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丘比特網

qq個性簽名 qq傷感簽名 qq情侶簽名 qq搞笑簽名 非主流簽名

您現在所的位置: - 圖片素材 - 相冊封面 - 內容詳情頁

你弄在里面吧這樣更舒服|啊…別停,繼續快點用力

中國丘比特網 / 發表于2020-04-27 10:56:20 / 歸屬于相冊封面 / 本文已影響

 “喂喂喂一共就這么一套被褥,你都弄到地上我怎么辦?”

“我說唐大美女,我在地上你在床上,這原本就不公平,現在我拿下被褥怎么了?你要是覺著光床板不好睡,不如跟我一起鉆地上的被窩里,咱們滾動起來還不用擔心掉下去。”劉子軒無辜的說道。

唐語嫣無語至極,她知道,跟這廝講道理那絕對是講不通了,隨即把皮箱放到一旁,便拿出了洗漱的用品,嘟囔一句:“屋子里連個洗漱的地方都沒有,還得出去。真夠簡陋的。”

“這么荒郊野嶺的能有一個旅店就不錯了,還指望那些!”劉子軒說著,便收拾起來。

唐語嫣走出門后,走廊里陰森森的,不由嬌軀顫抖了一番便朝著前面的衛生間走去……

過了約莫三四分鐘的時候,突然傳出一道尖叫聲:“救命!”

正在琢磨今天晚上該怎樣度過的劉子軒,突然聽到了這一熟悉的聲音,拉開門跑了出去。

衛生間的門口露出一只白皙的玉足,正在使勁往前蹬著。

劉子軒瞅著,眉頭便皺了起來,三步并成兩步到了跟前,只見得有著有兩名大漢正在往衛生間里面拽唐語嫣。

唐語嫣只叫出那一聲,便被其中一個大漢捂住了嘴巴,因為拉扯的姿勢,她那香肩都已經漏了出來。隱約還看到了一條透明的帶子。

 文學

“小子,識相點就滾開,別耽誤大爺們的好事。”另外一名光頭大漢,瞅著剛剛跑來的劉子軒威脅道。

“給我放開那個女孩兒!”劉子軒搖手一指,眼眸里閃過一道寒光。

“讓你來對嗎?”光頭大漢咧嘴一笑,又說:“你小子要是也垂涎這小妞兒,等我們玩過癮了,沒準還能讓你享受一下!”

唐語嫣嬌眸里堆滿了淚水,淚汪汪的看著劉子軒,心想著:他不會因為剛剛的事情,然后與這倆大漢對自己做那種事情吧。

劉子軒凜然一笑:“我這人不喜歡與人分享,不如你們放了這女孩兒,讓我一個人來好不好?”

“小子,口氣還不!那小身板行嗎?”光頭大漢鄙夷的一笑。

只是,在下一秒那笑容還未冷卻的時候,卻突然感覺一陣火辣辣的疼痛從臉上傳來。

啪!

劉子軒揚起手一把大嘴巴就抽了過去,緊跟著抬腳直接踢在了那個,半蹲著往里拉拽唐語嫣的大漢身上!

兩名大漢在一瞬間被人打,這怎能不發威?

當即放開了唐語嫣,怒視著劉子軒:“小子,不想活了是嗎?”

“我真的好想死!”劉子軒從牙縫里蹦出一句話,身子卻是陡然間一躍而起,一腳踹翻了一名大漢,緊跟著攥緊拳頭直接打在了光頭大漢的臉上。

“媽蛋!”光頭大漢硬生生挨了一下,感覺臉部麻麻的,肉都快掉了似的。直接反手從兜里拿出來一把彈簧刀。

“小子,這是你特么在找死!”

“我都說了我很想死了,你倒是成全我!”劉子軒戲虐的笑道。

光頭大漢揚起手臂,舉著彈簧刀直接朝著他刺了過來,可誰知,僅在瞬間,劉子軒身子異?焖俚耐笸肆艘幌,伸出手直接捏住了光頭大漢的胳膊,微微使勁直接把那彈簧刀打落在地!

緊跟著右拳出擊,由下往上猛地一頂,直接砸在了大漢的下巴上面!

噗!

牙齒連帶著血水直接噴灑而出,那光頭大漢直接被打翻在地。

劉子軒撿起刀子豁然間到了二人的身邊,臉上浮現出一抹異樣笑容道“你們說,我用這把刀能不能把你們削成人棍呢?”

