小嬌這輩子是跑不出他的手掌心了。

 

“阿良,我們分手吧。”

 

小嬌的聲音冷冰冰的,眼神也冷漠的看著阿良。

 

“我給你十萬塊,就當是我給你最后的補償了。”

 

阿良的腦子里有一分鐘的短路,但是瞬間就反應過來了。

 

“十萬塊?想分手?永遠不可能!”

 

開什么玩笑,只要不和小嬌分手,那小嬌一輩子就是他的提款機,就沖小嬌因為父母對他的感激,他想要小嬌做什么他就得做什么,十萬塊就想擺脫的掉他,怎么會有那么容易的事情。

 

這段時間他讓小嬌在老林那里偷偷順過來的小東西雜七雜八的賣賣都賣了好幾萬快了,十萬塊肯定是填滿不了他的無底洞的,更可況他現在一個癮君子,到哪里去找比小嬌還要好的老婆。

 

“你可別忘了是我救了你的父母,你現在想過河拆橋是吧!”

 

“我...”

 

小嬌又開始猶豫了起來,她實在沒辦法忘記那寒冷的冰水里面,任由她怎么呼救,都沒有人愿意去救她的父母,當時還沒有吸毒的阿良,只有他勇敢的跳了進去。不僅拯救了自己父母的性命,連自己的一顆芳心也都一起給了阿良。

 

那后面的日子里面兩個人也的確相愛過一段時間,俗話說得好,一日夫妻百日恩。雖然在那以后阿良已經完全變了樣子,可是過去的種種都是抹不掉的。

 

“我不管,想用十萬塊打發我是沒那個可能的,你知道我吸毒需要多少錢嗎?你以為十萬塊可以管多久?你這個女人怎么這么自私?!”

 

就在小嬌猶豫的時候,阿良的話像一盆冷水從她的頭上澆了下去。

 

對啊,面前的這個人早就已經不是當初的阿良了,現在的他仿佛就是一個吸血鬼,無時無刻就是想在自己的身上弄到錢,然后填補他那個永遠都填不滿的毒品黑洞。

 

自己眼前這個弱不禁風,佝僂著背的男人哪里還是當初那個可以保護自己保護家里人的阿良啊,現在的他,陌生的可怕。

 

“你知道的,我壓根沒錢,這十萬塊都是我和老林借的,我現在只希望能和你一刀兩斷。”

 

小嬌咬牙切齒的看著眼前這個無比陌生的男人。

 

“可以啊,你不過就是別人家請的傭人,都愿意借給你十萬,那肯定還愿意借給你更多,反正你休想用十萬塊錢就打發我。不然鬧到你父母面前我們大家都不好看。”

 

阿良的表情變得惡心貪婪,他明白小嬌這一次真的是他的搖錢樹了,只要小嬌在,他就永遠不用愁毒品的錢不夠,他怎么能隨便讓這么好的搖錢樹就脫離自己的手掌心。

 

“你!你簡直無恥!”

 

小嬌再也忍不住了,豐滿的上圍因為氣憤上下劇烈的波動著,顯得異常的性感。

 

拿著手里的包包就想往阿良的身上砸去,眼見包就要砸到阿良的身上,但是畢竟小嬌還是個女人,力氣沒有阿良的大,猛的一推,就被阿良重重的推倒在冰冷的水泥地上。

 

“臭娘們,還想和我動手?”

 

阿良的火氣也上來了,萬萬沒想到一向逆來順受的小嬌居然敢用包砸自己,不教訓教訓她怕是真的想從自己的手掌心里逃走。

 

阿良的一只手緊緊的掐住了小嬌的脖子,讓她無法動彈,另一只手高高舉起,就要沖著小嬌的臉蛋上呼上一巴掌。

 

說時遲那時快,突然從阿良的身后飛起一腳,重重的踹在了阿良的背上,伴隨著小嬌的尖叫聲,阿良被踹的向前飛出了好幾米,眼冒金星。

 

“他媽的...”

 

一句臟話從嘴巴里面冒出的阿良,還沒看清楚是誰在背后偷襲自己,又被一擊重重的拳頭打在了鼻子上面,整個鼻子開始不停的冒血。

 

“是誰!是誰!”

 

“是你爺爺我!”

 

老林一身干凈的運動服,挽著袖子像一堵山一樣站在阿良的面前。

 

幸好他早上不是很放心小嬌一個人出門,當然也有舍不得的成分,于是就偷偷的一起跟了出來,要不是他在的話,那豈不是小嬌就要被這個癮君子打了?

 

他的女人也是這種貨色隨便打的?

 

老林長年鍛煉的身體和阿良長年吸毒的身體在這一瞬間就成了鮮明的對比。哪怕年齡上面差距了很大,但是在體力上面完全不是對手。

 

“混蛋!”

 

阿良想趁著老林看小嬌受傷沒有的空隙間偷襲老林,可還沒挨打老林的衣角,又被老林重重的一腳跺在地上不停的呻吟哀嚎。

“殺人了!殺人了!”

 

阿良知道依自己這幅半死不活的身體肯定不是老林的對手,索性躺在地上耍起了無賴,加上剛才被老林打出來的鼻血,這時候看起來還有幾分逼真。

 

“大家快來看啊,這個老不死的仗著有錢勾引我老婆,睡了我老婆還來打我!蒼天啊,快長長眼!”

 

老林低頭看著躺在地上,恨不得把四周所有人都叫過來的阿良更是覺得惡心。

 

“閉嘴!”

