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丘比特網

qq個性簽名 qq傷感簽名 qq情侶簽名 qq搞笑簽名 非主流簽名

您現在所的位置: - 個性簽名 - qq個性簽名 - 內容詳情頁

借種的代價/老板舔我逼逼

中國丘比特網 / 發表于2020-02-27 16:48:26 / 歸屬于qq個性簽名 / 本文已影響

雖然血全部止住了,但是畢竟剛才流了那么多,痛的感覺倒是不強烈,但是整個人都暈暈沉沉的,找不到東南西北,現在的江林壓根不想和舒莉莉再多說些什么,他就想去沖個澡,洗掉身上難聞的血腥味,再找點藥給自己上一點,方便傷口愈合的更快。

 

“你站!你現在是不是連我的話都不聽完了!”

 

舒莉莉氣急敗壞的看著起身就想走的江林。

 

江林明顯是一副不愿意和舒莉莉多說話的表情,舒莉莉又不是看不出來,現在的舒莉莉簡直都不知道氣成了什么樣子。

 

“嫂嫂,別鬧了,你打也打了,罵也罵了!差不多得了!”

 

江林很認真的看著舒莉莉,眼神里面全部都是舒莉莉不懂的申請,但是江林的語氣卻十分誠懇。

 

 文學

“舒莉莉,我今天不喊你嫂嫂了,我想要你知道,以后我就是這個家的頂梁柱,這個家由我來保護著,你也一樣,就算你再生氣,可是再遇見這樣的情況,我還是會毫不猶豫的沖上去要劉王八好看!”

 

江林是發自內心的成熟了。

 

他再也不愿意喊舒莉莉嫂嫂了,他現在是家里唯一的男人,要做的不是被舒莉莉像個活佛一樣供起來,保護起來,而是要擔起身上的擔子,做一個能守護住這個家的男人。

 

江林知道舒莉莉再擔心什么,可是她畢竟是一個女人,為什么要承受這么多,為什么要承擔一個家,這些全部都交給他就好了,劉王八就是個例子,以后只要有人敢來,自己就要告訴他,這個家以前有王偉達,現在有他江林!

 

江林的一番話讓舒莉莉徹底的愣在了原地,本來一肚子的火早就已經不知道什么滋味的感覺了,傻傻的看著眼前的江林。

 

但是江林實在是太疲憊了,不愿意再多說什么,轉過身向著院子里面洗澡的地方走去。

 

他的一番話到底舒莉莉能不能聽懂,那就看舒莉莉自己了。

 

但是他只要做了決定的事情,是誰都改變不了的。

江林坐在水缸的旁邊,用葫蘆乘了水往胸口的位置潑著。

 

后面的傷口他是實在夠不到,也看不到,反而稍微動作大一點,整個后背就被拉扯的疼痛難忍,弄的江林咬牙切齒的。

 

該死!這等會怎么上藥!

 

江林剛剛和舒莉莉才吵過架,他現在可不想自尋苦惱去麻煩舒莉莉。不然不知道舒莉莉的心情怎么樣,一下子自己的哪句話又惹得舒莉莉不高興了,兩個人還得接著吵。

 

江林是最怕吵架的人,這個世界上面有什么事情是不能好好說的?

 

當然對劉王八那樣的人就不用好好說了,直接動手就可以了!

 

“江林,我進來一下。”

 

就在江林坐在水缸邊胡思亂想的時候,舒莉莉的聲音在外面響了起來。

 

農村的家里面設施簡單,沒有洗手間那么復雜的東西,有一個大大的后院,江林和王偉達平時想要洗澡都在這個院子里面,只有舒莉莉每次洗澡的時候才會端著大盆去屋子里面洗,就當做避嫌了,當然,也是怕別人偷看。

 

從客廳到后院門也沒有安,就是簡單的掛了一塊布當做簾子,隔絕了兩個地方。

 