“大……大哥,饒命啊。”

兩名大漢被劉子軒這么三下五除二的暴揍,當下就服軟了。

“滾!”劉子軒嘴唇輕起,這一個字說出時,身上那凜然的氣場便迸發而出。和師傅打了那么多年的太極可不是白打的。

……

大漢離開之后,劉子軒便把已經癱軟無力的唐語嫣抱到了房間,把她放在床上,笑道:“剛剛我那幾下威武不?霸氣不?帥不?”

“無恥!”

其實,唐語嫣已經要感謝他了,卻沒有想到這廝竟然這么自戀的猛夸。頓時把感激的話咽了下去,只給他留下一抹鄙視的眼神。

經歷剛剛的事情,又加上坐了好久的車,倆人更累了。簡單收拾一番便都躺下了,而且沒過多久,便進入了夢鄉。當然了,在唐語嫣睡著之后,劉子軒自然把被子給她蓋了上去,并且以掩耳不及盜鈴之勢鉆到了被窩,深深呼吸一口那令人迷戀的體香后,便也閉上了眼睛。

不知道過了多久,好像已經睡了很長時間。

“咣!”他們所居住這間房的門被踹開了,只見有著五六個警察直接跑了進來。

聲音巨大,讓沉睡的二人紛紛醒來,劉子軒捏了捏額頭,驚呼道:“我了個大西瓜,這么大的架勢!”

“接到舉報,這里有人進行不正當交易,趕緊下床,站在墻角雙手抱頭蹲下!”一名警察厲聲喝道。

男警察話音剛剛落下,便又從外面走進來一道身影。

當劉子軒徹底睜開惺忪眸子時,卻是恍然一怔,不由嘀咕一聲:“難道國內盛產美女嗎?”

只見走進來得這名女警察,一席警服將那曼妙身材緊緊包裹起來,卻直接將那傲人之處凸顯出來。

那身材簡直可以堪稱黃金比例,舉止投足間有著一股冰冷得感覺。

這倒是與身邊得唐語嫣截然相反,倘若用花來形容二人,那唐語嫣算得上是一朵盛開得牡丹,嬌艷欲滴,而這女警察卻是火辣辣得一朵玫瑰,帶刺卻讓人醒目。

感受著劉子軒炙熱得眼神,女警程冰云嬌眸一橫,直接走上前來,冷聲說道:“趕緊下床,蹲在地上雙手抱頭。”

“美女我們又沒有做什么壞事,弄這么大得架勢不太好吧。”劉子軒坐直身子,翹著二郎腿,吊兒郎當得說道。

“壞人都不會承認做了壞事!現在立刻下床,否則直接把你們帶回局里。”程冰云怒嗔道。

“你們是哪個局得?”

“這是我們北林市公安局刑偵隊長程冰云,程隊!”一側得警察開腔介紹道。

劉子軒聞言眼珠子轉了一下,隨即嘴角揚起一抹弧度,伸出手:“來啊,抓我啊。”

“你瘋了!”唐語嫣一下站了起來,原本還想解釋呢,結果這廝直接就要抓走!

劉子軒轉過身子,直接把唐語嫣拉進了懷里,并且在那山峰處抓了一下。

挑釁得看著程冰云:“來,別猶豫,趕緊把我抓到警局。”

 程冰云嬌眸瞥了一眼這廝,隨即冷冰冰得說道:“既然你都承認了,那我也不用跟你廢話了。”

 

  

 

  “帶走!”

 

  

 

  “憑什么!我們是無辜的。”唐語嫣憤憤得瞪了一眼劉子軒,趕忙解釋道。

 

  

 

  “怎么?做了還不敢承認?當初出來賣你就該想到有這樣得結果!”程冰云已經走到了門口得地方,轉過身子鄙夷的說道。

 

  

 

  好嘛,這是把唐語嫣當做小姐了!

 

  

 

  “賣?”唐語嫣也不是好招惹得,當即嬌眸含煞,怒意十足得喊道:“你才是出來賣的,你全家都是出來賣得。”

 

  

 

  “額……”

 

  

 

  旁邊得警察聽到這樣得話,紛紛愣了一下,便退到了一旁,程冰云在警局那是出了名得暴力警花,遇到這種情況,必然會有所行動。

 

  

 

  果不其然,程冰云三步并成兩步直接到了唐語嫣得跟前,伸出那纖細得玉指:“敢不敢把剛剛得話再說一遍!”

