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丘比特網

qq個性簽名 qq傷感簽名 qq情侶簽名 qq搞笑簽名 非主流簽名

您現在所的位置: - 非主流 - 非主流帥哥 - 內容詳情頁

搬開批日出水_按摩師撫摸捂暈老師

中國丘比特網 / 發表于2020-04-23 09:52:04 / 歸屬于非主流帥哥 / 本文已影響

孫妍俏臉通紅一片,師傅畢竟是個男人,她還是個小姑娘,怎么好意思做出這么羞人的動作,這種感覺,簡直讓她羞的恨不得鉆進地縫里去。

 

 

可是,她又不敢違抗,只能咬著牙按照師傅所說的,輕輕按著。

 

 

吳寶庫點了點頭,“手法還可以,不過需要加強鍛煉,你也不用害羞,咱們學獸醫的整天和這些東西打交道,你要是臉皮薄,以后怎么給動物配種?”

 

 

說完,吳寶庫又道:“給動物按摩,只是第一步,為的就是讓它不討厭你,接下來才是最重要的,要讓動物達到可配種的標準,那東西你應該知道是什么吧?命根子!”

 

 

孫妍聽到師傅這話,俏臉更紅了,她看過獸醫的書,知道師傅嘴里說的就是動物的那里,惡心死了。

 

 

“看來你知道,那就好辦了,動物的那里和人的一樣,這樣好了,為了讓你盡快掌握這種技能,你就用師傅的練吧。”

 

 

說完,吳寶庫直接將褲子褪了下來......

孫妍俏臉頓時就變了,瞧著師傅的身體,她整個人心里咯噔一下,一下子就站了起來,急忙背過身子!

 

 

這可是男人的寶貝,她怎么能看?師傅怎么要讓她看?

 

 

“師……師傅……您這是要干嘛?”

 

 文學

 

吳寶庫冷著臉,哼了一聲,“干嘛?當然是讓你學東西!”

 

 

孫妍臉上還是帶著驚恐,緊忙問道:“學……學東西可以,可是您……”

 

 

吳寶庫一聽,頓時怒斥起來。

 

 

“我怎么了?我告訴你孫妍,我這是教你如果幫助動物配種,你要是以為我在占你便宜,你就立馬給我滾蛋,我還懶得教你這種學徒!”

 

 

孫妍自然不想離開這里,她還想著以后學好了本事,幫父親賺錢呢。

 

 

但是,她真的害怕,甚至不敢看師傅那里,畢竟她是個丫姑娘家家的,怎么好意思。

 

 

“師傅……我……我想學……”

 

 

“想學,就轉過來!”

 

 

吳寶庫呵斥道,孫妍不敢不聽,下了老大決心這才轉過身來,可是低著頭,不敢看師傅那里。

 

 

“過來,把手伸過來!”吳寶庫聲音中透著不可違抗的命令,孫妍只能咬著牙,硬著頭皮走過去,伸出小手。

 

 

“我告訴你,小妍,這男人的寶貝和所有雄性動物一樣,只要你在我這里練出手,以后所有就沒有什么雄性動物可以難倒你,但是你如果不好意思練習,那你這輩子都別想出徒!”

 

 

吳寶庫說完,哼了一聲,開口道:“手法還是不變,柔一點,掌握好力度,而且還有,你看這里,這個凹槽,是所有雄性生物最靈敏的地方,只要你輕輕磨砂這里,就會讓雄性動物起反應,來,按照我說的去做。”

 

 

孫妍有點害怕,但是還是照做了,她輕輕動著,撫摸著師傅說的凹槽,心理按耐住恐懼全部記了下來。

 

 

吳寶庫眼里的目光,閃過一絲愉悅的舒暢,這小手的力度,簡直讓他沸騰!

 

 

孫妍漂亮極了,誰能想到這么個十八九的俊俏姑娘,此刻用自己的寶貝練手。

 

 

雖然她有點不樂意,但是吳寶庫還是興奮!