江林聽到舒莉莉的聲音,本能的想要拒絕舒莉莉,但是還沒等他反應過來,舒莉莉已經掀開走了進來。

 

舒莉莉不是沒有見過江林的身子,只是距離借種已經過去差不多兩個月了,兩個人之間是從來就閉口不提這回事,要不是王偉達的事情,恐怕江林壓根就不愿意搭理她的故意冷漠。

 

現在突然一下看見只穿著內褲的江林露出了精壯的胸膛,一下子臉變得通紅通紅的。

 

“我怕你不方便,我來幫你洗,順便等會上上藥。”

 

果然,一會沒見,舒莉莉手里面正拿著前不久上山摘的草藥,這種草藥是他們家后面的山上獨有的,專門治傷口問題的,很有效果。

 

其實舒莉莉知道自己剛剛脾氣一時間上來沒控制的住,自己心里面也很愧疚,還有剛剛江林說的話讓舒莉莉清醒了很多,江林已經是一個可以獨當一面的男人了,但是只有自己把他一直當成孩子一樣,非得想要保護江林,但是換成江林保護她又有什么不可以的?

 

江林還是真的不方便,剛剛還在琢磨著怎么處理后輩上面的傷口。

 

但是畢竟剛剛和舒莉莉吵了一架,現在面對舒莉莉的主動,江林也不好說什么,只是低著頭不開腔。

 

反而是舒莉莉看見江林的樣子,心里面立刻就有了數。

 

感情江林在和她鬧脾氣了。

 

舒莉莉是又好氣又好笑。

 

剛剛還想著江林已經長大了,應該把江林當成一個大人來對待了,但是現在看來他怎么又跟個孩子似的在等著自己去哄。

 

舒莉莉慢慢的走到江林的身后,那道傷口還是看起來觸目驚心的,因為血液已經全部凝固了,都化成了血痂凝結成了一塊一塊的。

 

“如果疼你就忍著一點,我現在用鹽水幫你先把傷口洗一洗,免得那剪刀上面有臟東西。”

 

舒莉莉從旁邊端出了一個小盆,盆里面全是輕輕淺淺的鹽水。

 

她們鄉下一直是這樣,醫療全部不發達,如果遇見傷口這樣的問題,都用鹽水先清洗干凈。

 

“嘶…”

 

當鹽水碰到江林傷口的時候,痛的江林發出了一聲低吼。

 

其實剛才被剪刀插進背里面的時候,江林也沒感覺到多大的痛,但是現在是真真切切的痛的很。

 

“忍著一點。”

 

也許是江林的聲音太痛苦了,舒莉莉忍不住發出聲音安慰著。

 

好不容易等傷口清洗干凈了,江林感覺自己似乎半條命都沒有了,他能感受的到身后的舒莉莉正在用草藥不聽的按壓著傷口,清涼的感覺,讓自己很舒服。

 

“莉莉,以后你別和我鬧脾氣了。”

 

江林已經徹底的改口,剛才他就說了,以后他都不想喊嫂嫂了,他就要喊她舒莉莉,舒莉莉聽到江林直呼自己的名字,只是稍微的臉紅了一下,也沒有說什么。

 

“你長大了,能照顧家里了,以后我都聽你的。”

 

舒莉莉順著江林的話開口說道。

 

她愿意以后都聽江林的,以前是因為完全把江林當個孩子,可是他已經長大了,只是自己后知后覺,從借種的時候就應該感覺出來啊。

 

舒莉莉的話讓江林一下子就忘記了背上面的痛,興奮的笑了起來。

 

一使力,就把身后的舒莉莉拽進了自己的懷里。

 

“哎呀,你干嘛啊。”

 

舒莉莉發出一聲嫵媚的輕叫聲。

 

江林的毛手毛腳讓她又不好意思,又覺得羞澀。

 

江林剛才沖不到自己的后背,只能一直用冷水沖著自己的胸膛,現在把舒莉莉拉進自己的懷里,舒莉莉本來就單薄的衣服已經全部被江林身上的水打濕了。

 