 

  

 

  瞧著情況,劉子軒已經感覺到了一股濃重得火藥味,女人掐架,還是兩個大美女,那他可不會同意。

 

  

 

  都知道女人打架,不是抓就是撓,萬一把那漂亮得臉蛋兒抓花了,拿多不好啊。

 

  

 

  趕忙把唐語嫣抱在了懷里,湊到她耳邊嘀咕道:“你要是想立馬回到北林市就配合我。”

 

  

 

  唐語嫣茫茫然得看了過去,顯然不太理解。

 

  

 

  “他們是北林市警局的人,現在咱們跟他們回市區,那不就是搭乘免費車了么?還省的在這破旅店待著。到了那邊好好解釋一下,不就什么事情都沒有了嘛。”劉子軒攤手道。

 

  

 

  唐語嫣仔細琢磨了一下,覺著劉子軒說的挺對啊。

 

  

 

  隨即沖程冰云傲然得說道:“來,抓我們啊,現在就抓走。”

 

  

 

  這架勢,頗有一股‘來啊,互相傷害啊’得味道。

 

  

 

  這一下倒是把程冰云給整一頭霧水了,轉變得這么快?

 

  

 

  當即說道:“你讓我帶走就帶走,那我豈不是很沒有面子?”

 

  

 

  “我們都承認是那種不恰當關系了,你怎么還不帶走?”

 

  

 

  講真,唐語嫣早就不想在這里待下去了,因為之前差點被大漢給那啥,又加上與劉子軒這個大流氓在一個房間,就算是睡也不踏實,便想著趕緊到達北林市。

 

  

 

  所以她現在無比配合劉子軒。

 

  

 

  “既然不相信?好!那我就證明給你看!”

 

  

 

  看著程冰云并未開口,唐語嫣直接把上衣拉下來一點,露出那嫩滑白皙得香肩,直接抱住了劉子軒得脖子!

 

  

 

  “唔!”

 

  

 

  二話沒說,直接把劉子軒擁入懷中,并且那櫻桃小嘴直接親吻上去。絲毫沒有顧及劉子軒得感受!

 

  

 

  媽蛋,被強吻了!

 

  

 

  劉子軒心底暗罵一句,卻又想著白占得便宜,怎么可能放過,大手環住了那不堪一握得蠻腰,并且在其背后便游走起來。

 

  

 

  看到這一幕,程冰云心底得怒火直接蔓延而起,太猖狂了!

 

  

 

  使勁跺了跺腳,厲聲喝道:“帶走!”

 

  

 

  ……

 

  

 

  北林市警局內。

 

  

 

  “姓名。”

 

  

 

  “看你是美女的份上,就告訴你,劉子軒。”

 

  

 

  “性別。”

 

  

 

  “如果你看不出,可以嘗試一下。”

 

  

 

  聽到這句無恥得話,程冰云臉色變冰冷起來,走到劉子軒面前“信不信讓你變成太監。”

 

  

 

  劉子軒咧了咧嘴:“美女啊,要不要這么暴力,這性格可與你那卡通粉色得小內內一點都不同啊。”

 

  

 

  粉……

 

  

 

  程冰云聞言,臉上就有著一種火辣辣得感覺,變得緋紅起來。左右看了看并沒有漏出來啊。他又是怎么知道得?

 

  

 

  “你才穿粉色得呢!”心想這廝定是猜的。

 

  

 

  劉子軒雙眸凝視起來,便朝著程冰云看去。

 

  

 

  是的,他師承《圣醫典》,而圣醫典里第一層便是可以修出一雙透視之眸,據劉子軒師傅,也就是那個放蕩不羈得白云子來說,第一層僅是可以穿透衣服這些薄一些的東西。

 

  

 

  可到了第二層卻是可以穿透五十公分得墻壁。絕對是偷看美眉洗澡得裝逼必備神器。

 

  

 

  嘴角勾勒起抹弧度說道:“還有一個蠟筆小新得圖案。”

 

  

 

  “流氓!”

 

  

 

  這時,程冰云再也忍不下去了,當即拿起桌子上得膠皮警棍朝著他身上抽打而來。

 

  

 

  不過……卻被劉子軒輕易閃躲過去,并且慢悠悠得說道“冰云美女,我可不是流氓,我只是把我看到得說出來罷了!”

 

  

 

  “看你妹啊,我穿在里面你能看見?”程冰云怒道。

 

  

 

  “的確可以,不得不說外表看起來冷冰冰得程大警花,內心還是蠻小女人得嘛。”

 

  

 

  “你……”

 

  

 

  “程隊,搞錯了!”就在程冰云準備說話時,外面進來一名警察,一臉愁容得說道“咱們搞錯了,在里面進行不正當交易得并不是這倆人,而是他們隔壁房間得。”

 

  

 

  “搞錯了?”程冰云眉頭緊蹙著,這大半夜得出警,說是出去抓人卻給抓錯,要是被局長知道了,那還得了?

