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丘比特網

qq個性簽名 qq傷感簽名 qq情侶簽名 qq搞笑簽名 非主流簽名

您現在所的位置: - 個性簽名 - 非主流簽名 - 內容詳情頁

另類萌寵市場亂象調查

中國丘比特網 / 發表于2019-12-18 12:46:49 / 歸屬于非主流簽名 / 本文已影響

另類萌寵市場亂象調查

(吳之如/漫畫)

  7月18日下午,聽到敲門聲的劉某打開家門,來者居然是民警。一臉驚愕的劉某還沒回過神來,民警已看到了客廳中的兩只花紋絢麗的陸龜,這兩只龜疑似國家保護野生動物。登門的民警來自河北省滄州市公安局新華分局治安管理大隊,他們立即拍照采集證據,將劉某帶回訊問。

  劉某是養龜愛好者,尤其喜歡陸龜,這兩只龜是今年4月、6月他分別花了900元和4000元從網上購買的。經鑒定,這兩只龜,一只為豹紋陸龜,被列入《瀕危野生動植物種國際貿易公約》(CITES)附錄Ⅱ,屬國家二級重點保護野生動物;另一只為輻紋陸龜,被列入該公約附錄Ⅰ,屬國家一級重點保護野生動物。沒有辦理相關手續或者沒有合法來源,私自出售、運輸、販賣、飼養國家一級、二級重點保護野生動物,都是非法行為。劉某因涉嫌非法收購珍貴、瀕危野生動物被采取強制措施,案件還在處理中。

  如今,像劉某這樣的愛養寵物的人越來越多,其中不乏追求個性、標新立異的年輕人,他們不滿足于養貓犬當寵物,而選擇一些“另類萌寵”,寵物圈由此出現了大量新族群,如蜘蛛、蜈蚣、倉鼠、蜥蜴、變色龍、蛇等。即便是像鸚鵡這樣的傳統寵物,很多人也喜歡尋求一些新品種飼養。鳥市上,傳統的虎皮鸚鵡、雞尾鸚鵡遠遠不如小太陽鸚鵡、非洲灰鸚鵡受歡迎,然而,后兩種鸚鵡分別屬于國家二級、一級保護野生動物。

  網絡成主要交易途徑

  由于城市規劃的原因,北京的花鳥市場比前幾年減少很多,監管也愈加嚴格。但在市場上隨機尋訪,仍可以發現零星的非洲灰鸚鵡、蛇類、蜥蜴類的國家保護野生動物在售賣。

  在新官園花鳥魚蟲市場,寵物玩家郭先生告訴記者,北京現在管得非常嚴,寵物店面里擺著的多是能賣的,商家的證照也是齊全的,若是想要一些稀奇寵物,就得私下和店主聊。另一位玩家齊先生告訴記者,“北京還有一些流動小市場,比如,石景山區就有個專賣鸚鵡的小市場,很多賣家會帶著想出手的鸚鵡過去,也能淘到好玩的”。

  與實體店、花鳥市場的遮遮掩掩相比,網絡平臺上的野生動物買賣,則顯得明目張膽。來自司法機關的數據顯示,實體市場和寵物商店買賣國家保護野生動物寵物,已不是寵物交易的主流渠道。年輕的寵物玩家,更習慣于在網上尋找合意的寵物,而網絡寵物店是最常見最集中的渠道,尤其是前幾年,淘寶網之類的購物網站上非法出售國家保護野生動物的現象甚是猖狂。

  2015年至2018年5月,上海的徐連在淘寶網上注冊名稱為“上海昌記鸚鵡”“上海昌記鸚鵡行”的網店,以每只4200元至5600元的價格銷售非洲灰鸚鵡,他使用淘寶賬號及微信賬號接受買家咨詢,并收取價款。徐連甚至租賃房屋,自己繁育、飼養灰鸚鵡,然后在網店上銷售幼鳥。2018年12月24日,上海鐵路運輸法院作出判決,徐連犯非法出售珍貴、瀕危野生動物罪,判處有期徒刑五年,并處罰金5萬元。

  自2016年開始,相關部門開始加強對網絡平臺交易野生動物的打擊力度,對一些涉及違法野生動物交易網店予以關停下架,同時購物平臺客戶端也對搜索野生動物詞匯進行了技術處理,使得客戶無法對野生動物交易進行關鍵字搜索。