 

 

“對,這就對了,你的手法很正確,不過,還是要勤加練習。”

 

 

吳寶庫說完,微微一笑,臉色稍微緩和了不少。

 

 

孫妍見狀,緊忙抽回了自己的手,她到現在還是有點害怕。

 

 

“現在,讓雄性動物起反應的手法你已經會的差不多了,接下來師傅要教你雌性動物怎么讓它起反應。”

 

 

吳寶庫說這話的時候,目光帶著一絲火熱直勾勾的盯著孫妍胸口,狠狠咽了口唾沫。

 

 

“師傅跟你說,雄性的和雌性的不一樣,手法不一樣,靈敏點也不一樣,咱們這里也沒有雌性動物,為了讓你更好的學會,你就在你自己身上教學,以身教學,身領神會,來,把衣服褪了吧。”

 

 

說完這句話的時候,吳寶庫直接伸出手,有點迫不及待的去扯孫妍的衣服!

孫妍嚇壞了,身子立馬躲到一旁,驚恐的看著吳寶庫。

 

 

“師傅……您這是……”

 

 

她是個大姑娘,還沒有嫁人,師傅怎么能扯自己衣服呢!

 

 

吳寶庫緩過神來,瞇了瞇眼睛冷聲道,“雄性動物我們學完了,現在要學雌性動物的,怎么了?”

 

 

“可是……您扯我衣服干……干什么啊……”孫妍緊張開口!

 

 

吳寶庫哼了一聲,冷聲道:“廢話,想要學習雌性動物的技巧,就只能在你身上練,不然在我身上?怎么?你不想學?不想學的話,就讓你爸領你滾蛋。”

 

 

一聽這話,孫妍頓時就蔫了,想到父親的辛苦和期許,她露出猶豫,父親不容易,她想要幫父親分擔,如果不學本事,她還能干什么?

 

 

可想到褪衣服,她心里還是突破不了這個障礙,她是個骨子里保守的姑娘,長這么大還沒和男孩子牽過手,現在卻要褪光了衣服給師傅看,她怎么可能好意思!

 

 

她糾結著,不想褪衣服,可是不褪衣服又怕師傅攆自己走,急的她眼淚汪汪的,小模樣可憐極了。

 

 

吳寶庫哼了一聲,見她沒動,作勢就要拿手機。

 

 

孫妍一聽,嚇得眼淚都出來了,急忙道:“師傅……您別打電話,我……我褪還不行么……”

 

 

說完,她掙扎著伸手摸向扣子,咬著牙輕輕的解開,頓時,美妙的風景一點一點的出現在吳寶庫的眼中,

 

 

孫妍皮膚很嫩,就像是瓷娃娃一樣,吹彈可破。

 

 

只可惜,那白色的小衣,將美妙的風景遮蓋了大半。

 

 

“小衣也褪了。”吳寶庫眼中閃過一絲火熱,命令道。

 

 

“這……這個也要褪?”孫妍俏臉通紅,嚇了一跳。

 

 

吳寶庫頓時道:“廢話,你見過哪個雌性動物穿小衣的?”

 

 

一聽這話,孫妍抽了抽小鼻子,只能咬著嘴唇,紅著臉解開。

 

 

讓人目眩的風景,一下子躍進了吳寶庫眼中,如此的近距離,吳寶庫覺得,自己根本無法掌控。

 

 

“手放上去,手法和剛才一樣,之后告訴我你的感覺!”吳寶庫目光火熱的盯著她,聲音卻很冰冷。

 

 

孫妍只能聽話照做,伸出小手放上去,輕輕揉按著,她紅著臉,平時自己看自己的身子都害羞,現在還要在師傅面前這個樣子,她恨不得找個地縫鉆進去。

 

 

“沒……沒什么感覺……”孫妍捏了幾下說道。

 

 

“沒有?”吳寶庫哼了一聲,“你用手輕輕揉按最高點,再感受一下。”

 

 

孫妍害羞的要死,可是又不敢違抗師傅的命令,輕輕按起來,頓時,一股異樣的感覺瞬間傳遍了全身,讓她身子忍不住顫了一下。

 

 

“怎么樣?有感覺沒?”吳寶庫問道。

 

 

孫妍害羞的點了點頭,嗯了一聲。

 

 

吳寶庫眼中滿是火熱,看她自撫了半天,早就有些抑制不住了,狠狠咽了口唾沫,開口道。

 

 

“不過,你的手法還是生疏,來,讓師傅好好教教你!”

 

 

說話間,吳寶庫伸出布滿粗繭的雙手,迫不及待的放了上去……

手上傳來的驚人觸感讓吳寶庫爽的直哆嗦。

 

 

極品!