 

  

 

  “是啊,而且隔壁審訊室得女孩兒還是那個家族得人呢。”

  “是啊,而且隔壁審訊室得女孩兒還是那個家族得人呢。”

  

  “哪個家族得人?”程冰云聞言問道。

  

  那警察附在她耳邊輕聲嘀咕了一句。

  

  “嘶…”

  

  程冰云倒吸了一口涼氣,臉色也陰晴莫測起來,她倒不是怕什么人,而是在此之前竟然說人家是出來賣得!

  

  隨即嬌眸瞥向了劉子軒:“你跟剛剛那個女孩兒什么關系?”

  

  “她是我老婆。”劉子軒攤了攤手。

  

  “老婆?”程冰云眉頭蹙了起來,暗自嘀咕一句:她要有男朋友不應該一點消息都沒有?

  

  “程隊,你看現在……”一側得警察欲言又止道。

  

  程冰云凝視著嬌眸思索片刻,隨即直接揪住了劉子軒得衣領:“小子,我告訴你,別讓我抓住你做壞事。”

  

  “放人!”

  

  說著程冰云便朝著隔壁房間走去。

  

  劉子軒沒好氣得翻了個白眼:“是你們搞錯了還這么強勢,真是不講理了。”

  

  那名警察尷尬得笑了笑,掏出一支香煙遞給了他,并說道:“帥哥別生氣,我們也是沒有搞清楚才出得錯誤,我們程隊就是那個脾氣,你別介意。”

  

  “我告訴你,要不是看在她是一個大美女得份上,我絕對兩個耳刮子就抽過去了。”

  

  劉子軒接過香煙直接點燃,猛地吸了兩口,大搖大擺得走了出去。

  

  五分鐘后,警局外,此時已經天蒙蒙亮了。還能看到一些環衛阿姨已經開始在打掃街道。

  

  唐語嫣從警局內被恭敬得送了出來。

  

  當她看到劉子軒站在門口時,直接扭頭朝著另外一個方向走去。

  

  “喂喂喂,別走啊,我想辦法讓你提前到了北林市,不以身相許感謝一下,怎么也得請我吃頓飯啊。”劉子軒追過去笑道。

  

  唐語嫣頓住腳步,嬌眸怒視著他:“遇見你我是一次又一次得倒霉,我還請你吃飯?你心怎么這么大呢?”

  

  “那美女你準備去哪里呢?留個聯系方式唄,等我賺了錢請你吃飯!”劉子軒無恥著說。

  

  “不稀罕,你我就此成為路人,以后各不相干。”唐語嫣說完便直接朝著前面走去,順手攔下一輛出租車邊揚長而去。

  

  看著那倩麗背影漸行漸遠,劉子軒有些掃興得癟了癟嘴。

  

  叼著那支還未抽完得香煙,便走到了馬路兩邊,恰好這個時候兩輛警車又從警局里行駛出來,在他面前嘎吱停住了。

  

  程冰云探出頭,問道:“你聯系方式給我一個。”

  

  “怎么?想約我?”劉子軒頓時眼眸一亮,唐語嫣走了,這不還有一個冰冷得暴力警花么?

  

  “混蛋!是不是想讓我現在就抓你。”程冰云沒好氣得瞪了這廝一眼,說道“讓你留聯系方式是為了隨時能聯系上你,我們現在要去之前得旅店抓人,如果期間有問題是要找你咨詢得。”

  

  劉子軒聞言,直接就不爽了,抓錯人不道歉也就算了,還威脅!威脅也就罷了,求人辦事還這么強勢。

  

  當真以為他是泥捏的?

  

  直接把頭扭向了一邊,給程冰云留下一道背影,并且揚起手擺了擺:“若是有緣,那就微信漂流瓶相遇吧。”

  

  “靠!”程冰云聽著就準備下車,可是被旁邊得警察拉了一下,一臉無語得說:“程隊,辦正事要緊。”

  

  ……

  

  劉子軒離開警局之后,便到了一個早點攤旁邊,風云殘卷得吃掉了兩屜包子和一碗雞蛋湯。

  

  事后到了一個公園坐了下來,獨自嘀咕道:“師傅這個老家伙,下山做什么不好,非得去什么醫院里當醫生,憑借我的醫術當一個院長都綽綽有余了。真是不爽。”

>>>>完整章節全文在線閱讀 <<<<

Copyright © 2020 中國丘比特網 All Rights Reserved.
塑料大棚种菜赚钱吗 精准六肖期期中特 正版斗牛棋牌游戏平台 八码中特免费公开资料 星悦麻将辅助神器安卓版 同城美女捕鱼技巧 能赚的棋牌游戏? 股票买涨还是跌 刮刮乐一本有几个大奖 宜昌麻将血流成河 大圣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