  很多寵物網店即便還在出售野生保護動物,但也收斂了很多,掛在網頁上的寵物多是可以合法買賣的品種。圈里的規矩,想買“稀奇寵物”,就跟店主私聊。

  如果說,網店的非法售賣在明面上還會偽裝一下,那么在QQ群、微信群、貼吧、論壇等通信交友平臺上,買家和賣家顯然都更“放得開”。在這些群圈里,商家的廣告打得非常直接,寵物名稱、價錢、照片都是公開刷群,有意向購買的,雙方再私下約交貨時間與方式。

  今年3月13日,四川省綿陽市法院開庭審理一起買賣蟒蛇案,1名賣家和5名買家同案受審,他們都是20歲左右的年輕人,最小的才16歲,他們的交易都是通過某社交平臺的某組群聯系成交的。

  姑蘇區檢察院是江蘇省蘇州市檢察院指定集中辦理蘇州市野生動物案件的檢察院。據姑蘇區檢察院統計,從2016年到目前,該院辦理的非法交易野生動物犯罪案33件87人,主要為非法收購、運輸、出售珍貴、瀕危野生動物作為寵物的案件,其中通過網絡進行交易的案件為23件52人,占比60%。涉案者均是利用網絡論壇和聊天工具,如QQ、微信和微信群、百度貼吧、論壇等平臺尋找買家或賣家。

  已形成非法產業鏈

  還有一些“心思活絡”的不法分子通過網絡結識“爬友”等圈內人,然后組建人脈微信群,長期交換分享各種買賣信息,甚至招銷售代理、售賣信息資源,尋找產地貨源、飼料、寄養代養商、運輸車輛等關聯商家。這些人脈群,按照貨源的穩定程度和動物的品種、數量,分為高級群和普通群。貨源越穩定、保護動物種類越多、品級越高,群的級別也就越高,在高級群里,那些貨源多、銷售渠道暢通的人,被大家稱為“大神”,深受群友追捧。商業價值高、信息靠譜的群,入群還要收取入群費。

  比如,蘇州市姑蘇區破獲的一個案子,犯罪嫌疑人何富曾加入了一個名為“青春團隊”的野生動物販賣微信群,這是一個廣東“上家”建立的群,里面有90多個人,進群費188元至300元,群里的成員很多都是做野生動物買賣代理的,每個人都有各自的代號。這些人接到購買單子后,就會在群里尋找貨源,倒賣賺取差價。

  近兩年來,各地公安機關破獲了不少這種上下家牽扯環節多、產業鏈特征明顯的案件。比如,上述的蘇州市姑蘇區何富案件,就是一起涉案人數高達20人的大型非法收購、運輸、出售珍貴、瀕危野生動物案件,主犯何富以自己經營的水族館為“根據地”,長期販賣國家重點保護的野生動物,種類繁多,時間長、數量大。何富不僅長期通過QQ、微信、百度貼吧、論壇等平臺尋找買家,渠道穩定,還擁有數名長期合作的上家和合作伙伴。為了保證貨源和利潤,何富將大量的蟒蛇、蜥蜴寄養在廣東郭強處,由郭強飼養和繁殖。何富等人的交易范圍涉及江蘇、四川、廣東、安徽、河南、貴州等地,從拿貨、儲藏、運輸、繁殖再到銷售,儼然一條井然有序的產業鏈。

  運輸是關鍵環節

  網購寵物的成交,運輸是個非常關鍵的環節。這些不合法的寵物是如何運輸的呢?

  何富在案發后交代,如果他的貨源提供者或者買家是本地的,他們就約在何富的水族館或者其他隱蔽的地方交易;如果對方是外地的,他就開車去提貨送貨,或讓他們開車過來,或通過快遞運送。對于像小熊貓這樣價格昂貴的寵物,何富都是采取自提或送貨的方式。一些寵物商販也會用支付高運費的方式,買通跑長途的司機,請他們幫助運貨,但對價格低的鸚鵡和爬寵,常使用快遞進行運輸。

  快遞公司可以運送活體動物嗎,而且,運的還是國家法律規定的保護動物?這個問題,法律上已有明確的規定:活物不可以快遞。

Copyright © 2020 中國丘比特網 All Rights Reserved.
塑料大棚种菜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