 

 

小腹里的火燒的他渾身燥的慌,卻還是故意板著臉咳了咳嗓子。

 

 

“讓雌性動物動情的過程要更復雜,你仔細看我的手法。”

 

 

言罷便是開始肆意享受起少女的美妙,動作幅度越來越大。

 

 

孫妍不過一個未經人事的大閨女,哪里經得起吳寶庫這般嫻熟的手法,當時就覺得腿肚子發軟,大腿下意識閉合磨蹭,臉蛋上也浮出一層紅暈。

 

 

她下意識想推開師傅,可總覺得自己用不上力氣。

 

 

而且心里有股莫名其妙的感覺。

 

 

師傅的手很大,很熱,她覺得跟觸電了似的。

 

 

她這反應落在吳寶庫眼中,也讓后者心里樂開了花。

 

 

這小妮子,到底是個雛兒,這還沒動真格的呢,就來了感覺。

 

 

只見他戀戀不舍的收回大手,一本正經的說道:“剛才的手法是專門針對雌性的,你是不是覺得渾身沒勁,還很麻,跟過電了一樣?”

 

 

聞言,孫妍紅著臉點了點頭,她的感覺被師傅一語說中,她心里很佩服,卻也有些貪戀剛才的感覺。

 

 

“好,剛才是手法教學。為師順便再給你普及一下哺乳常識,哺乳過程是咱們哺乳動物繁衍成長的關鍵過程,來,你坐下,為師給你親自示范一下。”

 

 

孫妍自然不知道吳寶庫所謂的親自示范是什么意思,乖乖坐在凳子上。

 

 

可當看到吳寶庫蹲下身子,張嘴湊過來的時候,她慌了,雙手死死護著。

 

 

“師傅,您……您這是……”

 

 

見狀,吳寶庫怒了,起身指著孫妍就訓斥起來。

 

 

“我這是要給你模擬動物的喂養過程,這可是獸醫的必修課!把手拿開!”

 

 

孫妍一臉猶豫,父親告訴過她,這個地方不能隨便給外人看。

 

 

可轉念一想,師傅也是為了給自己言傳身教。

 

 

索性,她紅著臉緩緩把手放了下去。

 

 

見孫妍被自己吃的死,吳寶庫剛蹲下身子,突然電話響了起來。

 

 

興致被擾,吳寶庫一臉不悅的去接電話。

 

 

電話正是孫妍的父親孫大國打來,想打聽下自己女兒的學習情況。

 

 

吳寶庫不耐煩的讓孫妍過來接電話,自己眼巴巴的在旁邊看著。

 

 

眼看孫妍光著上身,一手打著電話,一手捂住胸口,吳寶庫心里突然有了個瘋狂的念頭,下意識舔舔嘴唇,起身走了過去。

 

 

見師父過來,孫妍正說要掛斷電話,吳寶庫卻拜拜手,道:“沒事,你把電話開免提,繼續聊就行。為師時間寶貴,所以你要一邊打電話一邊看好為師的示范。還有,千萬別發出聲音,不然為師會分心,知道嗎?”

 

 

孫妍點了點頭,開了免提,然后放下話筒,說道:“爹,師傅說不用掛,他正在……嚶……”

 

 

她話沒說完,吳寶庫突然發動攻勢,腦袋直接湊了下去......

這一聲嚶嚀宛若魔音,讓吳寶庫當時眼睛都有點紅了,嘴里跟裝了發動機似的肆意索取。

 

 

撲面而來的男子氣息和一種說不出的酥麻感讓孫妍的嬌軀來回扭動,大腿來回磨蹭。

 

 

“丫頭,你咋的了?”孫大國在電話中問道。

 

 

孫妍又羞又急,她自己也不知道為什么會發出那么羞人的聲音。

 

 

“我……我沒事,嗯……”

 

 

她支支吾吾的回道,可身子卻在不住顫抖,貝齒死死咬著櫻唇,生怕自己發出聲音會打擾到師傅。

 

 

雖說心里臊的慌,可孫妍總覺得師傅很厲害,弄的自己還挺舒服。

 

 

他好幾次忍不住要叫出聲,只得用小手死死捂著嘴巴。

 

 

吳寶庫現在心里更是有股說不出的刺激感。

 

 

他跟孫大國是老相識,現在卻隔著電話偷摸的欺負人家的女兒,還是個十八九的黃花大閨女,這讓他心里的爽到上天。

 

 