透過舒莉莉的衣服,江林能夠清楚的看見薄薄的衣服下面舒莉莉穿了粉色的內衣,包裹住兩團豐滿的盈潤,江林之前摸過,所以知道這兩團軟肉到有多大,至少他一個手是掌握不過來的。

 

雖然胸部很豐滿,但是偏偏舒莉莉的腰肢卻很纖細,真的生的好不如生的妙。

 

隨著舒莉莉在江林的懷里面不停的扭動,胸口的豐滿也是來回的晃動著,好像下一秒就想要沖出胸罩的包裹彈出來一樣。

 

江林看的是目不轉睛。

 

“你在看什么!”

 

舒莉莉的心里面是又氣又羞。

 

剛才才躲過劉王八的非禮,現在倒好,在家里江林倒是動上手了,這些個男人就是窺視著自己的身體。

 

其實她完全不知道就算借種之后,江林還是無數次的偷偷摸摸趁著舒莉莉躲在房間洗澡的時候偷看,那粉嫩的櫻桃和幽幽的勝森林都是江林晚上自我安慰時候用來意淫的對象。

 

“莉莉,你就讓我摸摸吧。”

 

江林的語氣里面不自覺地帶上了一點懇求。

 

那時候王偉達還在家里面,舒莉莉就算問自己借種了,但是事后完全像是不認識自己一樣的冷漠,江林也能理解舒莉莉,總歸是要避嫌的,但是現在就不一樣了,家里面只有舒莉莉和江林,江林以后就是要承擔起一個家的,舒莉莉也知道自己遲早都是要和江林鬼混到一起去的。

 

“那你輕點。”

 

一邊說著,舒莉莉也就半推半迎的靠近了江林的懷里。

 

江林一番動手動腳的讓舒莉莉滿臉通紅,忍不住輕輕的哼了起來。

 

江林的手更不老實了,摸完了上邊就順進衣服里面摸,摸的舒莉莉受不了了就往下面摸,但是就在江林想要亮劍上陣的時候卻不行了。

 

背后的傷口痛的他提不了槍。

 

舒莉莉也嚇的一下子清醒過來了,趕緊的幫著江林看傷口。

 

兩個人之間只能到此為止。

雖然白天兩個人沒能辦成事,但是晚上的時候在江林的一再要求之下,就換成了舒莉莉主動的幫助江林做了回。

 

江林樂的心里面直開花,舒莉莉現在是徹底的人和心都是他的了,他再也不用顧慮什么了,不像之前,他就是舒莉莉心里面借種的一個人選罷了。說的難聽一點,就是個借種工具。

 

等江林第二天醒過來的時候,舒莉莉已經體貼的把江林的早飯全部都做好了,端端正正的擺在了桌子上面,江林像個一家之主的模樣吃完了飯就提起了昨天用來招呼劉王八的鐵鏟。

 

男人就該有個男人的模樣,媳婦在家里面給你全部安排好了,你就要出去工作養家糊口。

 

雖然江林暫時還沒辦法給舒莉莉一個名分,但是也是遲早的事情,兩個人就先這么過著。

 

江林心情實在是好,哼著小歌,扛著鐵鏟就出門了。

 

背上面的傷已經在草藥的幫助下恢復的差不多了,干點活是絕對沒有問題的,只是江林還是在舒莉莉的一再要求下決定少干點,早點回來休息。

 

就在江林快要走到自家田地里面的時候,突然正前方沖過來三個男人。

 

每一個都兇神惡煞,來者不善的模樣。

 

帶頭的正是昨天被江林打的落荒而逃的劉王八!

 

“呵呵,臭小子,我在這里可是等了你好久了!”

 

劉王八一臉猙獰的笑看著江林,他可是一大早就在這里等著了,還生怕江林因為受傷今天就不出來了,所幸還好,居然還是讓他捉到江林樂。

 

昨天被江林打的那么狼狽的樣子,他是把賬全部都記在了江林的頭上面,此仇不報非君子,不對不對,他劉王八壓根就不想要做什么君子,反正這仇得報!