 

老林毫不手軟,一腳踢在了阿良的肚子上面,又是一聲慘叫。

 

“你這個老不死的!肯定是你勾引小嬌了對不對,你可真的是好意思,那年齡都能當小嬌的爸爸了,還睡比自己小那么多的女人。”

 

阿良打不過,但是嘴快啊。

 

一直不干不凈的喋喋咻咻的罵著。

 

有一種人是你打都打不怕的,臉面這些東西對于他來說都是無所謂的。

 

老林慢悠悠的拉了拉褲腿,蹲在了阿良的面前。

 

“我告訴你,一個男人最基本的就是不能打女人,至于你,在我的眼里已經不是男人了,呸。”

 

一口濃痰吐向阿良,老林頭也不回的拉著明顯還是驚嚇過度的小嬌向家里的方向走去。

 

這種人,你和他啰嗦些什么?

 

他不禁打,空有一張嘴,對罵簡直是降低自己的身份。

 

剛進屋子,小嬌就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撲進老林的懷里痛哭了起來。

 

今天多虧了老林,不然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會被阿良那個已經喪失了心智的男人打成什么樣子。

 

從來都沒有想過曾經以為彼此相愛的人會有一天對著自己舉高了拳頭。

 

“好了,好了,不哭了,這不是我在的一天,就不會讓人欺負你。”

 

老林假意安慰著,大手卻一直沿著小嬌的背部到臀部來回撫摸著,這種手感和彈性應該沒有幾個人可以做到的。

 

一邊順著小嬌的背幫她舒緩情緒,一邊輕飄飄的解開了小嬌的紐扣。

 

這種時候,老林能想到最直接的安慰就是奉獻出自己。

 

等兩個人糾纏開來已經都到了晚上的時間了,老林心疼小嬌,就不讓她做飯了,帶著她出來吃一頓大餐。

 

老林年輕的時候不會浪漫,老了倒是跟著別人學了很多,但是又沒有可以一起浪漫的人,這下好了,都對著小嬌用了。

 

拿起手機定了一家帶音樂帶紅酒的燭光晚餐,今天晚上老林要給小嬌一個驚喜的夜晚。

 

果不其然,當小嬌踏進餐廳里屬于他們兩個私人包廂時,忍不住驚呼了出來。

 

“老林,你也太浪漫了吧!”

 

涂著鮮艷口紅的小嬌學著以往在電視上面看到的那樣輕輕的將牛排送入口中,看著那小嘴的蠕動,老林覺得他又能想起來小嬌在床上的嫵媚。

 

小嬌的一只腳從桌底靜悄悄的劃過老林的腿一只抵達到雙腿之間,摩擦著老林的兄弟,讓老林一陣火熱。

 

一只手捏住這只俏皮的小腳,果然人美,連腳都美,隔著一層薄薄的絲襪,可以看得清楚玉足上面每一寸的溫度。

 

“你這個小妖精,我就算載在你手里也值得了。”

 

老林色瞇瞇的望著咯咯咯坐在自己對面直笑的小嬌。

 

這個壞丫頭,不僅不知道羞,還不輕不重的踢了一下老林的下身,這讓老林一下子精血上頭,飯都不能好好吃了。

 

為了避免兩個人在餐廳這樣的公眾場合做出點什么,老林微微坐直了身體,轉移話題。

 

“小嬌,以后阿良那種人渣你就不要和他見面了,至于你父母那邊,我都會幫你安排好的。”

 

老林的話讓小嬌一下子又想到了早上發生的事情,以及那個躺在地上滿嘴臟話,自己已經完全陌生的阿良,一下子變得沉默了起來。

 

老林也知道她心情不好,任何人對于感情都有一個過渡期,要是小嬌一點都不難過,沒有絲毫的留念,那才讓老林覺得小嬌是一個冷漠的女人了。

 

“老林,我從來沒有想到過他有一天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

 

小嬌呢喃的開了口。

 

最早最早的阿良是一個普通卻正直善良的少年,他們有過一段單純美好的時光,如果不是毒品,那么現在的他們恐怕已經結婚,有一個幸福的家庭,也不會發生后來的那些事情了。

 

毒品是真的可以讓一個人變成另一個陌生的人。

 

“小嬌,不要去想那么多了,那是他自己選擇的,愿意走的路,你沒有辦法替他去走,以后我來照顧你難道不好?”

 

老林終于直白的把自己內心的想法說了出來。

 

他當初第一眼就挑中了小嬌,不為了別的,就是喜歡這個姑娘,她的臉蛋清純,身子又豐滿,性格也溫柔,

 

他老林就是這么膚淺的人,不看你外表的人,也絕對不會想看你的內心。

 

老林的話讓小嬌羞紅了臉,雖然老林的年齡各方面都足以做她的爸爸,但是他也在各方面征服了自己。

 

“老林,我想我以后就想好好的跟著你過日子成不,你要是不嫌棄我年紀小,我就陪著你。”

>>>>完整章節全文在線 閱讀  <<<<

Copyright © 2020 中國丘比特網 All Rights Reserved.
塑料大棚种菜赚钱吗 东港股份股票行情 平特独平一码 手机麻将挂 玩钱捕鱼游戏平台 填坑游戏有没有挂 证券投资基金资产配 网上广告赚钱 四川麻将血战到底血流成河 独平一码公式计算法 辽宁娱网棋牌官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