“丫頭,你要好好聽師傅的話,知道了嗎?”孫大國在電話中說道。

 

 

聞言,孫妍吭吭哧哧的“嗯”了一聲。

 

 

“老孫,你放心吧。你女兒還算聽話,我正教她實踐呢。”吳寶庫含糊不清的說道。

 

 

“那就行,老吳,你多費心,可得好好教我家這丫頭。”

 

 

孫大國隔著電話也沒發現什么異常,全然不知道自己的女兒正在被吳寶庫玩弄。

 

 

“放心吧,我肯定用畢生所學好好教她。”

 

 

吳寶庫突然停下動作說了一句,而后又看向孫妍,低聲道:“剛才為師教你的手法,再復習一下。”

 

 

見師父手指的方向,孫妍臉蛋突然一紅,也沒多想,點了點頭就伸出纖手攥住師傅的寶貝。

 

 

少女纖手帶來的順滑感讓吳寶庫連吸幾口冷氣,繼續埋頭索取起來。

 

 

這沒一會的功夫,孫妍就已經軟成了爛泥,上身抵著吳寶庫的腦袋,手上動作卻一直沒停,一邊還要斷斷續續的回應著父親的話。

 

 

興許是太刺激了,吳寶庫身子突然哆嗦一下,差點繳械,連忙起身。

 

 

沒玩到正戲之前,他可不能投降。

 

 

“師……師傅,可以了嘛?”

 

 

孫妍紅著臉蛋說了一句,覺得兩腿無力,腿肚子都打哆嗦,再怎么下去,她怕自己真的會叫出聲。

 

 

吳寶庫眼睛滴流一轉,點了點,然后對著電話說了一句,道:“老孫,你女兒挺聰明,一學就會。一會我再教她點別的,你倆繼續聊。”

 

 

難得被師傅夸獎,孫妍心里一喜,覺得只要按照師傅說的做,就一定能留下來拜師學藝。

 

 

“為師問你,剛才什么感覺?”

 

 

這邊通著電話,吳寶庫沒敢把說的太明,可孫妍自然知道他是什么意思,認真回想了一下,而后后者臉蛋,輕聲憋出一個字。

 

 

“癢……”

 

 

“這是正常反應,具體是哪?”

 

 

“就……就是這里。”

 

 

單純的孫妍指了指自己下方,卻全然不知道,她此時的模樣帶給吳寶庫何等的沖擊力。

 

 

此時的吳寶庫覺得都快爆炸了,卻也只能強忍沖動,低聲說道:“除了癢之外,是不是還有很多粘乎乎的東西?”

 

 

聞言,孫妍臉蛋通紅,巴不得找個縫鉆進去,點了點頭。

 

 

吳寶庫眼中閃過一抹貪婪,知道時候到了,咳咳嗓子,再次把聲音壓低,道:“很好,身為獸醫,你一定要記住,這種時候就要進行最后一步。得用東西幫雌性動物疏通一下,不然的話,那些粘乎乎的東西會堵塞,輕則無法配種,嚴重的話還會發生潰爛。”

 

 

這些東西孫妍壓根不懂,一聽師傅這話當時就慌了,眼淚直打轉。

 

 

“師傅,那……那怎么辦?你快幫我,我不想……”

 

 

孫妍沒控制住音量,聲音大了點,電話中的孫大國當即疑惑道:“丫頭?怎么了?疏通啥?”

 

 

吳寶庫臉色一變,忙的比出噤聲收拾,而后一本正經的回道:“沒事老孫,就是這丫頭身子有點小毛病,我馬上就幫她治。你先別說話,省的我分心。”

 

 

被吳寶庫這么一說,電話中的孫大國也沒敢再發出動靜。

 

 

只見吳寶庫裝模作樣的繞著孫妍走了一圈,而后附耳過去,低聲道:“把褲子褪了,然后趴在桌子上,屁股撅起來。”

 

 

一聽要脫褲子,還要撅屁股,孫妍猶豫了。

 
Copyright © 2020 中國丘比特網 All Rights Reserved.
塑料大棚种菜赚钱吗 股票配资广告 天津十一选五五00期 今天体彩6十1预测号 江西快3基本走势图 在线杠杆配资必选卓信宝 体彩大乐透怎么看中奖 炒股股票平台 上海今天时时乐开奖走势图 福彩双色球走势图 如何炒股配资