 

劉王八身后的兩個男人也都是和劉王八一樣,一臉猥瑣的看著江林。

 

這兩個人江林也認識,都是隔壁村子里面的人,在村子里面和劉王八一路貨色,都是天天偷雞摸狗,不務正業的。

 

人以群分,這樣的人也就只能和這樣的人成天鬧在一起。

 

看來劉王八今天是鐵了心的要找江林報仇了,連幫手都找到了。

 

慌?

 

慌個屁!

 

江林是初生牛犢不怕虎,壓根就不知道慌這個字怎么寫。

 

拿起手上的鐵鏟就對準了眼前的三個人。

 

劉王八顯然是還記著昨天的自己吃了江林鐵鏟的虧,看到江林又把鐵鏟豎了起來,不由的往后面退了幾步,但是一想到自己人多,也就挺直了胸部沖著江林。

 

“呵呵,還真的是忘了,你沒事出門還帶個工具啥的,不過今天也沒用,哥幾個一樣教你做人。”

 

劉王八一臉陰險的看著江林,他就不相信了,就一個鐵鏟,這小兔崽子還是一對三。

 

“你別和我說那么多,有本事你就來。”

 

江林一只手拿著鐵鏟,一只手沖著劉王八勾了勾手指。

 

這壞東西就知道嘴巴厲害,有本事這三個人他帶頭上!搞半天還是怕死!

 

“死到臨頭你還嘴硬?江林,等會你就知道什么是厲害,老子要讓你趴在地上喊爺爺!”

 

劉王八已經氣的咬牙切齒的了。

 

本來想著江林要是服軟,三個人也就揍他一頓解解氣就行了,沒想到這小子骨頭這么硬,那他就肯定要給江林一點教訓,不然都不知道誰才是爺爺輩的。

 

“你說什么?你要喊我爺爺?可以!我愿意認你這個孫子!”

 

耍嘴皮子?他江林怕過誰?就裝著聽不懂的樣子反問劉王八,氣的劉王八直跺腳。

 

江林得意洋洋的看著劉王八。

 

“兄弟們,別和這個小兔崽子啰嗦了,給我上,揍他一頓就知道誰是爺爺了!”

 

劉王八沖著后面兩個所謂的兄弟揮了揮手。

 

他可是專門去隔壁村找的這兩個平時和自己關系好的兄弟伙,還許諾了要打了江林之后,就去偷江林家里的豬送給這兩個人,他們才同意和自己一起來的。

 

今天無論如何都要讓江林好看。

 

馬上劉王八身后的兩個人就沖了上來,還有劉王八,三個人把江林團團的圍在中間。

 

打架這種事情最怕的就是害怕,偏偏江林就完全不知道。

 

能讓他害怕的那肯定只有舒莉莉了。

 

江林拿穩了手里的鐵鏟,沖著自己的對面的劉王八就是狠狠的一鏟子準備打下去。

 

但是劉王八平時偷雞摸狗弄慣了,身手也算敏捷,江林的鏟子只是劈在了他的左胳膊上面,痛的劉王八發出一聲慘叫,他的那只胳膊最起碼已經骨折了。

 

但是江林身后還有兩個人,一起狠狠的兩腳跺在了江林的背上。

 

“我曹!”

 

江林惡狠狠的低吼了一聲。

>>>>完整章節全文在線 閱讀  <<<<

Copyright © 2020 中國丘比特網 All Rights Reserved.
塑料大棚种菜赚钱吗 幸运农场投注 浙江20选5号码走势图 手机李逵劈鱼捕鱼技巧 手机理财什么软件好 管家婆免费资料期期准 黄大仙四肖期期准免费 福州麻将胡牌牌型图解 七乐彩杀号技巧 上海福彩时时彩走势图 捕鱼欢乐炸送炮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